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牛猫)老黄牛和懒花猫

点梗中的牛猫师生梗,一个小短篇~

ooc,别上升,勿转出LOFTER

————————————————

彭云飞觉得陈正正来越来过分了,他已经开始后悔收这个学生了。

硕导收的第一批的唯一一个学生就是陈正正,这真是此生的噩梦。

众所周知,作为一个高校老师,如果你是第一年做硕导,那么你的压力绝对不小。因为学生的成绩会直接的关系到你以后的教学生涯。如果你是个冷门专业的硕导,那么恭喜你,第一年收不收得到学生都是一个问题。

彭云飞恰巧就是一个冷门的不能再冷门的专业硕导,陈正正当年毅然决然的拜入了他门下。当时彭云飞还没有意识到这只懒猫的意图,只当一直以来无人问津的自己终于有了志同道合的人愿意和自己一起在学术的道路上策马奔腾,根本没想到这懒猫只是想找个好毕业的专业和好欺负的硕导。

如果你只有一个学生怎么办?彭云飞觉得自己只能供着。

陈正正一开始还不太敢明目张胆的作妖,只敢悄悄偷懒。后来发现无论他怎么作彭云飞都会给他收拾烂摊子,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放飞自我。从上课动不动无故不来至今没事到期末考门门挂科补考还能低空飞过,彭云飞尽职尽责一条龙服务。

陈正正乐得清闲,天天抱着一堆零食在宿舍里过醉生梦死打游戏的米虫生活。只有在彭云飞打电话要求他必须过去的时候才去实验室或者教室晃悠一圈。陈正正觉得自己这个导师彭云飞哪都好,就是太缺乏满足感。

君不见排位正到晋级时,导师电话忙催促。无奈挂机坑队友,赶到教室忙查看。导师讲台正端坐,底下竟然无一人。上前问,上前问,原来这是专业课!

只有他一个人的专业,只有他一个人的课!

陈正正无数次的问彭云飞对他都已经这么放纵了,为什么对专业课还要求他必须来。彭云飞轻轻一笑,说:“你不来上课我没有做硕导的成就感。”

陈正正无言以对,只能配合。后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彭云飞还特别会卡点,专卡晋级赛给他打电话。原本课表上没有课也能把他拉到实验室坐着。跟他一起上分的姜狗被他动不动挂机的行为坑的苦不堪言,到最后直接拒绝他的排位邀请。

晋级赛永远打不上去的陈正正生气极了。坐在实验室里对着彭云飞也没有好脸色。

“正正,怎么了?”

“都怪你,我又打不了游戏了,又上不去王者了。”

彭云飞说:“这你也不能怪我。今天院长说要巡查,你必须在这待着。”

陈正正委屈又生气:“院长一个月巡查三十天!”

彭云飞被这只委屈猫弄得没办法:“那我陪你打?”

“你?”陈正正表示怀疑。

“我很强的。”彭云飞把仪器收拾好,招呼陈正正:“走吧,去我办公室。”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师生之间亲密友好的队友关系。不得不说彭云飞上单是真的强,让作为中单的陈正正可以浪的飞起。就是彭云飞和姜狗一样,都有一个毛病,菜还老想打中单。这种时候陈正正就会直接一个换位发过去,那边通常会同意。

啊,多么美好的研究生生活。陈正正简直要为当初睿智英明的自己点上三十二个赞。看他选专业选导师的本领多好。

彭云飞表示我就笑笑不说话。

就这么混着混着,陈正正就上了两年半的研究生。还有最后半年,他就可以拿着金光闪闪的研究生毕业证外出就业了。但这要取决于他的毕业论文能不能通过。

就他那五天晒网从不打鱼的学习态度,指望自己写出一篇过得去的论文基本没有可能。除非他突然被哪个大牛魂穿附体。排除这种玄幻事件,他论文唯一能通过的方式就是拿个不是他的论文。

还有什么比自己亲爱的导师彭云飞手中那几篇热乎乎的,还没来得及发表的论文更适合他。为了给自己的研究生生活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陈正正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那几篇论文中的某一篇属上他的名字。

所以陪自己导师出个国开个会,当然也是学生义不容辞的责任,反正彭云飞也会把他照顾得好好的。

此时他就坐在行李箱上,美得都已经快冒泡泡了。彭云飞像个老黄牛一样任劳任怨的拉着他往前走。这里异国他乡的,陈正正觉得自己还是要在导师的保护下行进。坐在那里心安理得,要不是怕国外的警察不太友好,他直接就哼起小曲了。

到了酒店,彭云飞连上网就开始开会。陈正正打了两把游戏,觉得无聊,放下手机去翻酒店赠送的水果饮料。他琢磨着该怎么和彭云飞开口去谈毕业论文的事情。是应该委婉点还是应该臭不要脸点,这是个问题。

陈正正最后看上一盘葡萄,吃得不亦乐乎。彭云飞那边好像已经开完了会,半天听不见说话的声音。陈正正疑惑的去看办公桌那边,彭云飞还在盯着电脑,就是那一线天的眼睛实在看不出他是在专心致志的看东西还是在发呆。

陈正正决定过去关心一下他的导师,端个果盘凑到近前。彭云飞正在浏览论文,那论文陈正正也见过,就是彭云飞还没发表的其中一篇。

“懒猫,就这个吧,别的你也不可能写出来。”

“行。”陈正正的头点的和拨浪鼓一样:“有就行。”

“好吧。”

彭云飞开始修改一些词句,陈正正站在他身后看。其实陈正正根本就看不懂,但是这个时候还是要做个样子的。他一边往嘴里送葡萄一边看彭云飞“啪啪”的打字。

“懒猫。”

突然被叫绰号的陈正正赶紧答应。

“你读个博吧,我没有博士生。”

陈正正懵了:“啊?”

“不愿意啊,不愿意不属你名了。”彭云飞直接把文档关了。

“别啊别啊。”陈正正赶紧拉住彭云飞准备关上电脑的手:“老板,你可不能过河拆桥,没有你我毕不了业啊。我已经混了三年研究生了何必再让我混三年博士呢。这对你没有好处。”

彭云飞不为所动。

陈正正觉得自己无论怎么样也不能被博士生这个身份给栓死。再读三年他就真的要疯了。但是硕士不能毕业他这三年不就白读了,那样也不行啊。

陈正正退一步:“还有啥别的要求吗?除了这个我都能满足。”

彭云飞重新打开文档:“那你和我在一起吧。”

“啥?”

慢着,和当博士比起来,好像这个还可以接受?

很多年以后,陈正正问彭云飞当年是不是特别讨厌不学无术只想混吃等死的自己。彭云飞的回答让他一度怀疑人生。

“那篇论文本来就是给你写的。”

“院长也没有天天巡查。”

“我也不是被学生随意揉捏。”

“我就是追你而已。”

所以,这是一个老黄牛不动神色吃掉懒花猫的故事?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