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泰辰)先婚后爱【4】

ooc,勿转,别上升
一个点梗我为什么能写这么久……
感谢老椿抓虫
————————————————

辰鬼最后还是在兜里揣上了红本本。要不然非法同居这种事情一定会被自己亲爹打死。带个红本本有利于家庭和谐。不对,什么非法同居,明明就是友好借宿。

因为这个点的交通状况,阿泰下班以后没来接他。辰鬼自己坐地铁又转公交再转出租回家。他到了的时候光在自己家楼下找到了阿泰的车,人却没见着。他往自己家楼下超市一找,阿泰果然在那拿着一堆东西准备结账。

“鬼哥,别走,帮我提东西。”

辰鬼觉得这个人过分了:“老铁,你自己要买的东西,干嘛要我帮你提。”

“我拿不动啊。”alpha厚着脸皮,眨着圆乎乎的眼睛恶意卖萌。

夭寿啊。

辰鬼揉着太阳穴,不得不走过去帮阿泰拿东西。阿泰买得倒挺多,营养品、水果、零食买了一大堆。辰鬼翻了翻,觉得应该不至于被直接打出来。

对自己爸妈应该有点信心!辰鬼给自己打气,结果上楼的时候他的腿都在发抖。好吧,不是对他爸妈没信心,是他对自己和阿泰没信心。

管你有没有信心,你还真能一辈子站在门外面?阿泰偷瞄着辰鬼已经开始打哆嗦的手,钥匙握在手里就是不往门里插。

阿泰觉得很有必要说点什么缓解紧张:“鬼哥你家里挺远啊,都市郊了。”

“嗯,不然我为什么租房?”

“那咱们现在进去吗?”

辰鬼吓得提高声音:“你等等我做个心理建设。”

“做屁的心里建设,进就进,不要怂。”

“你站那别动!”辰鬼喝住蠢蠢欲动准备从他手里把钥匙拿走的阿泰,一狠心把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放,把屏蔽贴撕下来了。花生牛奶的甜香飘满楼道。

阿泰咽了一口口水。

上班时间贴屏蔽贴这属于基本礼仪,之前阿泰闻不着味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同的,现在闻得见了,立马就觉得自己面前的辰鬼香甜可口了不止一个层次,想要凑上去咬一口。

打瞌睡就有人往来送枕头。辰鬼故作大气的拍拍自己的脖子:“你咬!”

“不好吧。”阿泰欲拒还迎,一边说一边靠近辰鬼脖子后面的腺体。

“不咬进去怎么解释!”

阿泰一口咬住了腺体。

属于alpha的信息素马上进入omega的腺体。一阵清凉让辰鬼浑身上下都开始发抖。alpha就是omega的死穴,这话说得不无道理。

阿泰也撕下了自己的屏蔽贴,空气里开始出现另一种饮料的味道,冰红茶的味道逐渐变得和花生牛奶味一样浓烈,还隐隐有想要包围花生牛奶的意思。

门突然开了,辰鬼他爸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

阿泰把头抬起来,刚刚咬了人家儿子的牙都没来得及收回去,那双大眼睛眨啊眨,有点没弄清楚状态的茫然。

本来就因为信息素的注入而有些腿软的辰鬼一下子站不住了,全靠阿泰扶着。

“爸……”

“你们两个给我进来。”门一下子又被关上了。

辰鬼这回不敢磨蹭,掏出钥匙开门。苍天啊,大地啊,祖国啊,母亲啊,谁能救救他。他真的不是欲求不满和自己的alpha随意发情,他只是迫于形势没有办法啊。他今天还能不能活着从自己家里走出来?

打开门前一秒,辰鬼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屏蔽贴呢?”

阿泰表示在手里。

“贴上。”

阿泰委屈:“鬼哥,这还带重复利用的?”

辰鬼从钱包里翻出一张新的贴在自己脖子上:“我就一张备用的,你将就一下吧。”

等阿泰把那张他自己都嫌弃的要死的屏蔽贴好,辰鬼才把门打开。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站在门口不敢动:“爸,妈。”

阿泰从后面把他顶开,自己挤了进来:“叔叔阿姨晚上好。”

辰鬼表示他是真的想要宰了陈顺吉这个胖子。

阿泰自己也觉得有点儿不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他马上改正,一声“爸,妈”叫的响亮。

“进来吃饭吧。”辰鬼妈妈看起来还是比较温柔的。

阿泰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不知所措的看着辰鬼。辰鬼跑过去抱着自己老妈撒娇没空理他。他虽然不太能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但是一些基本的眼色还是有的,赶紧过去帮忙布置碗筷,给辰鬼把椅子拉开。

辰鬼父亲坐在桌前死死的盯着他,他连坐都不敢往下坐。

help!我知道我抢了您儿子您不太高兴但是能不能起码做个样子,您这样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很尴尬的好不好。

“叔叔身体很硬朗啊。”阿泰没话找话,他没胆子继续叫爸,要不然可能有被扫地出门的风险。

他费尽心思想讨好的人移开了视线不看他,连依旧绷着。

厨房里辰鬼抱着自己妈不松手,像个大型树袋熊一样。辰鬼当然知道阿泰在那里遭受的是什么待遇,但是他坏心思的不想去管,隐隐约约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意思。让你诱拐我,报应来了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突然就说结婚,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爸差点吓死。”

