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假如他是一只猫——西米

ooc,勿上升,禁转
感谢之泽提议的松鼠猫~
————————————————————

拖米觉得自己一定是最近猫变见多了所以遭报应了。或者是春天真的来了,该发情生育的时候到了。

他现在正被路西法抱在怀里撸着,少年人的手抚摸着他脖颈处的软毛,有点痒。松软的大尾巴上下摇晃着,

路西法一边撸着他一边和人微信,他支起耳朵听着。

“这啥猫?怎么养?”

对面也是语音,这声音拖米也特别熟。

“握草兄弟你哪来的松鼠猫?配种多少钱一次?”

寒夜这个狗贼!西法,别犹豫,拉黑他!

那狗贼说这我什么来着?松鼠猫对吧。尾巴又大又长,前短后粗,真像松鼠尾巴,也像安琪拉的辫子。拖米瞅瞅落地镜里面那只漂亮的不能再漂亮的猫,得意的摇摇蓬松的尾巴。

可能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变成一只松鼠猫的原因。这两天为了给他冲个国服安琪拉真是要了半个开平路的命。他正想着这茬,路西法就不识好歹的开口说话了。

“米哥,你现在人变成这样,国服绝对要体验卡。”

拖米刚刚才回想到上国服的艰辛,还没想到自己国服安琪拉是否会因为无法巩固变成体验卡的事情。不过那已经是小事了,他觉得现在最应该麻烦自己接下来这一周要怎么活。路西法是个连蛋炒饭都能炒出问题的人,让他养自己,养得活吗?他不想成为寒夜第二啊喂。

路西法抱着他坐到沙发上,问他:“米哥,你晚上直播怎么办啊?”

直播?这个时候还纠结直播?鸽了吧。

路西法自顾自的说:“要不我抱着你播吧,应该也行。”

拖米想,播什么啊,让我在那看着你打游戏一动不动不出摄像头?你等我睡着的时候直播我睡觉倒是可以。像毛毛那样,应该也不错。

在拖米考虑自己这一周的喵生大事之时,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拖米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从变成猫起就没吃过饭。

说起来真是让人眼泪汪汪的猫变经历。昨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开着直播打着游戏,做一个敬职敬业的游戏主播。播到他的小伙伴纷纷跳车以后愉快的下播。结果刚把电脑关了,他就“咣”的一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为什么是“咣”的一下?因为他变成猫的时候正准备离开椅子去吃他的外卖。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条大长腿瞬间缩短,整个人“咣”的一下,垂直落在地上,差点没把地板砸个大坑出来。

路西法昨天晚上还和橙汁夏天他们几个出去聚会去了,并不在家里,无助的拖小喵吭哧吭哧的从地上站起来,窝在墙角等他。好不容易在子夜时分听见门口有响动,赶紧跑过去蹲在门口,挺立上身准备卖萌,结果路西法一开门,拖小喵的心拔凉拔凉的。

可能是萌的过分了。路西法当时的反应并不是“这是谁家猫怎么这么可爱”,而是大喊一声,后跳两步用食指指着他喊:“妖怪!看你哪里走!”

喝……喝多了?

拖米看着路西法摇摇晃晃的走进家门,歪在沙发上扯衣服领子,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这小混蛋,早就教育过他不要喝多,还是喝成这样回来了。

“米哥,米哥。”喝醉了的路西法开始寻找他的米哥。

算你小混蛋有良心。拖米决定不计前嫌过去照顾他一下。他把自己抬起来的两只腿放下,恢复了四只腿走路的模式。爬到沙发上,准备过去试着舔舔路西法的汗珠。

他也没办法啊!但是他是只猫啊!猫不就是用舔的吗!

路西法的做法是站起来指着他喊:“妖怪,说,你是不是把我米哥给吃了?”

小混蛋!我就是你米哥!

不能和醉鬼一般计较,他走过去,抬起前肢去碰路西法的手。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他猫变以后无师自通就学会了怎么站立卖萌,比那几个只能四只脚着地否则就走不了路的不知道好了多少。他用两只爪子一起握住路西法的手。路西法犹豫了一下,没直接把他甩出去。

“你是我米哥?米哥你猫变啦!”

谢天谢地,小混蛋你可算醒悟了!

