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出卷出的昏天暗地接到母上电话
我艹今天我生日???
可我手里只剩下两根煮玉米……

https://mp.weixin.qq.com/s/VX3U9gykt-tTcyv47on3ow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呼……
一年真的只看今晚了……
良心推荐此链接
反正啥也干不下去
干点正事吧

我距离当场和人真人快打就差那么一点。
和老娘吵架?
呵。

【橘晨】鸡公煲爱情故事(中)

xjbyy,ooc,没抓虫。
我是一个经不起批评的人。
如果你骂我。
我就骂到你妈妈都不认识。
————————————

从学校出来被橘子拉进车里的那一刻初晨就知道有问题。alpha拉着omega一起坐进车的后座。随着一声轻微的声响——如果初晨没有听错的话,橘子应该是把车门给锁了。

天生带有侵略性的alpha开始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清新的橘子味开始弥漫在车厢之中。初晨敏感的感觉到自己脖子后面被屏蔽贴隐藏的地方开始愉快的跳动,常年缺乏安慰的腺体迫不及待的想要对自己的alpha发出接纳的信息。

初晨伸手往自己腺体上一拍,凭借痛感硬生生把那些出于本能的蠢蠢欲动压了下去。这个时候可不能就这么被该死的本能背叛。

橘子抓住他的手,凑上来想要闻他身上的味道。屏蔽贴尽职尽责的守着最后一道防线。初晨不安的后退,整个人紧靠在车门上。如果不是车门确实已经被彻底锁死,他怕是能直接摔出去。

橘子一口咬在他的肩膀,然后把头靠在他胸前:“晨导,那是我儿子吧。”

……

早就说了儿子和爹太像不是什么好事。去他妈的大鼻子,去他妈的小眼睛,去他妈的锥子脸。一大一小两个人往那边一站,没有眼睛的都知道这两个人不可能没有点血缘关系。

真是让人头疼的呢。

没人会在熟悉这个人以前以为初晨是个omega。初晨把自己保护的很好,他像一只刺猬一样,给自己套上一层尖刺,把最柔软的肚皮藏在身下,轻易不给人看到。外表超级凶的大魔王其实也就是个软软的小孩子,孩子气,傻fufu。

还是个爱吃鸡公煲的小孩子。

大学生活能发生点什么?食堂教学楼学生宿舍三点一线?用无痕的脖子想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别的不说,光是学校食堂这一点初晨就绝对接受不了。众所周知,学校食堂这种地方,肉菜里面可以没有肉,有肉也可以给你抖下去。好不容易推出一个鸡公煲,还是没有鸡只有煲。

这怎么可能满足的了初晨。俗话说得好,人只有懒死的,没有饿死的。外卖,成为拯救初晨的最佳方案。

橘子就是负责送鸡公煲外卖的,还是一个每次都可以直接送到宿舍门口的外卖小哥。这简直是一举两得,不但缓解了对鸡公煲的思念,还成功规避了懒这个世界性的不治之症。

所以理所当然会看人顺眼一点。尤其那个时候,初晨看橘子也不像一个alpha——小孩子以为他的橘子是同类来着。

看起来那么乖,还那么贴心,一定是omega的呢。

他声音好苏啊,好听的呢。

他今天抱我了,头靠在我肩膀上,感觉好舒服的呢。

我为什么会有一点心动的感觉呢?

等到发现某橘alpha属性的时候,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当时的状况——为时已晚。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十分熟悉了,闲的没事喜欢一起出去玩玩。某次出行的时候遇到意外,然后初晨就在一个他这辈子想都想不到的地方里把自己交代了。

出了故障卡在两层楼之间动都动不了的电梯内,初晨去撕橘子脖子后面的屏蔽贴。

“橘子你是什么味道的呀?”

