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15)

么么啾!

mix爱我别走:

速度 速度速度加快 速度(
xjbyy ooc


*


等寒夜终于一通电话打过来,片场已经让小羽整顿安定了,除了工作人员以外的人员都给送回酒店让好生休息着,辰鬼病还没好透又让寒夜这事折腾的心神不宁,无痕还得接着坐他床边给他换毛巾。

打来的电话当然是寒夜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熟悉的号码闪闪烁烁,小羽一时间有点懵,思忖了半天才按下了接通键,寒夜大嗓门的“喂喂喂”就从听筒里闯出来,他早有预感地拿远了手机也没能幸免于难,那一点尖锐的躁点已经顺着耳道爬进他的脑神经,本就缺眠的脑袋有些恍惚。

“寒夜?”

“妈耶我总算充上电了……与世隔绝太难受了。”寒夜在的地界儿应该挺安静,导致他自己的大烟嗓清晰又扎耳朵的要命。

小羽其实心里火得很,听他声音带了点疲惫又下不了重口:“你在哪呢,没事儿吧。”

“跟秋酒店猫着呢,不是你说有他这样的吗,电梯上跟我得瑟他腹肌,小样吧,视觉化效果太好了,我觉得就是瘦的,肋板突出来了……”

寒夜还在喋喋不休,小羽光听着也不搭理他,脑子里整理了下事情发展经过,又看了眼腕上的表,十点五十。

得出结论了。

小羽一手揉了揉眉心打断他:“明儿找人接你去,你俩今儿晚上就老老实实在屋里别出去了。”这就是跟寒夜呆久了,典型操心的命。

寒夜应了声就沉默了,小羽得了空见缝插针:“Gemini没啥大事。”话点到为止。

寒夜心照不宣,难得安静下来:“嗯,那挂了。”

电话就此挂断,小羽赶紧又给Gemini打了电话过去,他公关方面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还得找专业的来。

不幸中的万幸,Gemini办事效率没让王添龙一锅拍没,早早就联系WF让人把电影的消息先扔出去,打算蹭着绯闻再炒波热度。现在实时热搜榜前三又加上一个“寒夜新片”,真是黑红黑红的了。

说黑也不太对,当今社会同性恋接受度越来越广,狗仔照片角度抓的好,寒夜抚上屿秋脸的手还有点煽情意味,不少小姑娘都在微博表示祝福这对新人。

“寒夜的动作好温柔宠溺啊,甜死了!”
“老粉表示早就觉得他俩有一腿,《坠落》时期真是每天都是情人节呀~”
“只有我觉得没亲上吗……狗仔借位吧。”
“呕呕呕,怕不是为了新片才炒作卖腐哦,腐女们清醒一点。”

当然大部分是看戏和冷嘲热讽的,寒夜火的这几年得罪人不少,八卦也是围着转,按理说早习惯了这架势,之前Gemini还没他现在这么熟,他自己也艹个浪子人设装不在乎,公关基本随缘。自打和Gemini这线连上一切都变了,寒夜相当于又给他添了个额外任务,为了保证合作伙伴的形象也是和他们公司一样的高大,他还得连带着承包寒夜那份公关任务。

寒夜之前还跟他说不用麻烦,后来成了死皮赖脸求他帮忙,估计是突然开了窍,明白对方就吃不住他这一套。其实只中了一半,麻烦也还是真的麻烦,对方年纪轻轻头顶却不争气的几根白毛有一半是为他长的。

这次麻烦添得更大了,Gemini脑袋还让锅拍了一下,简直愁上加愁愁更愁,皱着个眉头刷微博,新话题已经把之前的稍微压了下来,估计明天早上热度就能消退一些。



寒夜挂了电话往另一个床上瞟了眼,屿秋正靠在床头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折腾了半天还挺有精神,寒夜自己都佩服,进洗手间冲了澡回来躺床上,屿秋也钻进了被子。

寒夜摘了眼镜放床头,冲着屿秋:“明儿早起小羽找人接咱们来,早点睡。”

屿秋没看他,点了点头,手上动作没停。

寒夜有点困了,主要是心累,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儿有点多,虽然他是个不怕事的主,也仅限于给别人添麻烦这方面,关了床头灯翻了个身,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无痕醒得早,前一天晚上辰鬼睡得沉,他也幸得睡了一晚上好觉,起床洗脸都比平时有精神。

刚把牙膏挤上牙刷,就听见门外面寒夜嚷嚷的声,他还以为是自己错觉,直到开了他们隔音质量极差的房门,寒夜正哼着小曲儿开他屋的门,看到无痕正站在门口看他,嘴里还叼着个牙刷,冲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

无痕点点头确认了是本人,他不怎么好奇,毕竟寒夜的事昨儿已经在微信听小羽说了个七七八八,刚想转身进屋又想起什么似的立正在原地,把牙刷把在手里:“今儿有什么安排?”

