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7)

我们赶上了周日晚上这班车!!!
感谢依旧病这着的老椿的拼命爆肝!!!
请为老椿打call!!
我马上去接着写!!!

mix爱我别走:

死线前绝地求生!
xjbyy ooc

*

“你这……猫挺多啊。”屋里抱着猫的看雨雨这突然开门进来一脸状况外,两人眼神交流了好一会也没个结果,雨雨才讪讪地开口,说完就后悔了,这不废话么。

“是啊,导演让找的,去宠物店领了一只结果引了一窝回来。”对方把视线收回来,手接着挠着怀里猫的脖子,小猫受用得很,直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他的手指。

手还挺好看的。雨雨没头没尾的想,这人他有点印象,在寒夜工作室算个杂工,什么活都干,之前让无痕找状态练剧本的时候还叫他帮忙客串过,找猫的任务也是当天布置下来的。这下记忆总算对上号了,不过这人态度也是奇怪,按理说剧组上下没不认识他的,见面都得客客气气打招呼,怎么搁他这待遇就不行了,被撂在这半天,还不如只猫。

“我能摸下不。”他问,却是径直走过去伸了手,离猫还差不到十厘米,对方就反应迅速地把他的手拨开了。“……?”雨雨皱着眉头看他,被拒绝的滋味不好受,也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

“别碰它,它可凶了。”对方看他面色不善自己眉头也皱得紧,搂着怀里的小猫放在地上,小黑猫立刻蹿着跑走了,四只小肉腿倒呀倒,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最后还是回了窝里,他把自己左胳膊袖子撸起来给雨雨看。“喏,前两天给我挠的。”两个血红的道子足有二十厘米,扭扭曲曲挂在小臂。

“这么狠的吗?”雨雨瞥了眼,看着就疼,暗自庆幸自己让对方给拦了下来。

“不然呢,要我说猫就是不如狗……天天对它们这么好还跟我这么凶,狗就不一样。”神男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看边上雨雨还站着有点不舒服,“……你坐啊。”

“噢……”雨雨在剧组混了一个多月,自来熟的性格第一次觉得这么别扭,他往四周打量了一圈,之前还算整洁的化妆间已经让一地的猫粮碎屑糟蹋了大半,“没事我站着就行。”

沉默再次降临。

雨雨憋屈坏了,满肚子话说不出来,看对方倒是自在,又蹲到猫窝前撸猫去了。

“被挠了以后打针去了吗?不怕生病啊。”

“没事吧,这猫家养的,”看他接着这摸摸那摸摸完全不像害怕的。“比野猫还凶。”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打断了尴尬的气氛,雨雨被吓一跳,手忙脚乱往兜里掏手机,边上的人一脸茫然,看雨雨匆匆忙忙接了电话应了几下就挂断和他说再见。

额,好像忘了要对方的联系方式啊。被寒夜匆匆喊走的雨雨迈出了化妆室好几步才意识到重点,别说联系方式了,现在他连人叫什么都不晓得,电话里寒夜催得紧现在又不好回头,只能安慰自己来日方长。

晚宴是在离片场不近的酒店开的,寒夜本来懒的跑那么远出去,在小羽刀架脖子上的威胁下还是乖乖打了发胶换了西装,一会儿这算是发布会,业界不少名流都要来,摄像头都追着拍着,容不下一点闪失。

外面商务车等了得有些时候,雨雨刚一进去人都齐了,坐上车往目的地赶小羽念叨了他一路,回头再看还是一身便服更是气得郁结,幸好打电话给Gemini说在现场有准备这才没把战争扩散化。第一次见小羽这第二人格发作的雨雨着实受不来,一路上耳朵没闲着,那边寒夜跟个非主流似的把耳机一戴嘴一撇打盹去了,无痕和辰鬼又是各自玩着手机不搭茬,可怜他一个人受了小半个钟头的制裁。

好不容易撑到了酒店,周围已经聚了不少人,雨雨一下车就赶紧找Gemini换衣服去了,辰鬼小羽寒夜他们都见惯了这排场,也是有人接应,理所应当地就往大厅走。无痕第一次接触这场面,这下镁光灯大刺刺打在脸上极端不适应,他只能低着个头匆匆忙忙跟着前面几个。

这晚宴说实在话没什么营养,邀请几个主要演员,几个亲爹大老板,这就够了。负责的一共只包了七桌,半个会客厅都占不满,还好前线战斗分子足够给面子,呼啦啦扛着大炮一股脑冲进来,这也是打过招呼的,看他们吃饭又不会掉块肉,白捞一笔油水,够给寒夜加好几条烟。

无痕他们几个演员分了两桌坐,身边坐的都是熟人这才让他舒服点,看着会客厅没完没了的进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手机玩到没意思放在了桌上,摘了眼镜捂着眼睛休息。

“你难受啊?”他这都要睡着了 ,边上辰鬼凑过来问他话,一下子脑子嗡嗡一片响。

无痕揉着着眉心把眼镜戴上,“没事,有点困了。”