“橘子。”

“我知道你是橘子啊,你说这个干嘛。”初晨一边说一边去嗅橘子的后颈,鸡公煲的味道。

“哇橘子你信息素好厉害的呢,鸡公煲味道的呢。”

橘子:对不起我只是送了几天外卖还没有洗衣服而已。

这种错觉并不可能持续多久,很快属于alpha发信息素味道就开始弥漫。初晨第一次知道,橘子味浓郁起来也是可以熏得人头晕眼花的。

橘子扶住摇摇欲坠的初晨,对方的身体热的可怕。

“橘子你不是跟omega吗?为什么信息素这么熏人啊。”

橘子皱眉,谁跟你说我是个omega啊,这不是变着法的说我不行吗。但是现在的情况确实有点不对,不能说有点,是太不对了。初晨奶油味的信息素触碰着他的底线,让他不断的在失控的边缘游走。

好甜,真的好甜。

“晨导,你……是不是发情期快到了忘打抑制剂了?”

初晨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忘记了……的……呢。”

彻底失控之前,橘子还记得用衣服把摄像头给堵上。

事后初晨总觉得自己身上不只有被标记以后的橘子味,还有经常吃的那家鸡公煲的味道。

那时候的初晨傻傻的纠结,为什么橘子不是鸡公煲味道的alpha?

橘子:鸡公煲吃多了上火我觉得吃橘子有利于身体健康。

再往后的故事就不是那么甜甜蜜蜜了。初晨咬住下唇,觉得那些omega的经验真的都是血的教训,alpha都是没有良心的混蛋。

男朋友过生日自己去给他庆生结果发现他和别的omega调情逼着人家叫老公还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还妄图去标记这个omega怎么办?答案很简单,去你妈的alpha。

发短信分手拉黑换号码三连击之后,初晨觉得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不少。

如果再往后一点,就从一个悲剧收场的爱情故事变成了一出年度狗血大戏。

他怀孕了。

拿到孕检报告以后初晨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明他每一次都有好好的做措施怎么还是中奖了呢。那段时间初晨差点就得了被害妄想症,他从橘子故意在保险套上扎针眼一路想到自己是不是某几次酒后不省人事的事后和人来了一次毫无措施的一夜情导致现在肚子里突然多出来一个球。他当时的舍友被他刺激的快要疯了,披着被子在寝室窗户前面大叫,还把一条腿迈出去表示自己说的话天地可鉴。

“初晨我跟你说你可长点心吧!哪次你喝多了不是我们给你拉回来的!一个寝室的omega你想怀谁的种!遇到问题能不能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初晨冷漠的把人从窗户边上拉下来,他觉得自己舍友有时候说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他决定去找找原因。但如果不是其余人的种那就只能是橘子的,难道要他想方设法去找那些年丢掉的避孕套?

还是那句话,让无痕用脖子找可能找的到。

他的舍友被他折磨的神经衰弱,被逼无奈只能陪他一起折腾。两个人对着怀孕时间确定了是哪一次中的奖。初晨抱着个抱枕在床上辗转反侧回想半天,把自己回想的脸红心跳以后终于想起来——那次就没戴套,是他事后吃的避孕药。

他妈的避孕药过期了。

初晨头一次这么真情实感的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真相大白以后他奄奄一息的室友靠在床边问他准备怎么办,打胎还是复合?天下这么大有几个alpha不花心,诚心悔过永不再犯也是好的。浪子回头金不换。打胎对于omega来说还是太伤身体了。也就幸亏现在已经是大四毕业季才出这事,要不然非得被学校退学。

初晨咬着下嘴唇:“能不能两个都不选?”

室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其实橘子还算是对他有点不舍,那段时间一直想办法找他。初晨在学校也跑不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最后还是被橘子捉到了。alpha眼睛低垂着看他,里面有明显的谴责和委屈。

初晨先发制人:“你朋友呢?”

橘子懵逼:“哪一个?”

