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泰辰——先婚后爱(上)

点梗产物。

我也不知道我写出些什么……

不知道叫什么就叫梗名吧……

为了结婚生孩子采用了abo世界观,抑制喷雾可以抑制情欲,不隔绝信息素味道。

别的都差不多……

一发没能完,下篇就这两天也会有的……

两到三发完,目的是发糖。

abo明天见,异地新年我准备在跨年的时候发~

ooc,别上升,禁转。

————————————————

这世界上有什么人是催你结婚催得最着急的?老妈和损友。尤其是当你身为一个omega,却迟迟没有固定的alpha的时候,这种焦虑在他们身上会体现的尤其明显。

辰鬼觉得自己特别没出息,都没有进入最后一步,直接死在相亲环节上。

不是我说,这个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而且信息素好像是冰红茶味的,真好闻。

阿泰坐在他对面,咬着吸管喝着一杯奶茶,一双大而且萌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辰鬼感叹,这么帅这么萌的人怎么会没有市场,和他一样沦落到相亲的地步,像个大白菜似得在这里被人挑挑捡捡。

阿泰也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人长得不是一般的好看。白白的,嫩嫩的,跟雪做得一样。他在南方长大,没怎么见过雪,对一切跟雪类似的事物都有一种没由来的好感。而且辰鬼身上时不时飘出一种花生牛奶的甜香,他爱死这种味道了。

幸亏出门前给自己弄了点抑制喷雾,要不然非得直接发情,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

虽然你长得好看也好闻,但是一直在这坐着互相看也不是个事对吧。辰鬼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往自己杯子底下一放:“那什么,老铁,我觉得咱们俩不太合适,我还有别的事,先走了。”

阿泰把嘴里的珍珠咽下去,说实话他有点舍不得,这么好看的人多看一会也是可以的。但是辰鬼已经开口了,他总不能再留吧。

“哦。”他又低下头去咬自己的吸管。

辰鬼觉得自己的礼节已经做得十分到位,人也见了钱已账也结了,谁也不能再说他什么。所以他准备十分潇洒的转身就走,回家接着和自己老妈打嘴仗去。每次相亲都是这个套路,他也不知道自己老妈为什么那么久了还不腻。

就是这个人……真的好看啊……还好闻。

辰鬼开着车在堵死人不偿命的街道上龟速爬行着,事实证明他老妈对于自己儿子的关怀的无与伦比的。这才多久,就打电话过来问儿子情况了。

“喂,妈。啊,人挺好的,长得挺好看,就是我觉得不太适合,他也觉得我不太合适。”

蓝牙耳机里老妈的唠叨喋喋不休。辰鬼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突然后备箱那块传来一股震感,他头在惯力作用下往方向盘上一撞,好在这力不算太大,没让他飞出去。

妈啊,这么堵的车流都能追尾,兄弟你也真是个人才。

他报喜不报忧的挂了自己老娘的电话,解开安全带下车。自己那辆小夏利的屁股后面可不就结结实实的吻着一辆……宝……马?

你开着宝马撞我的小夏利干嘛!你那宝马一块漆就够我夏利整个后备箱了。

宝马的主人此时也下了车,看起来人是没事,而且精神状态还很好,要不然也不能在发生追尾事故之后继续打电话。

“姐我不和你说了,我都撞车了。”

哦,刚刚的相亲对象,阿泰啊。他二姨怕不是个演员,竟然没告诉他这货开宝马这么重要的信息,要是早知道了他刚才非得再争取争取不可。哪能那么直接就走。

阿泰挂了电话,两只手互相搓了一下,笑得有点尴尬,但是两个小酒窝完美的把这种尴尬带出一种萌感来。他摸摸自己的鼻子:“不好意思,兄弟。我的责任,我全责。”

辰鬼挑挑眉毛:“老铁,这要不是你全责卖了我我也赔不起啊。”

原本指挥交通的交警已经来到了两人身边,这么堵的时间段出个追尾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在两个人协商的痛快,把车留在那等着保险公司上门,两个人一块蹲马路边上去了。

阿泰点了支烟,出于礼貌问辰鬼:“你要吗?”

