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18)

ooc,勿上升,禁转出LOFTER
————————————

“你们俩干啥呢!”

寒夜破锣嗓子一声吼打断了小两口的花前月下。神男有种干了坏事被家长抓包的感觉,他赶紧挣脱开雨——雨不怀好意的两只爪子,把雨雨一个人留在那,自己溜了。

反正晚上又不是不给抱,急什么。

寒夜也没有真要收拾他们两个的意思,纯属闲的没事外加羡慕嫉妒。雨雨被他假模假样的训了两句以后挥手放走,把自己那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换掉以后也上了保姆车。

这场大戏还没拍完,现在只是完成了拍摄的一半。不过明天就没他什么事了,作为一个被绑架的人质,今天有关他的片段已经拍得差不多了。要不然明天再被这么绑上一天,他可以直接选择跳崖自尽了。

明天的戏主要是辰鬼和无痕。辰鬼这会正被压着在寒夜那讲戏,保姆车里只有他和无痕。无痕闭着眼睛歪靠在靠背上,看起来像睡着了一样。

好无聊啊。雨雨拿出手机,反正他明天也没戏,还必须被压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如约上小男友出去风流快活一圈。当然,想去太远的地方是不行的。不过新婚燕尔小两口,在哪都能愉快的玩耍对不对。明天上午要不试着和寒夜请假翘个班?反正明天他也就几个镜头,下午回来拍也来得及,还是上午先拍下午翘班?

梦想是美好的,但事实证明这个梦想是根本没有办法成真的。这场戏拍得麻烦,工作人员一个都不能缺席。寒夜就算能准雨雨的假,也不可能放神男出来。雨雨权衡之下,决定明天好好的再装一天乖宝宝。毕竟人在剧组,还有机会。

第二天清早六点,天刚蒙蒙亮,一行人就又到了地方。荡浪和寒夜早就来了,正在商量最后的拍摄细节。这场戏对辰鬼来说有点动作要求,既要变先出曾经一线的风采犹存,还得有点多年文职导致的力不从心。

这块原本按照设定就是城郊,这几年发展之下这小地方早就成了没人愿意理的城边村,荒废的道路和倒塌房屋构成的废墟构成一座座崎岖的小山丘。荡浪由给辰鬼演示了几遍如何翻越这些小山丘,辰鬼心里还是有点怵,他懒得一批,这种活做得必然不太利索。寒夜准备直接用长镜头把这段拍下来,包括他行走和见到吴昊以后的部分,难度不可谓不大。寒夜准备直接用长镜头把这段拍下来,包括他行走和见到吴昊以后的部分,难度不可谓不大。

无痕按照安排到昨天挖好的那个坑旁边等着,为了给自己找感觉他还接着动手把坑稍微弄了弄。小羽和寒夜商量了好久,觉得还是有必要给雨雨捆上一个小时。然一是容易准备好的穿帮,二是不绑演员不容易进入状态。

各方就位,寒夜一声令下,开拍。

辰鬼原本在警车里坐着,听到指令立马打开车门,干净利索按照规划好的路线,着手把门拍上。留下一句“别跟上来”,就开始在废墟上翻山越岭。摄影师扛着设备按照规划好的路线跟着他,刚走了不到十步,寒夜叫停。

“太难看了,怎么和狗熊一样,潇洒点啊兄弟!”

这几个月吃NG是家常便饭了,辰鬼没什么心态波动,下来准备再来一条。这回刚开始倒是没什么问题,他也渐入佳境,结果走到最高处的时候脚下突然一滑,直接摔倒在地上。

可能是昨天那场戏的原因,原本应该干燥的地方变得湿漉漉的。他心里着急,走得有点不稳,直接摔了。初步估计应该是脚崴了,寒夜没喊停,他也不敢做点什么。拿手肘在地上一撑又站起来。这一下疼得他满头大汗,配上眼神里那股劲,效果出奇的好。

小羽一直在寒夜寒夜身边盯着,原本已经想要叫停了,但寒夜把他拦住了。那态度很明显,这段可以,寒大导演不想停。

你mmp啊!小羽在心里咆哮,但拍摄时候导演最大,他也没办法。事后再看片子,小羽不得不承认寒夜是明智的。

陈秋凡当时心里因吴昊而起的焦急、痛苦、克制和他因为自己身体不复当年所引起的不甘,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委屈,都不是辰鬼很容易能表现出来的。这一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简直是老天爷成全,失误变成完美,也避免了一摔过后演员心态的不稳定性。

寒夜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设备,他这一条就不准备挪窝,下一条再挪到那个坑旁边去。该嘱咐的早就嘱咐过了,该安排的也早就安排了。这会再去也没什么作用。医疗队早就在他的示意下跟上了辰鬼他们,只要一拍完立马就上去。荡浪也一直跟着辰鬼那边,确认到位之后立马用对讲机通知了无痕那里。

