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⑩

ooc,别上升,禁转
顺利的话,今天还有一个点梗和一个abo……
不顺利的话,abo明天见……
@mix爱我别走 给老椿隔空比心(●'◡'●)ノ❤
——————————————————

这逼不会演戏。

寒夜不知道多少次把手里的剧本扔到桌子上,叹了一口气。小羽还在那里紧张的翻着微博话题,就怕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大料。虽然Gemini已经说过了会注意这件事情,但他还是不能安心。

这两逼就会惹事。

眼见小羽没有听自己吐槽骂娘的功夫,寒夜也觉得没意思。他这一天接连遭受刺激,身理心理都累得够呛。在Gemini安排那地方烧完香,看荡浪一个人跳完一套求雨十八式之后就累的一动也不想动。听完雨雨和神男干的好事以后除了骂街什么也不想干。强撑着过来看看神男的表现已经是最后的努力。但是神男这天赋,实在是……

荡浪也看得一脸懵逼,其实他今天状态一直不怎么好。剧组集体去那开机祭天的时间自己被迫一个人跳求雨十八式的时候他就不好,或者更早一点,从昨天晚上纵情住院就开始不好。其实下手也真没必要那么狠,JC 非要整什么企业文化,开机别人祭天,他们JC 跳求雨十八式。要是纵情还在剧组,两个人能一起跳也不是那么尴尬。但木已成舟,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

最懵逼的还是要数神男。他什么状况都没搞清楚,糊里糊涂就被宣布是剧组的演员了。雨雨一脸坏笑的跟他说了两句话就跑远了,剩下他一个人在这面对寒夜。寒夜指挥他抱着猫撸,他撸了,但是寒夜就是不满意,他也没办法啊。

“算了。”寒夜点了根烟:“你笑一个总会吧。”

神男于是笑得傻fufu。

寒夜眼睛里迸出点亮光来,这么一看好歹也不是一无是处。他一指自己旁边坐着的小羽,对神男说:“今天就这样吧,明天让他给你讲戏,再练练也就行了。你的戏份少,早点拍完你赶紧再做后期去。”

“哦。”神男乖乖答应。

“散了散了,都睡觉去吧。”寒夜把小羽手里抓着不放的手机拿掉,又拍拍荡浪的肩膀,回去睡觉去了。

辰鬼开着壁灯,还在翻自己手里的剧本。原本今天就要正式拍的,结果让一堆杂七杂八的事情给耽误了。他就准备在最后一刻多想一点是一点,明天也能少挨点骂。

他那点凭着记忆和变脸演戏的把戏寒夜和小羽越来越看不上了。寒夜总说他“流于形式”,小羽也说他“没理解人物的魂”。他看着自己手里的剧本,努力想把自己和那个“陈秋凡”靠近,融合成为一体。但是好像没有什么用,脑子里照旧是一片空白。

无痕睡眠浅,可能是被灯光晃着了,睁开眼睛去看他。辰鬼把手放倒壁灯开关上:“打扰到你了?”

“没事。”无痕翻身把脸对着他这边:“你还是早点睡,要不然明天化妆麻烦,也影响状态。”

辰鬼揉揉自己的脸:“不敢睡啊。”

无痕干脆从躺着变成坐着,把眼睛带上,伸手管辰鬼要剧本。辰鬼乖乖给了,无痕翻了翻,辰鬼笔记做得挺全,整个剧本都花花绿绿的。但是看这个人心焦的样子,明显是心理依旧没底。

“你这样不行啊。”无痕翻着他的剧本。

辰鬼叹口气:“老铁我也知道这样不行,但是没办法啊。寒夜和小羽都让我领悟,可我悟了半天命都快悟没了也没悟出点东西来。”

无痕说:“你要想办法靠近角色,和他融合起来。”

辰鬼:“就像你cos的那个兔女郎?”

