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假如他是一只猫——雨男

先说说点梗的事情

共计二十三个梗……我最后时刻心一软从二十三进三变成了二十三进五……

找了一个朋友抽数,老椿排序。
事实证明老椿是真的爱我,应该赔我肾的那种爱我。

五个梗如下:阳王车,杰笑车,牛猫师生梗,无法无天腿伤西法保姆夏天梗,泰辰先婚后爱梗。

别的小可爱的梗有的我很喜欢可能也是会写的,但是要先写上面那五个,剩下的估计就要拖拖拖,并且是可能有可能没有的那种……

老椿是如何做到一抽两辆车的?她请我吃腰子吗?想看抽梗流程的去我主页,那个不打tag了。

下面进入正文,ooc,别转,别上升。
——————————————————————
当两个人准备一起洗个鸳鸯浴的时候你的对象猫变了你该怎么办?

神男表示这挺正常的,但是眼睁睁看着一个原本高高瘦瘦的人转瞬间变成小小的一只被衣服掩埋,感觉确实是很奇妙。

他把自己已经脱下去的背心套回自己身上,动手把自己男朋友从一堆衣服里解救出来。一只小萌猫张着萌乎乎的感觉看着他,萌的他肝都是一颤。

这是……无痕宝贝的要死的那只棉花糖?但是好像比棉花糖要短一点,要稍微圆一点,要稍微可爱一点诶。这品种叫什么来着?英短蓝白?以后一定要在家里养一只!

雨雨估计还没搞清楚状况,摇摇脑袋,尝试的在地上走了几步。这猫状和人形毕竟不一样,雨雨一个平衡没把握好,直接摔了一个倒栽葱,一张萌萌的猫脸好像都摔的有点扁了。

神男愣了一下,没想到雨雨还能这么蠢萌,然后就开始笑。雨雨从地面上把头抬起来,刚刚拿一下摔的他眼睛里全是眼泪,一抬头不由自主的就往下掉。神男总算有点良心,知道来心疼心疼他。把地上小小的一只猫抱在怀里,顺着毛安抚着。雨雨把脑洞往他胸口蹭了蹭,抬起头一脸期待的看着神男。

这是想和我建立心灵感应啊,神男摸了摸他的耳朵。

“你来呗。”

他怀中的雨雨闭上眼睛,尝试着呼唤抱着自己的人。神男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开始出某种声音,心口稍微一悸,他没反对,坦然的接受了这种感觉。脑海中慢慢变得清明,有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直接出现在他意识里。

“神男~”雨雨撒娇。

神男伸手去抓雨雨的小爪子:“乖啦,还洗澡吗?”

雨雨看了看花洒,突然狂躁起来,在神男怀里使劲扑腾。神男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猫好像都不喜欢洗澡这件事情。他犹豫着吸了一口雨雨,扑面而来的某种味道差点没给他熏晕,这味道一点也不美好。

你真的该洗澡了!不顾雨雨的反抗,神男直接锁上了卫生间的门,一把打开花洒就往雨雨身上淋。雨雨在卫生间的各个角落到处逃窜。

“神男!我不洗!”

“不洗你今天睡地板吧。”

雨雨乖乖躺下受死,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无痕给棉花糖洗澡都那么费劲了。这猫的本能真是没办法改。

伴侣猫变容易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你还有个扒皮老板,那么问题就更麻烦了。神男觉得他当初选择在寒夜医院工作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狗贼一点人性都没有。

“请假?请屁的假。雨雨猫变又不是你猫变,凭什么准你假。”

神男想问候寒夜祖宗十八代,你猫变的时候Gemini难道就出去工作了?寒夜你还是人吗?

“院长,那我出去没人照顾雨雨,他死了怎么办。”

寒夜心说我当初那样都没死雨雨年轻力壮能有什么事,他坚决不同意员工因为这种原因请假。猫变以后好田遇上好种子,产假是迟早的事,他也不可能真的不做人事。但是猫变的时候就让他准假,那怎么行。

“哪有那么容易死,快死了你再请假也不迟。”

神男绝望:“我上班雨雨放哪!”

神男说话一快口音就抑制不住。寒夜逼着神男一句话重复三遍才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一拍大腿,大方允诺:“你带着上班啊。反正你在我这也是养狗,顺便养只猫也行。你还怕灵犀勾引雨雨?”

