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无法无天)被一只瘸腿哈士奇盯上了怎么办?

点梗产物,瘸腿西法x保姆夏天

懒得考古所以写动物梗(这是惯用手法233)

ooc,勿上升,禁转

————————————————————————

夏天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路西法那只二哈给盯上了。

他遇上路西法的时候路西法还没瘸,四肢粗壮身体健康,吐着舌头蹲在马路边上打量过往的行人。旁边还有不知道哪个多管闲事的人给摆放的碗,活生生一只叫花子狗也不知道扔给这只狗的钱最后都去了谁的手里。莫不是理解错误,这不是被抛弃的乞丐狗,是宠物店新推出的营销手段?还是无良主人想出这种办法增加收入?

毕竟那只哈士奇当时看着既不脏也不瘸,就是头顶上那紫毛实在有点非主流。

好奇心泛滥,夏天跑过马路去看,哈士奇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木制小牌。

Lucifer

还有英文名字,夏天觉得这狗对英文不要好的自己不太友好。

路西法吐着舌头看着夏天,夏天被一只狗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扔了两个硬币进碗。路西法摇摇尾巴,大脑袋往他身上蹭。夏天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这只二哈头上的紫毛。哈士奇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夏天简直有一种把这只哈士奇拐回家的冲动。

俱乐部不会让养这么大的一只狗的,夏天看着坐在那几乎到自己胸口的哈士奇,遗憾的摆摆手:“我先走啦,你也早点回去吧。”

哈士奇歪着个脑袋,吐着舌头看着他,夏天表示自己真的对这种蠢萌蠢萌的大狗狗没有抵抗力。

第二天出门买饭的时候,夏天又遇到了那只哈士奇。他昨天晚上回去特意查了那个Lucifer的中文释义,路西法。这名字听着还挺潮,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怎么给起的。

今天这只哈士奇有点不一样,不像昨天那么神采奕奕的坐着,而是采取一种自我保护性的姿势,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 把自己的两条后退藏住,对来来往往的行人漏出戒备的目光和锋利的牙齿。

夏天想要试着绕到那只哈士奇的身后去看它的两条后腿。哈士奇露出獠牙盯着他。可能是这只狗很有良心的想到夏天昨天扔的那两个硬币,在僵持了三分钟后,把身体舒展开来。

夏天蹲下去查看,哈士奇的左后腿明显是断了,血肉模糊一片,原本光滑的皮毛被血污黏在一起,看着就让人觉得疼。

夏天看得有点心疼,伸手去摸这只哈士奇的。哈士奇温顺的趴在地上,让夏天抚摸他脑袋上的紫毛。

“狗……”不行,这么说好像骂人一样。虽然不知道这只哈士奇听不听得懂,夏天还是决定调整一下自己的措辞。

“西法,你不许咬我,我带你看医生好不好。”

紫毛哈士奇往他身边靠了靠。

然后夏天就开始了整整一天的悲伤操作,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紫毛哈士奇还有赖上他的打算。

先是抱着这只哈士奇上了出租直奔宠物医院,被出租车和大夫轮流批斗,内容无非是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的狗狗害路西法被车撞这种。夏天心里一百个冤枉,好几次想说这不是自己的狗,都没说出口。

到最后看不想去的人反而是路西法那只紫毛哈士奇。可能是看夏天被训得可怜,路西法拖着个伤腿挪到他身前,满眼凶光的看着那些训他的人。夏天被这只狗的保护姿态撩到了,脸都差点红了。反正这只狗好像也没有人要了,要不然也不能就这么扔在街上不管死活,自己养也是可以的吧。

俱乐部不会同意他养狗的,何况还是这么大一只哈士奇。算了,把这只哈士奇照顾得健健康康也就不错了。

被撩到的夏天尽职尽责的做着路西法这只瘸腿哈士奇的保姆,一日三餐送货上门,复查敷药各个到位。为了照顾路西法,他还专门没什么要求的小破旅馆里开了一个星期的房间。就是路西法搞出来的所有东西都必须是他自己收拾。不过这也无所谓,毕竟是为了照顾路西法,夏天还是有这个心理准备和思想觉悟的。路西法从此避免了风吹日晒雨淋的生活,住进夏天给他弄得舒舒服服的小窝过大爷一般的日子。

这种生活就应该一直持续下去。路西法用嘴接住夏天抛给他的玩具球,愉快的打了个滚。夏天头疼的把他抱起来扔到沙发上。路西法哪都好,就是容易掉毛这个毛病实在过于要命。这么一滾,满地都是狗毛。要是让旅馆老板看见,绝对当场把他和路西法双双赶出门外。

不过路西法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虽然走路还是有点一瘸一拐的,但是总算能走动了。路西法要是离开这里应该也可以活得很好。毕竟没有遇到他之前,路西法也早已经不知道在马路边上坐了多久。

想到要分开,夏天眼里满是不舍。路西法一瘸一拐的走到他身边,用鼻子去碰他。

“西法,你以后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啊。别再自考往马路上乱跑了。”

路西法喉咙里发出两声低沉的呼吸声,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理解夏天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夏天就带着路西法去了宠物医院复查,确定路西法已经没有大碍之后,夏天觉得有必要让一切回归到正常的轨迹了。

夏天带着路西法回到他遇见路西法的那条马路边上,带着点不舍摸了摸哈士奇头上的紫毛。哈士奇不解的看着他,好像是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湿了眼眶。

“傻狗。”夏天狠狠的蹂躏了那抹紫发。把之前被自己拆下来收着的名牌重新戴在路西法脖子上。

Lucifer,夏天觉得自己这辈子估计是忘不了这个单词了。

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夏天听见属于路西法的声音。

“汪!”

夏天回过头向它摆摆手,踟蹰了一下,两根手指点啊点的,最后还是把自己揣在兜里的玩具球朝它扔了过去。

坏狗,这个念想也不给我留。

路西法向以前很多次一样轻而易举的接住了球,等它转过身准备向往常一样迎接夏天夸奖的时候,它突然发现,夏天已经不在原地了。

夏天又走了。

路西法站起来,拖着一条瘸腿,开始尽力的朝马路对面飞奔,重复它一周前做过的事情。那个时候夏天也这么转身离开,他没追住。这次,绝对要追上去。

便利店里准备买两瓶可乐正在结账的夏天眼睁睁的看着那只二哈从原地站起来奔跑,一辆车过去,挡住了他的视线。

夏天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好像一不留神就要蹦出来。他头上已经全是冷汗,他第一次上场打比赛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傻狗,呆狗,笨狗,蠢狗,你知不知道他们都说你上次能捡一条命就很幸运了。不要命不准备活了是不是。

夏天觉得自己也瘸了,而且应该瘸得比路西法还厉害。要不然他不会觉得天旋地转一步也走不动路。等他好不容易走出便利店,路西法好好的站在马路中间看着他。

夏天没忍住,眼眶一下就红了。

路西法歪着头看着他,嘴里还叼着他刚刚扔出去的球。

“傻狗,回家啦。”

被一只瘸腿哈士奇盯上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带回家呗,还能怎么办。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