无痕表示他不怎么想谈这个话题。

所谓兔女郎,那真的是个意外。去年连环他们系里组织娱乐活动,决定集体cos王者英雄。他平常跟同学一起开黑的次数不算太多,用的最多的就是花木兰和关羽。那cos节目没有关羽,花木兰套装自然而然的分配到他这来。他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也还是穿了。前两天辰鬼心血来潮翻了一晚上朋友圈,直接把他老底翻掉。那张兔女郎现在是辰鬼手机壁纸,辰鬼说是为了能够随时随地感受科班的光辉。

骗子,你还不如直接说你是为了辟邪。无痕摘了眼镜,不远千里下床自己跑到辰鬼那边把壁灯关了,然后又回到床上,说了一句“睡觉”,就把被子往头上一蒙,他大晚上一时想不开导致的谈话宣告结束。

辰鬼把手中的剧本摸索着放到床头柜上面,探着身子凑近了去看背对着他的无痕。他的呼吸打在无痕脸上,既热又痒。无痕忍住了,没去理他。

辰鬼戳戳他的脸:“真生我气了老铁?开个玩笑给个面子。起来说句话呗。”

被戳的受不了,他在被子里闷闷的穿出来一句:“我没生气。”

“真的?我不信。”说着,辰鬼带着一点点狡黠的笑意,伸手准备去挠他身上的痒痒肉。

这个人明明比自己年龄要大,怎么有时候又这么幼稚。他准备制裁一下这个人,抓着那个人的手把他按在另外一边的床上。

“睡一张床也要有个三八线啊。”他小声的嘟囔。辰鬼靠得太近了,已经超过了他给朋友的那个安全距离,他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妙。

辰鬼听见了,笑得眼睛弯弯的:“老铁你还穷讲究这个呢。还三八线,你兔女郎扮上瘾了。”

无痕装模作样的去打他:“你还说。”

辰鬼去拦他的手,跟他求饶,他已经闹得都有点出汗了:“不说了,痕神放我一马。”

无痕停手,就半靠在他身边看着他。辰鬼借着玻璃外面传过来的关系也能稍微看清楚一点无痕了。他开玩笑:“哇,老铁你这个眼神这个姿势,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啊。”

无痕原本随意搭在床上的手握紧了。他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也许这就是自从人类出现就有的一种本能反应。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的吧。他之前在学校的时候看同学们也经常这样子打闹,开玩笑,说这种看似真心实意,其实半点屁用都没有的情话。所以,这个时候回他一两句,也没关系的对吧。

不知道几分虚情几分假意,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他只听见自己说:“对啊,我就是对你有想法啊,怎么样。”

辰鬼眨眨眼睛,把脸凑近他:“让我看看我们痕神眼睛里都有谁呢。不得了啊痕神,现在学会调戏人了啊。”

这个人确实在跟他玩,在逗他,在跟他开玩笑。这个认识让无痕把手掌又摊了开来,他觉得轻松,也有那么一点点的怅然若失。

真的就只有,那么小的,一点点。他对自己强调。

“你啊。”你离我这么近,当然都是你啊。

辰鬼笑出声来了,他之前的忐忑和焦虑在这十几二十分钟的玩闹种消失的无影无踪。无痕趁他不注意,悄悄的吻了一下他的发梢。辰鬼只以为这是他不小心的动作,没在意。

有人心跳突然加快了。

无痕把自己重新缩回被子里:“快睡吧”。辰鬼这次也服从命令听指挥,乖乖睡了。

无痕却几乎一夜无眠。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什么,干什么。

晚上不睡觉,白天火葬场。

寒夜已经很少因为无痕的问题大发雷霆了。这次意外,正式开拍第一天,无痕就领了个开门红。

寒夜觉得自己看见了自己家刷钱刷到全场经济最高的打野赵云用全部技能去扎对面一条最肉的鱼。小指姆头那么大的一场戏按你这方式演,后面的重头戏还能不能拍。好的演员应该知道哪里是重点哪里不是,什么时候应该顺着过去,什么时候应该真的用全力去演。这就一场自我介绍,你演成这样,用力过猛还用错了地方啊兄弟。

辰鬼在一旁看着。这是开机第一场戏,寒夜顾及他们的状态挑了比较简单的一场,也是两个人的第一场对手戏。新人吴昊来和前辈陈秋凡打招呼,这场戏怎么说都不能。他都没有被骂,无痕反而被喷了个狗血淋头。