“白白瘦瘦的那个omega。”

橘子摸头:“那是星辰的omega。”

初晨踢了人一脚把人踹到在地转身就走。橘子就是个混蛋。他原来以为这货最多是出轨,没想到他还是撬人家墙角。身后橘子在那有气无力的呻吟,最后也没追上来。

初晨彻底死心了,他准备打胎。结果去了医院一问,医生纷纷劝他打消这个念头。

行吧,omega打胎风险确实大,那不打就不打。

不打也不能复合,照样有另外一种办法。

带球跑不就完事了。

但谁能告诉他,他为什么又双叒叕栽在了鸡公煲上面?果然还是上一次的教训不太够,才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疼。

他这辈子就应该看见鸡公煲就绕着走。

现在橘子压在他身上,高兴的眼睛都发光。天上突然掉下来个儿子还是前男友生的,谁会不高兴。

我不高兴。初晨想。

“橘子你从我身上起来,是你的孩子又怎么样?我已经有新的家庭了。”

alpha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了下去。初晨这才觉得自己心里稍微痛快了一点。他把自己挪到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接着刺激那个alpha。

“开车啊,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干嘛又不动了。”

橘子把自己缩在车座里,闻言抬头看着他。小眼睛里面的难过都快溢出来了,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橘子被他欺负了。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就这样,橘子一有什么事就不说话靠在那,就用这种眼神看着他。最后他们周围的所有人都自动的变成“橘党”,一致谴责初晨对橘子关心不够照顾不周。

天地良心,到底谁才是个alpha。

橘子慢腾腾的动,慢吞吞的挪到驾驶座上开车,慢悠悠的在大马路上晃。两个人一辆车绕着学校走了三圈,橘子才如梦初醒一样的问:“你家在哪?”

初晨脸上一僵,他为什么非要皮这一下,这不是白白把自己家庭住址告诉橘子这个大尾巴狼吗?万一橘子还想送佛送到西把他送上楼,那他从哪凭空变出来一个alpha?爪哇国吗?

那他还不如现在打开手机去拜拜主宰请求王者峡谷给自己空投一个alpha下来。只要长得不是程咬金廉颇那个鬼样就行。

自己选的路,自己做的死,怨得了谁。初晨咬牙,决定就算跪着也得把这条路走完。他报了家庭住址,橘子皱眉把手机扔给他,拿起来一看,百度地图。

行吧还得用导航。初晨输入地址。橘子开着车七拐八拐,拐到一个旧的不能再旧的小区里面。

“他就让你住这啊?”橘子看着粉刷的墙皮都已经掉光了的小楼房皱眉。

这叫什么话。为什么不说“你就住这啊?”、“你和孩子就住这啊?”、“你为什么不住个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住这孩子上学方不方便?”这种话,偏偏要说“他就让你住这啊”这种话。

非要突出一个“他”。

“不服气啊,好歹有住的地方。”初晨梗着脖子:“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橘子收回目光:“现在不一样了啊。”

“不一样个头。才没有不一样呢。”初晨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腿脚还是有点不方便,爬楼梯确实是个难事。但现在不能表现出来,要不然橘子把他送上去让他怎么对着那个一看就没有alpha生活的家解释?

怕什么来什么。橘子十分主动的说:“我送你上去。”

送个屁!

初晨觉得自己必须把橘子这个危险的举动扼杀在摇篮里。

“上去碰见了怎么办?”初晨靠在车门边:“别给我惹事了好不好。”

橘子低着头过来拉他的胳膊:“我送你上去,不进去,我看着你到门口就走。”

“上你个头啊!”初晨想把人推开。

橘子揽住他的腰:“别逼我抱你。”

他喵的为什么他会忘了alpha天然具有生理优势这个问题。当初谈恋爱的时候被举高高公主抱还可以忍。现在都分手这么多年黄花菜都凉了再被抱着上楼他不如直接跑到阳台上跳下去——如果他现在能跑上楼的话。

“扶着扶着。”初晨主动把手架到橘子的脖子上。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alpha的体力是真的好。初晨气喘吁吁的扶着墙根,坚决不再往上爬了。他必须歇会。橘子扶着他站在那,脸不红气不喘,还有闲心打量楼道里堆积的杂物。这种旧小区就是有这种毛病,也没办法,能走就行。初晨捶捶自己的腿,想着自己如果现在让橘子拖上去会不会把脸丢到太平洋这种问题。

橘子突然松开他,面色严肃的看着他。

“你有病啊?”初晨想骂人。

“你离婚吧。跟我过。”橘子说的很认真。

“我他妈孩子都几岁了你让我离婚!”