“我不抽烟。”

阿泰于是把烟盒塞了回去,他刚掏出手机准备开盘王者打发时间,他亲爱的姐姐就打了电话过来。

“喂,姐啊。没事,我开车把人家屁股撞了,两个人都没事。啥?相亲?”阿泰想到自己刚刚的相亲对象就坐在自己身旁,决定稍微说得委婉一点:“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准备三十以后再结婚,这么催干什么。”

辰鬼原本幸灾乐祸的看着阿泰应付家人,结果损友突然来电。电话里无痕和悍匪的声音混做一团,里面还隐隐约约掺杂着雨雨神男他们的笑声。

看他相个亲,被多少人牵挂着啊。

他还在那边跟几个损友胡扯,他旁边直接传来一句,吓得他手机直接掉到了地上。

那句话是:“谈的挺好啊,都准备结婚了。”

?谁结婚?跟他没关系的对吧。

下一秒,阿泰睁着那双大眼睛朝他看过来:“我们都快领证了,是吧,鬼哥。”

谁是你鬼哥?我们不熟啊老铁!

在辰鬼一脸蒙逼的状态下,阿泰迅速的挂掉了电话。辰鬼深刻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出门儿没看黄历以至于现在遇上如此荒唐的情况。明明刚才相亲的时候,两个人还相顾无言唯有珍珠奶茶可以缓解尴尬,怎么到了现在就发展的如此一日千里了?

虽然你确实长得很帅,信息素也贼鸡儿好闻,但是我也不能没有原则是不是。

阿泰挂了电话,顿时觉得自己神清气爽精神好。明明刚才自己跟姐姐说的好好的,自己老爸老妈却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扑出来,一把抢了她姐姐的手机。然后就是一段如同老太太裹脚布一般又臭又长的说教。其中的主要内容,无非是他漂泊在外这么久了,为什么还不找个人定下来。又或者是在再不下来,老俩口可怎么抱孙子这种问题。顺便还担心了一下,他身为一个alpha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omega会不会错过alpha的黄金时期这种根本不需要担心的问题。

老年人,麻烦,当然要一击绝杀,坚决不给他们反击的余地。

阿泰看着辰鬼,发出了真诚的邀请:“我们结婚吧。”

辰鬼好不容易稳住自己快要做到地上的身体:“这样是不是有点着急?我觉得我们还不太熟悉。”

阿泰摸着自己的脸:“我帅不帅?”

辰鬼觉得自己不能昧良心:“帅。”

阿泰说:“你也好看。”然后接着问:“我信息素好不好闻?”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毫不吝啬地释放出自己冰红茶味道的信息素。辰鬼立刻挪动着脚步跟他挪动点距离:“老铁,你稍微克制一下你的信息素行不行,当街耍流氓啊。”

“你就说好闻不好闻!”

“好闻,你快收收吧。”

阿泰于是乖乖的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继续引诱:“鬼哥你都多大了,没有固定的alpha多危险。我脸好看信息素好闻,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看着阿泰内那副明摆摆的写着小爷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的你还不赶紧答应等什么的脸,辰鬼不由得鼓起勇气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不烫啊,老铁说什么胡话呢。”

“咱俩结婚呗,就糊弄一下爸妈,我保证一下也不碰你。我还能帮你度过发情期!”阿泰信誓旦旦的保证。

一个星期后辰鬼就会知道这句话有多扯淡有多不可信,但这都是后话了。现在的情况是他看着阿泰那双圆乎乎的大眼睛,脑袋直接短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阿泰好像还不知道他自己正释放着怎样的魅力,还眨了眨眼睛来撩拨他。

“结婚就结婚,谁怕谁。”

阿泰一击掌:“户口本带了吗?”

辰鬼:“车里呢,上次补办身份证用完没放回去。”

阿泰于是指着他咯咯的笑:“你这个len,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就准备等我开口呢。哇,你不简单啊鬼哥。”

“胡说。”他红了脸。

于是三个小时后,他们拥有了两个红本本。

评论(23)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