神男:“我怕灵犀会吃了他啊。”

寒夜:“我家灵犀看不上他那一身肉。”

好话说尽,寒夜照旧不松口。寒夜那边照顾狗的只有他一个,说什么也不准假。神男没办法,过去撸床上的雨雨:“你明天跟我一起上班去。”

雨雨被他撸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神男再一次感慨雨雨猫变真是有反差萌。他原来以为雨雨又瘦又高,如果猫变估计会是一只看上去有点高冷的猫。就像老阳那只森林猫的那种气质,当然肯定要比老阳猫变以后瘦。

万万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可爱的啊。

雨雨得意的表示:“魂由心生。”

神男看不得他那副样子,故意逗他:“可爱有什么用,棉花糖也可爱,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可爱的别的猫都把他当母的了。”

雨雨盯着神男,眼睛里闪烁着一丝丝不怀好意的光彩:“棉花糖那是怂,辰鬼帮得那么到位了他硬不起来有什么办法。我可不怂。”

神男笑倒在床上:“你不怂也没用,没用的没用的,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能干啥。”

雨雨低下头看着自己圆嘟嘟萌乎乎的爪子,发现自己现在确实什么也没办干。这猫变真是在耍他,说来就来,一点征兆都没有。好歹也应该让也洗完鸳鸯浴啊。

神男从床上坐起来,认真的看着他:“那要不我再抱你去洗一回澡?”

雨雨挥舞着爪子抗议,神男再一次笑倒在床。

于是第二天雨雨就被神男抱去了医院,先到院长办公室去意思了一下。寒夜看着猫变以后的雨雨笑得眼睛都没了,摸着雨雨的耳朵:“变成棉花糖了。”

雨雨准备咬掉寒夜那只贱爪子。

神男赶紧上去把雨雨从寒夜手里解救出来,对寒夜说:“他都想咬你了。”

寒夜去开手机准备打游戏的手一顿:“你跟他建立联系了?”

“对啊。”

寒夜:“试了几次?”

“就一次啊。”

寒夜一把把手机拍到桌子上:“除了产假你不要再想着有别的假了。”

嫉妒使人丑陋。

神男把雨雨放到给宠物玩的小滑梯上,周围的同事很快看出了这只猫的不同寻常。辰鬼第一个跑过来,嘟着那只猫的脸:“这货是雨雨?”

神男点头。

辰鬼转过头招呼无痕:“无痕,抱着你家棉花糖过来相亲!这有只一个品种的。”

雨雨:“神男,帮我打死他!”

神男表示悍匪无痕都在呢,他可不管。

接下来这一天雨雨聒噪到让神男怀疑人生,让其余人怀疑神男和雨雨的智商。

“神男,这个是什么?”

神男抬起头来看一眼:“狗粮。”

雨雨于是不屑一顾的从那堆狗粮面前走了过去。

“神男,你怎么不理我了?”

“你帮我给狗包扎我就理你。”

神男对面的宋小羽抬起头:“啊?”

宋小羽旁边的辰鬼:“他没和你说话。”

无痕感慨:“这种光明正大背着所有人谈恋爱的感觉。”

辰鬼为他友情指路了狗粮方向。

“神男……”

“你好烦啊。”神男放下手中的纱布,把雨雨抱到怀里。辰鬼按耐不住,扔下手上还没开完的单子就跑过来准备撸猫。神男大方的把雨雨往辰鬼手里一递,雨雨开始卖力的挣扎。

“雨雨你别跳啦。”无痕劝他:“你这样容易骨折。”

雨雨被摸了两把之后神男实在看不下去,把猫从辰鬼的魔爪里解救出来。结果事实再一次证明雨雨就是一个不识好人心并且没良心的,直接用猫爪子把他胳膊给挠了。看着自己两条胳膊上的血痕和趴在窗台上的雨雨,神男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宋小羽扔给神男一盒药膏,直接被神男用来打雨雨了。雨雨的小短腿跑不开,被一盒药膏砸到身上。看着那只猫瑟缩了一下,神男心里又有点软。

晚上把雨雨抱回家之后,雨雨依旧不理神男。神男没办法,给猫祖宗低头,对着雨雨好一阵嘘寒问暖。雨雨到最后问他:“你干嘛让别人摸我。”

神男这才知道这猫在纠结什么。他过去把雨雨抱到腿上,赶紧给这只猫顺毛。雨雨被他摸得舒服了,靠在神男臂弯里眯着眼睛准备睡觉。神男摸着摸着玩心大起,突然把他翻过来开始挠他的肚子。雨雨差点炸起来,又在他胳膊上挠了两道。

神男:“……”

他要留指甲,然后和这只猫对挠!

评论(14)

热度(53)

  1. sun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
    被宠幸的先婚后爱前来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