林立(41)

桂花啊!实在是没有别人了!加油啊!

mix爱我别走:

xjbyy ooc


*


在寒夜千呼万唤下俩人还得乖乖搭着飞机滚回片场。

无痕挺积极的,临走的时候和辰鬼也没显得多腻歪,也是走的时候对方还没醒的缘故,走之前没忘了掐着点热了杯牛奶放对方床头,要多潇洒自在有多潇洒自在;神男倒是想赖在雨雨家,然而对方接下来日程满满,前一天照顾他都是冒死请假才得了空,经纪人那边已是仁至义尽。雨雨的事风波尚存,Gemini大手一挥一走了之,他就没了使性子的地方。道理他都明白,成年人有成年人的责任,再任性下去实在不合适,于是第二天给神男又测了测体温看着度数下了37就放心出了门,他都忘了问对方什么时候走,结果半夜坐上回家的商务车才收到对方上了飞机的微信,本来要回家满溢的幸福感被当头一盆冷水浇得直打哆嗦。

他也没地方说不,回家老老实实洗个热水澡被子里生闷气去。

无痕神男刚下飞机就让寒夜微信一阵狂轰滥炸,乍一看一惊还以为出了什么天大的事,仔细瞅两眼好么全是废话,主旨就俩字儿,下了飞机赶紧回剧组别外边浪去,俩人看着差点没气笑,都是掏了兜都不剩几个票的主还能去哪——无痕银行卡里的数字倒是体面得很,被他个守财奴死死压在箱子底。刚下飞机睡还有个富裕精气神,不直接倒地都是给面子,寒夜还算有良心,喊人机场举着牌子等半天了,大老远看着都是五大三粗的主,被保护的一方都提心吊胆的,他俩那白斩鸡似的小胳膊小腿合起来拧不过人家一腕子。

离着还有点距离的时候神男还跟无痕皮,“这有啥,肌肉啊,我也有。”说着还想跟无痕撩下他那白T的袖子,秀秀他那被岁月磨平的肱二头肌,结果手还没伸到位置就让无痕一巴掌拍下去了。

“你省省吧,还肌肉,现在就剩点肉了好吗,认清现实好不好兄dei。”无痕抿着嘴笑,低头看了眼登机牌又塞回口袋,神男还在原地喋喋不休。

“我去我是真的有不信我给你看,我还有腹肌呢。”眼瞅着对方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现场表演性感脱衣,无痕眉毛挑了挑,赶紧握着神男胳膊往前走,嘴里敷衍叨叨,“行行行我信我信,赶紧走了。”

神男这才欠兮兮地跟着他走,一边走一边笑,“跟哥走有肉吃好吧。”

无痕头疼得太阳穴爆青筋,把人拽到车边自己就去车后备箱放箱子了,五大三粗的接机人员单手接过轻轻着落,无痕顿觉受了刺激,低着头去另一边上车,心里还在想着什么时候也去健身房练练,反正辰鬼那卡办了几年也不去几趟也是浪费。刚坐上车就听到神男在后备箱前跟那人说行李他自己也能放上去就又因为语言不通放弃,最后一脸失落地也绕到他这边上车,他正靠着车门,对方把门一开他差点摔出去。

“你去另一...”无痕本来烦得很,话说一半又看到对方也是一脸疲态,到嘴边的话生给咽下去,往里面挪了挪给他腾地方。

老外开车就是稳,到目的地也就一眨眼,无痕戴着的眼罩还没捂热乎车就停了,这时候法国天才刚亮,习惯了黑暗的眼皮不习惯让光照着,闭着眼下意识往里面靠了靠,正好和刚把头抬起来的神男撞一块,声音又闷又重。