寒夜整个人已经进了屋,就剩个胳膊在外面摆了摆:“没安排,导演要睡觉。”声音懒洋洋的从门里传出来,然后门就被关上了。

无痕心里突然没底,来了片场一天天过的越来越像混日子,这还不如他在学校坐最后一排听课有意思,好在有几个人跟他一起打游戏——总归是不安的,他可不是来这打发时间的。

他转身也进了屋关了门。

辰鬼醒了,躺在床上喘大气儿似的问他:“寒夜回来了?”

他被吓一跳,转头回洗手间把嘴里残存的牙膏沫子吐干净,又漱了个口,才说:“嗯。”

他自己都洗漱干净,坐回辰鬼床边给他试表,烧已经退了,人还是没劲。辰鬼三天没洗澡整个人脸上写满了拒绝,无痕还是把他死死压在床上说不能洗容易着凉,过了会儿又安慰他说没事你现在还是个小香猪。

小香猪是个什么鬼。辰鬼腹诽,这称呼真是别致又暧昧,他现在真的渴望一个洗澡的机会了,就盼着无痕赶紧去帮他打个饭自己偷偷冲个凉。

事与愿违,无痕没再帮他打饭,毕竟他已经是个拥有着人类正常体温的男人了。不仅如此,他还被强制拖着出去觅食,他顶着个油乎乎的脑袋还得被人教训,说这样还可以多晒晒太阳有好处。

这就没办法,无奈了。

辰鬼自诩洁癖患者,吃个饭都被自己的右脑袋影响食欲。片场伙食别的不行就早饭丰盛,什么粥小菜面点一应俱全,之前他就爱这白菜猪肉粉丝馅儿的蒸饺,配小米粥好吃的无解。无痕知道他,还特意把自己那份给辰鬼推过去,结果人家还不领情,恹恹地嚼着腌萝卜喝粥,三块腌萝卜一碗粥就饱了,说自己想先回去。

无痕都不用想也知道他回去要干嘛,又觉得自己不该把一个大老爷们儿想的太脆弱,点点头看对方走了又咬了一口蒸饺,好吃。

回房间的时候果不其然浴室的镜子上一片水汽,始作俑者又钻进了被里装睡,估计是太着急头发都没吹干,头发上的水把后脑下的枕头都打湿了。

“哎呀你看看枕头都湿了。”无痕狠心拆穿他,看辰鬼睁开眼脸上尴尬的笑容心里又泛起了莫名的成就感。

“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再睡,不然容易头疼。”

辰鬼发质很好,和他的皮肤一样一看就是经过了精心保养,发丝软软的摊在无痕手心,痒的他心里发颤,手指顺利地穿过对方的头发按在头皮,吹风机呜呜的噪音勉强遮住了他狂躁的心跳。

吹完了头发又把自己的枕头换给了对方,辰鬼躺下去的时候还挺不好意思:“没事我换个面一样躺。”

无痕其实不擅长这种对话,可他还是把对方的枕头拿去了阳台晒着,回来的时候还多了一句嘴:“晚上的时候就能闻着太阳味睡觉啦。”

辰鬼是真能睡,无痕看着辰鬼刚闭上的眼睛想,就算他大病初愈也不是他一天二十小时睡眠的理由,晚上的时候换了枕头醒了一阵,和无痕玩手机游戏玩了两个多小时就又睡了,也是难得放了假,不知道他之前是缺了多少的觉,这几天一气儿全都补了回来。



隔壁的两个小学生这会没人管彻底放飞自我,游戏开了一天没停,结果归根结底也就上了两颗星,俩人看着红蓝交加的战绩说不出话,干脆双双关了游戏,最后雨雨想强行转移主题还是失败,神男除了游戏以外什么都不想和他谈,到了睡眠时间身子一侧就睡自己的去了,留雨雨一个人在黑暗里睁着眼好生孤单,他本来还想像之前一样干脆把人揽过来,想想对方之前的态度又退缩了。

网瘾少年都变成了电竞少年,估计是因为寒夜回来了都放下了戒心,谁也没再多愿意瞅微博一眼,各自在各自屋里偷着乐着自己难得的假期,寒夜不例外,自由自在,一睡也睡了一整天,手机铃声关着错过了一万个电话。

还好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大部分是问他情况的,这他都无所谓,醒了慢慢回。

只是Gemini的微信在这之中显得有些突兀了。

“我想和你谈谈。”

-tbc-

评论(4)

热度(39)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