“吓得我,还以为你一次来不适应,”辰鬼身子又回到椅子上,把餐桌转了圈,“花生可以,尝尝。”

无痕本着矜持的原则拿公筷夹了几粒放进自己碟子里,吃了几颗有点上瘾,跟辰鬼交换了一个眼神,俩人围绕着一碟花生米进行奋战。旁边雨雨换完衣服就跑回来玩手机了,中途抬头一看惊呆。

“……哥咱们有点追求行不行,花生米还能吃出花来啊。”

“年轻。”无痕又往嘴里塞了一颗。

“不懂生活。”辰鬼细细咀嚼。

雨雨让他们噎得说不出话,冲他们摆了摆手接着低头玩手机。

会场的灯光和音乐实在是催眠,正餐都上得差不多了辰鬼无痕那边花生米都要吃饱了,这么半天晚宴才总算正式开始,台上主持人官话一套一套的,下面的人照吃不误,没到什么角儿上场呢,犯不着早早摆好状态,虽然一群陌生人也吃不带劲,多得是回去加餐的。他俩老实人,桌子边上坐着嘴一直没停。

小羽寒夜被轮流喊上去激情演讲,小羽久经沙场了不怵这个,倒是寒夜上了台整个换了个人似的正经的不行,台下人都心知肚明是摆给媒体拍的,还是要挽尊抬起头来认真倾听,开头中途末了还得穿插掌声,这他们从善如流。给饭吃拍巴掌,怎么想都稳赚不赔。

终于形式走尽媒体也陆陆续续散了,赞助商也都让小羽找人安排送走,就剩他们几个认真吃饭的坐椅子上玩手机打饱嗝,寒夜招呼着他们去他们那桌一起坐,本来坐那的人都走差不多了,无痕辰鬼就跟着过去了,寒夜问雨雨呢,回头一看正和纵情打游戏呢,这才作罢。

“几点走?”小羽看了眼表,九点多了,这点儿这地段倒是不堵车,再磨叽磨叽收拾收拾回去也要十点了。

“等会再,秋一会儿就到了。”寒夜说,手里戳手机没停,过了会儿又抬头,“哎服务员,再来份疙瘩汤。”

“这大半夜的他来干啥,真行。”小羽扶额,“那我先带着演员回去了。”

“他那边刚结束,你先回去吧。”寒夜应了声,小羽也没磨蹭站起来就喊人去了。

“屿秋?”Gemini那边正念叨辰鬼今天又破戒吃晚饭,一听这个来了精神,“过两天我们公司有个活动,正想管你们借人呢。”

“成,等他来了我就跟他说。”寒夜话音未落,会场大门就打开了,一个捂得跟个粽子似的人影闪进门里,打量了下全场后朝寒夜他们这桌走过来。

“哟呵正说你呢,今儿来挺快啊不墨迹啦?”寒夜逗他,顺便帮他把脖子上一圈圈围巾扯下来,“知名人物不容易啊,你带个口罩不行吗围围脖不热啊。”

“说我干啥,”屿秋把帽子摘下来总算能把脸看清楚,象征性跟周围人打了个招呼,“点了没。”

“点了点了,哪有这么快啊。”寒夜烟瘾又上来了,下意识去摸上衣兜,让Gemini一眼给瞪回去了,悄声跟他说,“提正事。”

“啊对,Gemini他们公司过两天有个活动喊你去,给个面子啊。”

“啥活动啊?”屿秋扶了扶眼镜看向Gemini,这算有戏了一半。

“QG他们巡演最后一天了,找个人镇镇场子。”Gemini说。

“你这也不是公司活动啊!秋一个演戏的怎么压唱歌的场子。”寒夜嗷嚎。

“行吧,到时候微信滴滴。”屿秋朝Gemini扬了扬手机,这就算一言为定。

“???”寒夜要被气笑了。

“还是屿秋好说话。”Gemini得出结论,早知道也不用让寒夜当这个说客了。

过了会儿疙瘩汤上来了,仨人围着盆儿汤天南海北瞎扯了半个小时,等屿秋擦了擦嘴把自己武装好又是三辆计程车各奔前程去了。

片场难得安静了一个晚上,估计都让这商业化大晚宴整伤了,就剩辰鬼孑然一身在黑夜里跑圈,一回去也是洗了澡就睡——这还是有原则,作为双人床屋舍友的责任。

往往这种情况下就容易出点事,辰鬼脑袋刚沾了枕头就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声音离着有点距离,估计现场动静不小。

“你听见没。”无痕躺在边上突然出声,吓了他一跳。

“嗯,”他应,“管他呢,睡觉睡觉。”他顺便翻了个身,对方也没再把话题接下去。

一夜无梦。


评论

热度(44)

  1. sun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老椿太太更新了吗?更了!
  2.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赶上了周日晚上这班车!!!感谢依旧病这位的老椿的拼命爆肝!!!请为老椿打call!!我马上去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