俩人都是头晕眼花,无痕赶紧下车呼吸新鲜空气,司机下车帮他们拿行李,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箱子往屋里走,后面神男背着行李也跑了几步跟上来,脸上看着发蔫。

把东西都撂下往片场走的时候无痕精神状态也已经不太好,又顾忌着寒夜之前催他们是有什么要紧事,到了片场果真灯火通明了一夜,摄影棚里补光灯打的很亮,他隔老远都觉得瞎眼,偏偏寒夜坐在小马扎里挨得极近,手里圆珠笔戳着下巴颏,脸上表情在强光下看不分明,膝盖上还像模像样铺着个黑皮本子,看着和传说中小羽的那个灵感簿有异曲同工之妙。

拍摄中他不好打扰,安安静静搬了另一个马扎坐老远,又把手机划开了,除了神男一句先回房间休息以外没了新消息,辰鬼休假之后就是地狱通告期,他理解,之前也有类似的情况。他盯着拍摄的方向看了会,隐隐约约能听到他们念台词,还没看多久视线就模糊了,他在飞机上就没怎么睡好,脖子拧得慌,寒夜只给报销经济舱,他蜷在块小地界浑身难受,下了飞机总算得救,本来想赶紧回去休息,寒夜这不知道心疼人的又给他找罪受,现在又把他放置play——什么乱七八糟的形容词。

他实在累得慌,这一幕像是拍了十年,寒夜就坐在下面看着,一点表示没有,他估摸着短时间没他的事,趴在自己膝盖上先眯一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拍了拍他,一听声音还不是寒夜,嗓门也不小,他迷迷糊糊抬头,正好对上江南的视线。

“你先回去休息吧,寒夜让内新加的小演员气着了刚回去,说今儿不开工了。”

无痕扶着膝盖站起来,这个身子都麻了,站在地上跺了跺脚,“怎么还生气了?”对这个新演员他只知道是个关系户,打过几次照面,没正式对过戏。

“照他平时生气差远了,顶多甩人家冷脸子,也不怪他啊......”江南看着赞助商那边插的工作人员路过,把嗓门压低了些,“演得忒那什么了......”

无痕还以为别有洞天,往前凑了凑,“忒什么?”

“就不行啊,根本找不进状态,”江南真诚道,“我跟你说寒夜把我拽上去我演得都比他好,真的。”说完又把无痕刚坐的那个马扎拎起来。

“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一会儿也睡觉去了,跟着他们从昨天下午折腾到现在累死我了。”

无痕点点头跟他摆摆手往回走,脑子里钝钝的,到底还是有分析能力,关系户不好答对,寒夜脾气也就快拦不住,也不知道现在这样怎么维持下来,寒夜倾家荡产追梦来的这,别又让拦路虎让他翻了跟头,想着想着就走到自己房门前,这才想起来是寒夜先喊得他,现在又放他鸽子,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他进了屋洗漱准备休息,房门先一步被敲响了,无痕都不用想就知道门外是谁。

门一开寒夜就不客气地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叨叨,“哎我是真的难受,要知道塞进来这么个货我宁可拾荒养你们也不接这个弱智赞助......”

“哎,”无痕停不下去了,赶紧把门关上锁好了,“门还开着呢,你说话小点声。”

“我小声有用吗?这还用我说吗?”寒夜一屁股坐无痕床上,“我真怕这种脾气的,我觉得我要真骂了他他还得反过来安慰我。”他把手顺手掏了掏口袋,兜里瘪着的烟盒都好像跟他过不去,他咂了咂嘴,心里更憋闷,干脆倒在无痕床上。

“寒导你有事吗?没事让我这个刚下飞机的好好休息一下行不行。”无痕眼瞅着自己个人领地都被掠夺,心里不禁又骂了一句寒夜狗。

这回寒夜老实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别,我真有正事的。”

无痕也坐上床:“你说。”

“我可不跟他们在这接着耗,咱们进度得抓紧了。”寒夜拍了拍床板,“你剧本消化的怎么样,现在别人都没问题,就你这任务最重。”