接到指令后人质雨雨立马开始用手里的石头割绑着自己的绳子。这是他准备逃脱的一种行为。同时也要说台词去分散吴昊的注意力。这段戏从最开始寒夜选中人之后的黑暗一月起就开始准备。寒夜和小羽给他讲戏讲了无数遍,他自己下去琢磨也废了不少时间。每一个细节都刻在他脑海里,就等着现在呢。这边能开拍就说明辰鬼那部分完成的不错,这场戏要是折在他手里,寒夜绝对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扑上来掐死他。

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也为了以后和神男的幸福生活,雨雨决定这场戏绝对要拿出自己的最佳状态来。

三十秒过后辰鬼出现在雨雨的视线里。他开始说台词:“我说你别看了,看不出花来,昨天就那样了,你要埋干嘛现在不埋。”

无痕也进入了状态,抱着铁锹最上面那一段坐在他挖出来的坑的旁边,铁锹的下半部分就在坑里。看着那把铁锹出神,不准备搭理自己这个俘虏。

吴昊半生的时间走马观花一样的在无痕脑海里闪过,小时候的父母,后来不算顺利也不怎么开心的求学生涯,然后是进入警局,陈秋凡和余烨开始频繁的出现,现在他坐在这里,准备活埋其中之一。

余烨稍微扭动一下,让自己不安分的手藏得更严实:“我也不知道你杀我干什么。我守法公民 什么也没做过,还有个在读书的弟弟。我弟弟很傻的,没有我估计都活不下去吧。”

是啊,弟弟,余烨还有个弟弟。那个弟弟他见过的,他曾经在踩点的时候见过,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吴昊握紧了手中的铁锹,然后又松开。

雨雨接着说余烨的台词:“老陈估计得让你气死。他一直觉得你是最有天赋的那个来着,结果你就做这事来了。”

“别提他。”

余烨像是诧异他的反应:“你还不敢提老陈了。”他努力的扭头,想要去看看那个人此时的神情,但他看不到,无痕,或者说吴昊的脸被隐藏住了,从他这个角度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躲在一堆废墟后的陈秋凡。吴昊和他相反,什么都看得到,就是看不到身后的陈秋凡。

余烨眯着眼睛,透过树梢去看太阳:“我要是你现在就跑了。”

“跑不掉的。”

余烨努力的点点头:“也是,你也是做这行的,知道跑不了。你还不埋啊?老陈他们估计找到你了。你挑得地方不好,好找。”

那边没有声音。

雨雨在心中默数了三秒才开口:“你该不会一开始就没想杀我吧。”

那边传来轻轻的笑声:“谁知道呢?可能吧。”

“那你把我放了?”

“那也不可能。”

身边开始传来脚步声,吴昊过来拉他,准备把他拉到坑里,而他还没有把绳子弄断。不过陈秋凡已经找了隐蔽的位置。

吴昊笑得很阳光,眼睛里却透着一种无奈和死寂的感觉:“我等的人快到了,我们走吧。”

“们在哪?”

吴昊脸上的笑容没了,恢复平静:“我迟早会和你到同一个地方去的。”

余烨于是放下了手中的石头,闭上眼睛让他拉着走。

陈秋凡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扔在地上,把枪上膛走了出去,原本对着吴昊后背,后来又被他背手拿在了身后。

“把人放下。”

寒夜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透着喜悦和兴奋:“过了!”

我的苍天呐,多久没这么痛快的拍戏了,辰鬼和雨雨同时长出一口气。工作人员上来把他们三个的位置固定好,他们三个就算被暂时解放了。医疗队的立马上来,围住辰鬼看他的脚。雨雨还没注意到辰鬼的状态,一解开就撒开了欢去找神男了。

“骨折了。”

无痕原本还在状态里没出来。下一场的戏相距也不远,就是等寒夜过来这点时间而已。保持状态有助于今天的拍摄。结果刚转身就看见早上还好好的人这会窝在椅子里,随组的医生正给他上药。辰鬼疼得一缩一缩的,他一下就从那状态里出来了。

“没事吧你,别拍了,回吧。”

辰鬼想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他:“老铁,你是不是傻了。将就着拍呗,我都跳到这了。下去打个石膏回来怎么拍?”

“反正你就站着,只拍上身不就行了。”

“老铁你现在这么不敬业的吗。”辰鬼觉得自己看见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

无痕蹲下去,把他的腿放到自己膝盖上,轻轻吹了两口。也不知道是药的缘故还是他吹着有奇效,反正感觉是不那么疼了。清凉的感觉开始出现,辰鬼眯起眼睛:“老铁,你对我有想法啊。”

无痕身体一僵,手也不敢再往辰鬼腿上放了。辰鬼原本就是日常一皮,结果好像还真的皮到了地方上……

寒夜这个时候拯救了他们两个。心情激动的导演上来就把无痕拉开,抱住辰鬼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么么哒。辰鬼当然要躲,结果被伤脚拖累,根本跑不了,还是无痕把寒夜拉开的。

“我草无痕你个狗儿子你干什么!”

“你来晚了老铁。”辰鬼笑眯眯的对寒夜挥手:“小辰鬼名花有主了。”




评论(9)

热度(39)

  1. 時坂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蠢椿
    赞美mix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优秀…自我检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