状态有点游离啊兄弟。

小羽等着寒夜骂得差不多,该说的点都基本上说完,再说下去就只能发泄清楚的时候上去劝住了寒夜。寒夜坐回原位:“再来。”

辰鬼走回原位去,按照剧本的要求伏案整理文件。吴昊跟着队长走进来,跟他打招呼。他从文件中抬起头来,打光师的光营造出阳光的效果。他笑着和吴昊打了个招呼。

“卡。”寒夜从椅子上跳起来就准备冲上去骂。小羽把人按住,招手示意辰鬼过来看刚刚拍摄的效果。无痕跟着辰鬼一块过来了。小羽指着设备问辰鬼:“看出什么问题没有?”

辰鬼看着自己的笑:“是不是显得太年轻了?”

小羽说:“有一部分吧。陈秋凡这个角色不能这么立体,这么活,他得稍微带一点飘的感觉。你这样就太实了。你不应该是动态的,你的大部分状态应该是静态。只有在那两场戏你才应该动起来。其余时候你越平淡,这个人物就越有力量。”

“好,再来一遍吧。”辰鬼拉着无痕回到原位。

这一条来来回回大概拍了有二十多遍,时间已经从早上来到了中午,终于达到了寒夜要求的水准。一个剧组的人匆匆忙忙吃完饭,又开始下半场。

这回主要是雨雨的戏份,辰鬼和无痕按照寒夜的要求立在那里当背景板。寒夜是不允许用替身的,什么事都得自己真刀真枪的来。这场戏就是雨雨扮演的余烨打量新来的吴昊,也没什么难度,但要把余烨这个人物的性格稍微凸显出来一点。

和陈秋凡相反,余烨这个人物无时无刻不是鲜活的。荡浪在设计动作的时候充分考虑到了这个点,表面上做得笔直的余烨其实在偷瞄陈秋凡那边的冬季,一只手还在桌子底下转着笔。

雨雨那边也出了点小状况,不是神态不太对就是动作不到位。寒夜让人先把辰鬼和无痕两个背景板拍好,才转回来蹂躏雨雨。小羽指挥他们两个:“给你们找了钢琴老师,你们练琴去吧,晚上说不准还有戏。”

辰鬼有点无奈:“我就是搞音乐的啊,我会弹琴。”

无痕:“弹得还挺好。”

小羽说:“那正好,你教无痕吧,顺便你们两个也过一过戏。那场戏说无痕挺重要一场,要是过不了拍一天都有可能。”

“好。”

雨雨那边的状况比上午好一点,走了十条左右就过了。寒夜看情况觉得已经拍不了多少,准备趁着场景没变,找几个同场景的小镜头拍一拍。又把辰鬼和无痕叫了过来,一拍拍到八点。

到了八点实在有点人困马乏,寒夜一挥手让吃饭去了。神男趁着这会小羽和寒夜清闲赶紧过来。寒夜思考了一下,觉得光讲戏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来一场的好。

“雨雨,过来。”寒夜招呼人。

雨雨放下手中的盒饭,原本还有点不乐意,看见神男以后立马小跑了过来。

“你们的场地还没布置好啊。”寒夜左瞧瞧又看看:“那有张床,咱们试试能不能把你们睡觉那几秒的镜头拍了。”

余烨家境不好,在单位睡宿舍,如果回家就和弟弟睡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唯一一张床上。剧本里有这么个场景。

二十分钟后,寒夜叹了口气。这两个人不是神男像木头一动不动,就是雨雨别扭的和大姑娘上花轿似的。这怎么能行。

“我看也别弄了,纵情住院了,雨雨那床还剩一半,让神男过去睡吧。”寒夜说完还伸着懒腰抱怨了一句:“这一天给人累得,三分钟的戏份都没拍够。”

小羽假装听不见他的抱怨,只回应前半句:“应该能睡得自然点。”

评论(21)

热度(45)

  1. sun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
  2. 時坂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蠢椿
    嘟嘟噜~♪隔空比心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