这几乎只是告知,没多少商量成分,不过无痕也无所谓,早拍完早回去反而更好,所以他也没怎么挣扎,“没问题啊,剧本我也基本没问题了。”

“那就行,”寒夜站起来,“这赞助闲事管真多,还要指定取景,明天还要去本地取个外景,你跟着一起不。”

“明天啊,我随便。”无痕不知道他想干吗,看他实在也没什么正事,脑子里只剩下赶紧睡,好在寒夜也已经准备走了,他赶紧站起来做欢送状。

“那你好好休息,”寒夜临走总算说了句人话,又小声嘀咕了几句,似乎只是无意,但还是让无痕听到了。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呆在国外还是不舒服啊,早点拍完咱们都早点回去。”



第二天取景无痕没跟着去成,其实他是真挺想去看看的,来了法国快一年了,都没能怎么好好看看风景,结果寒夜黑着一张脸把小演员拽他那去让他多指点指点,无痕起初还懵逼,怎么说好取景成了私人指导,说白了他也不擅长交谈这码事,寒夜怕是要他死。虽然他早不如之前那样整日沉浸个人世界,一般交谈也就说得过去,要他突然和个陌生人推心置腹讲经验,怕是难如上青天。

后来才知道,又是金主授意。

不过看着寒夜拉着Gemini一起上了车,他好歹也是有点欣慰,牺牲自我成就他人,像他这种优秀新世纪青年干得出来的事。

下一秒回头对上插班生一张拘谨笑脸他就萎了,只能也报以僵硬一笑。对方一边笑着一边冲他客客气气自我介绍,一看就熟于官方应酬:“无痕你好,我是诺言,是你的影迷,边缘地带你演的实在是太好了!”

-tbc-

打死都不能更新系统
lof怕是要劝退我

林立(40)

鸽好久……
番外我懂。
ooc,勿上升,禁转。
我爱老椿么么哒!
————————————————————————————

等神男一觉再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神男伸手摸摸自己旁边的位置,余温已经散去。只有凹陷下去的那个人形证明昨天他迷迷糊糊病着的时间不是大梦一场。

雨雨回来了,貌似又走了。

神男把自己额头上那个已经没什么作用的冰袋抓下来,这玩意还是以前在剧组的时候他买的,怕的是雨雨出外景风吹日晒雨淋的,把自己弄感冒。结果雨雨还没用上,先给他自己用了。

烧已经退了,就是浑身上下一就是软绵绵的没一点力气。神男伸了个懒腰,捏捏自己发软的腿,起身把窗帘拉开,耀眼的阳光一下照进来,刺得他眼睛发疼。

外面传来一阵叮里当啷的响声,神男一惊,第一反应是家里莫不是进了贼,第二反应是雨雨可能还没走。

原本有点失落有点丧的心情一下被一种期待所取代。神男下床走到厨房外面,从门缝悄悄往里面看。熟悉的背影拿着本书,一下一下的搅着锅。

神男蹑手蹑脚的走进去,把双臂环在雨雨腰上,头也靠到人的肩膀后面。瘦了,可能还长高了。

不能吧老天,男朋友要是现在还长个还让不让他活了。神男蹭蹭了自己的脑袋,他看过雨雨以前的照片,雨雨上学的时候真没有现在这么高。雨雨也说过,他高中的时候和神男差不多高。

这才几年功夫!怎么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呢。

雨雨被他吓了一跳,拿着勺子的手也不动了。试探的叫他:“神男?”

“不是我还能是谁。”神男嘟囔着。他现在又有点脑袋犯倔,在他们两个的家里,不是他还能是谁。雨雨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还能有别的人在家里抱他?