辰鬼接住妈妈递过来的一盆草莓,抱在自己怀里往嘴里送。一边吃一边嘟囔:“不是你们叫我和他相亲的,现在直接跨越那么多步骤,你们又不满意了。”

“让你相亲,又没让你结婚。”辰鬼妈妈表示这个锅不背:“是让你去看看人家孩子,要是觉得满意就往下处处。一次相亲多久?两个小时够不够?你们认识两个小时就敢结婚啊。你也不怕被人骗了。”

辰鬼不满:“还不是你们催的。”

“我们催你你也没有必要急到这个地步吧。”他妈恨铁不成钢:“我原来还以为你挺有骨气,要和我们抗争到底。结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等都不等,处都不处。当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刚刚在家门外面干什么呢?你们还在楼底下我就看见你了,结果就是不进来。好吗,一下子也等不住?”

辰鬼吃着草莓不说话。唠叨吧,谁让这是自己老娘,谁让自己理亏。姜还是老的辣,以后自己在楼底下就得做好防备,应该带着面具回家。

他妈还在那里碎碎念:“闻闻楼道里都是什么味,这让人闻见了我看你还有脸。”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真的不是欲求不满!!!

解释无果的辰鬼抱着快被自己吃完的草莓盆子走出厨房,看见站在那里跟站军姿一样的阿泰。

辰鬼叹气:“爸,你让他坐吧。”

他爸把酒盅放到桌子上,指着阿泰:“你问问他我不让他坐了吗?他自己不坐怎么能怪我?”

“不怪你。”辰鬼把盆子里最后几个草莓递过去示好:“怪他蠢。”

阿泰:???,鬼哥你不爱我了。

“坐吧。”辰鬼把手里留着的一个草莓给阿泰扔了过去。

还是有爱的,阿泰接住草莓,心满意足。

辰鬼妈妈端着炒好的菜从厨房里出来,往桌子上一放,在辰鬼父亲身边坐下了。辰鬼看那样子,乖乖的走到阿泰那一边坐下,准备一起同患难共生死。

辰鬼是很想把阿泰一个人扔在这边,自己过去和爸妈一起同仇敌忾的。但他爸妈明显也是把他打成和阿泰一伙的阶级敌人,没给他向组织坦诚的机会。他只能低着头数花生米,期待能把这一段用发呆的方法混过去。

“你见过他爸妈了没有?”

他刚数了五六颗,还没突破十颗大关,就被他爸叫起来。

“见了啊,人挺好的,对我不错。”

“哦。”他爸不说话了。

辰鬼觉得应该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他对那盘花生米下嘴应该不会被打死。他鼓起勇气用筷子去夹花生米,结果他妈把筷子一搁,他直接僵在那了。

“别吃了,你跟我过来。”

“干嘛呀妈。”他想吃饭,学校食堂不干人事,每天中午连点油水都没有,好不容易回家还不能吃饭。

“跟你妈过去。”他爸也发了话。

辰鬼望菜兴叹,无奈跟着进了卧室。

外面餐桌上,两个人接着沉默。辰鬼爸爸自顾自的喝酒,阿泰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一些措施,要不然待会自己老丈人借酒行凶自己只能束手就擒。于是他提议:“我陪您一起喝点?”

他老丈人一点没含糊,直接给他倒了一杯白的,拿原本准备喝果汁的那种杯子倒的。

阿泰:……

算了,拐走人家儿子当老婆这种事情活该千刀万剐,硬着头皮上。

卧室里。

辰鬼确认外面两个人开始拼酒以后就没再趴在门上听了,他妈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刚刚辰鬼给她的结婚证,一句话也不说。

“妈……”

“我总希望你能早点成家,却没想到这么早。你说你,怎么就……外面干什么呢?”

“喝酒呢。”

他妈一听见喝酒,有点不淡定,把结婚证往自己兜里一放,准备出去看看:“别又喝住院去。”

辰鬼心说你还不知道我老爹是个什么德行。怎么可能不喝酒。知道要喝酒你还让我进来,让我进来干啥?

姜还是老的辣,辰鬼眼睁睁看着自己亲妈的手放到门把上又放下来,重新坐到床上。

“让他们喝去,喝的多了我再出去问。”

辰鬼觉得自己一定得想办法通知一下在战壕里奋斗的那位队友。他趁自己妈妈沉浸在那本结婚证里的功夫给阿泰发了条微信,然后借口上厕所撤离。辛亏他家布局不像阿泰家里那么简洁明了,他悄咪咪躲进卫生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五分钟后,一个人进来直扑洗手池。

“我去,老铁,你这身上味的,你还真和他喝。”

辰鬼嫌弃的扇着空气,阿泰身上的酒味已经浓到让冰红茶都有点发酵的倾向了。酒精会刺激信息素,那张屏蔽贴已经没什么作用了。

“你爸让我喝我能不喝啊。什么事?”

“趁你没喝大早点走吧,要不然待会我爸妈两个人轮流上阵你解决不了了。”

阿泰把冷水扬到自己脸上:“这么怕我带不走你啊。别怕,你都已经是我到了。”

“陈顺吉你醒醒吧,谁是你的了。”

下一秒一张脸在他眼前放大,然后自己的唇就落入了某个人的嘴里。

“还说不是我的。”

评论(2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