“猫变了,猫变了,猫变了那睡觉啊。”说完,路西法直接往地毯上一躺,还不忘把他也带倒。等他挣扎着从路西法胳膊底下爬出来,路西法已经睡得十分之香甜了。

小混蛋!!!你混蛋混蛋混蛋!!!

小混蛋这么混蛋,他一只猫能有什么办法。拖米拿尾巴把自己围起来,他的尾巴很长,把自己围住以后还能稍微余出来一点,他故意把那一点伸到路西法鼻子底下。路西法一挥手,直接把他尾巴扇下去了。

小混蛋我这么漂亮的尾巴你竟然给我扇下去!拖小喵很不爽,原本围着自己的尾巴全搭到了路西法脖子上面,就像给路西法的脖子盖上了毛绒绒的被子。

所以路西法一觉醒来就感觉自己被泡在了水里,整个脖子上全是汗,还有喘不过气来的危险。他把脸往旁边一扭,拖小喵的屁股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他米哥啊。

然后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还在睡梦中的拖小喵被路西法直接抱起来放在怀里撸毛。等拖小喵清醒的时候寒夜那个狗贼就想拿他去配种!

他才不跟那些没他漂亮的土猫配呢。拖米舔舔自己的爪子,再一次对镜欣赏自己的美貌。

不过再漂亮的猫也需要吃饭,昨天晚上的外卖他也没吃上,今天早上路西法也没给他准备吃的。拖小喵不开心的蹭着路西法。

“米哥你饿了啊。”

拖米差点热泪盈眶,西法,还是你懂我!

“我看看,这有外卖,米哥你应该能吃吧。”

不好意思,定的是朝鲜面,现在已经被泡成乌冬面了。拖米表示他没有那个勇气以身涉险去品尝一晚没来得及放进冰箱可能已经酸了的面。

“那吃蛋炒饭吧。”

等等,小混蛋你把那碗乌冬面,不是,朝鲜面扔了干什么。不能浪费粮食啊!吃这碗乌冬面起码不会死啊!

路西法把已经徘徊在炸毛边缘的拖米放到地上,自己进厨房折腾去了。拖米在厨房门口焦急的打转。作为一只猫,拖小喵既不想进随时有爆炸危险的厨房,也不想丢掉自己男朋友过早逃命。所以他机智的选择徘徊在厨房门外,路西法要是活着出来他就求表扬,里面要是有爆炸的迹象他到时候再逃命不迟。当然,路西法要是端着蛋炒饭出来那也是需要跑的。

猫肯定是跑得快的,拖小喵自信的想。

里面的路西法手一抖,一个鸡蛋直接全掉在了地上。

事实证明猫变以后跑得快不快可能跟原来的速度有关系。作为一只多年不运动,一天到晚打游戏的游戏主播,拖小喵的速度就如同他把把吃鸡的梦想一样不现实。被抓回来吃那盘蛋炒饭的拖米是奔溃的,但内心的拒绝抵不过男朋友的强行摁头。

小混蛋你这蛋炒饭里有鸡蛋壳啊!拖米在心中发誓自己日后恢复人身必定要狠狠的报复回来,在路西法的饭里下芥末!

“米哥你再多吃点啊。”好像是看他挣扎的不够剧烈,路西法端起盘子,按住他的脖子,拖小喵的脸一下子就进了饭盘。这下不光是嘴,连他英俊的脸漂亮的毛都被这盘蛋炒饭玷污了!

快窒息了啊小混蛋!再不松手你就要给我收尸了!路西法这小混蛋好像一直忘了和自己建立联系啊!我当初为什么要逃自己的生理课,这小混蛋就是不靠谱!

拖米拼命的在满盘蛋炒饭里摇着脑袋进行挣扎,屁股翘得老高,大尾巴一摆一摆的以便于自己头部用力,等到他的鼻尖已经碰触到盘底时,路西法终于松开了手。

小混蛋,你看我以后还能让你上床!拖米甩了甩脑袋上的饭粒,混蛋啊,这么漂亮的毛啊!

臭美的拖小喵很生气!不用等变回来了,待会他就想办法去厨房折腾一回,反正他是一只猫,家里也没有猫砂盆对吧。

他刚准备悄悄的往厨房走,就被路西法抓住了自己又长又大又蓬松,漂亮的不要不要的那条尾巴。

“米哥,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想什么我不知道啊。”

拖米几乎用半条命的代价证明,那些路西法没有逃掉的生理课终究还是起了作用的。

小混蛋!哼!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