雨雨把他的手拉下来,转身用手去摸他的额头。确认面前的人已经不像昨晚一样发烧之后就又转过了身子。神男不满的看着他,伸手去挠他腰上的痒痒肉。

“别闹。”雨雨怕痒,更怕被神男这么一弄把锅扣地上,赶紧关了火把人拉出去。神男昨天晚上难受,雨雨伺候着拿温水给人擦了身子以后实在没什么精神再给人换衣服,随便套了一件他的衬衫就让人睡下了。反正以两个人的身高对比,他的衬衫也能算神男的半个睡裙了。虽然神男肯定不会穿睡裙但是效果是一模一样的……

没想到神男醒了以后也不穿好衣服,昨天怎么睡的今天就怎么出来的。两个人一打闹,那件被弄得皱巴巴的衬衫还能有什么用。

雨雨坐到沙发上,再把人抓到自己腿上,两人额头相抵。

“不烧了就行。”雨雨对着神男眨眼睛,呼出的热气喷在神男脸上:“你是不知道你昨晚有多磨人。像只八爪鱼一样巴在我身上,弄都弄不下来。我大晚上给你换几回毛巾啊。你买的那个冰袋还挺好用的。”

神男觉得痒,稍稍直起了身子让自己舒服点,又不舍得从雨雨身上下去,伸手抓着人的肩膀:“也不看谁买的。”

雨雨把人拉下来,让神男坐到自己旁边,然后拥着神男一起倒在沙发上。他当初买沙发的时候为了方便他肆无忌惮的在床上打滚特意买了宽距大的。但两个人想要并排舒舒服服的躺着还是有点困难,神男只能缩在他怀里。

雨雨把下巴搁在他脑袋上,闻着洗发水的香气:“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病了,还害我陪你折腾到那么晚。我累得快要死了都没人心疼我。寒夜就不能让你休息会。”

“休息什么。”神男再度环上雨雨的腰,他觉得他现在就有点像得了皮肤饥渴症一样,看见雨雨就想抱着,当然也想让雨雨抱着。他在雨雨的怀抱里尽可能的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才继续往下说:“寒夜头都快秃了哪能让我休息。他最近新拉了投资又一堆事,投资方送了个新人进组一天到晚围着他转。我听刻画他们说,Gemini脸都绿了。”

神男想到这就觉得跟着寒夜果然没好事,不仅寒夜自己麻烦连带着他手下这一大批人都有麻烦。小新人和大导演以及男二号之间的爱情故事和他们都没什么关系,关键是小新人不光年纪小还没经验,走个位都动不动自己出镜,自打小新人被投资方安排进组,工作量真是直线上升,还都是没什么用的重复劳动。

但也没什么办法谁,让寒夜拍的这戏确实造价高。就凭寒夜自己那点儿家底儿是无论如何也支撑不到戏拍完的。好不容易拉到投资怎么可能不把人家安排进来的人当个祖宗供着。戏份肯定不能给轻了。寒夜偏偏还绝对不是一个得过且过的人,对这部戏更是精益求精。稍微有点不对劲就得推到重来,重来的次数多了别说演员熬不住,工作人员的精神气都是个问题。所以剧组现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他要是现在请假,寒夜应该会直接打个飞的过来把他和雨雨两个准备因私忘公的狗男男一起送去阎王爷掌管的十八层地狱。

不过那个新演员还是很有上进心的,没因为自己身后站了个金主爸爸就在剧组里心安理得的混吃混喝,是宁愿跟着寒夜挨骂也要把戏拍好的主。要不然也真没人愿意伺候。神男越想越觉得头疼,他深刻的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因为无良老板身边的糟心事把自己和雨雨的二人空间给破坏了。神男趴到雨雨胸口上:“不说他们了,困,睡了。”

雨雨推人:“你是猪吗你刚刚起床你现在又睡?辰鬼都没你睡得多。”

胡说八道,睡得多谁能比得过辰鬼。神男不满的踢了踢腿:“我还是个病人你就一点都不心疼我。”

“神男你把话说清楚!我不心疼你我昨天照顾你到那么晚还这么早就起来给你熬粥?世界上除了我还有别人这么心疼你?”雨雨捏着人的脸:“你别睡啊你先喝粥,喝完了再睡也行啊。”

神男摇头:“你煮的粥,怕被毒死,不喝。”

雨雨转手就去掐他屁股:“我煮了三个小时米都烂成什么样了你说不喝就不喝,不喝也得喝。”

神男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你喂我。”

雨雨死命的揉着人的屁股:“喂就喂!起来!老子给你手把手,嘴对嘴的喂!”

神男发觉自己处境不对劲的时候只能在心里感叹,辰鬼真是个学文科的人才,跟他聊天吹逼的时候总结概括的多么到位。没错,一定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空气弥漫着春药的味道,才搞得现在成这种局面。

如果辰鬼知道此时此刻神男是这种想法的话,一定会跳起来一脚踹在他脸上。去资本主义那里受熏陶的是他和无痕。跟雨雨有什么关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都是在资本主义那里受不良风气熏陶的孩子,无痕神男这边甜甜蜜蜜,狗贼寒夜那边水深火热。

小羽沉着脸打开房门,寒夜抱着被子和枕头站在他房间门口。

“你又让赶出来了?”

寒夜点头。

“你就不能自己给自己开个房吗?”小羽握拳。

“开了我不是更没机会回去了。”寒夜一点都不傻。

宋小羽用力忍耐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你和人住了那么久不也一点机会都没有。现在没机会不是正常的吗?谁让你自己作死!”

“我没有啊。”寒夜直接抱着被子往地上一坐,摆明了宋小羽今天不让他进门他就不走的意思:“明明就是很正常的友谊他要乱吃飞醋我有什么办法。”

宋小羽抓着被寒夜房到一边的枕头打到寒夜头上:“你他妈知道人家吃醋不知道哄是不是。谁让你自己不注意。在天台上搂着小年轻的腰给人家点烟,你点就点吧还让Gemini看见,你说你能干点什么。”

“你他妈说的不对!”寒夜把枕头从自己脸上扒下来扔进屋里:“老子不是为了搂人家才点烟。明明就是我找他借个火结果风太大了没办法,那就让他叼着他那根我凑过去点啊!”

宋小羽蹲下来:“意思是你和他属于烟对烟?烟两个人嘴里叼着?”

“对啊。”寒夜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宋小羽伸手打在寒夜头上:“对你个头,Gemini为什么没打死你。我看你就是最近太闲才一天到晚老给自己惹事。无痕什么时候回来?你干点正事吧。”

“我有干正事儿啊!”寒夜扯着个大烟嗓理不直气也壮:“教新人拍戏不是应该的吗!”

小羽受不了这个b在楼道里大喊大叫了,他就像兔女郎拖萝卜一样的把人拖进屋里:“教人拍戏你让别人去教,剧组又不是没有能教他的。你那几个管分镜的辅导员干什么吃的。你最近也少去招惹Gemini,Gemini要是状态不好耽误进度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媳妇不可能的。”寒夜满不在乎:“他专业性可强了。”

宋小羽想要像花木兰的重剑形态一样把人砍到墙上,最好能像切萝卜一样碎成几段那种。

大哥们睡吧
早点睡吧
这个点你跟我说书没看好好紧张没有用的啊
仰卧起坐还是算了吧
安眠药也不能吃啊
mdzz,我看你们再不消停要凉啊
昨日的消停只是为今日的狂野做准备?

我好想跳起来捶死你们一群傻货
但还是只能笑得温柔说没事的会考好的
你们让老子的心里不是昨天的百感交集,
是今夜的千句脏话。

明年此日青云去,却笑人间举子忙

我应当是交出了一份还算可以的答卷
年后接手,现在结束。
今天的手机依旧不停的响。
六点钟起床开始,到现在,刚刚平息。
十二年苦读,都在接下来的两天了。

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宋 · 辛弃疾

白苧新袍入嫩凉。春蚕食叶响回廊。禹门已准桃花浪,月殿先收桂子香。

鹏北海,凤朝阳。又携书剑路茫茫。明年此日青云去,却笑人间举子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