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21)

爱老椿!!!
么么哒!!!

mix爱我别走:

xjbyy ooc
拖稿致歉tut


*


林立(21)

辰鬼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对方干燥的嘴唇在他额头轻轻滞留了一秒就离开了,两个人相顾无言,辰鬼以为无痕马上就会因为害羞跑路,但他没有。可他也没再说什么,镜片下的眼睛闪着光,嘴唇抿成一条线,和他俩刚见面的时候不太一样,少了卑怯感多了侵略性。

他们在屋里沉默着,屋外隐隐有秋蝉叫声,辰鬼还记得夏天时候他们那股精神劲儿,像支交响乐队吵得他睡不着,然而入了秋那点噪音就不剩些什么,只有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周围静的可怕,只有彼此间的呼吸声,蝉声也像呼吸声,喑哑着抓着他俩的心,辰鬼觉得他俩现在听到的都是一种声音,也可能想的是同一件事情。他早有预感,自己就是最后决定命运的变量。

辰鬼有很多种选择,唯物唯心,事业和感情,两者他都想要。

他这才明白之前他所纠结的,从来都不是性取向带来的悸动,他早就有了意愿,拦住他的是对未来的打算。这个世界和娱乐圈对同性感情的接纳度并没有宽容到让他肆无忌惮去和无痕谈一些很,飘的东西。

“来,解释一下。”最后辰鬼还是先开了口,他现在冷静下来了,事情得聊清楚。

有句话叫听天由命,他做不来的选择就干脆推给对方。

无痕面无表情的脸上隐隐有些动摇,他盯着辰鬼喉结微微滚动,眼珠也不安地颤抖着:“我喜欢你。”

说完他的视线就开始发散,刚才塑造了半天的镇定破了功,辰鬼迟迟没有回复,他的手就悄悄攥了起来,“我觉得你应该明白了。”

“嗯,我也喜欢你。”辰鬼冲他抿着嘴唇点点头,“然后呢。”

无痕以为辰鬼在和他开玩笑,头干脆撇开:“没然后了。”

毫无意义的对话。

“那你表哪门子白......”辰鬼仰头长叹,“咱俩试试?”

无痕一脸震惊地看他。

辰鬼没来由的觉得心累,扬起嘴角拍拍无痕肩膀,“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现在睡觉,有话明天说,好吧。”说完他就钻进被窝,看无痕还坐在床上发愣,拍了拍身边的枕头,“来,一起睡觉。”

无痕见了鬼似的直直躺下来,辰鬼关了灯,屋里一下子暗下来。

过了一会儿无痕才默默说了晚安,这是他俩在剧组的习惯,一开始是客套,后来是矫情。之前一直是辰鬼主动起头,辰鬼要是忘了无痕就默默补上,跟做礼拜似的例行任务.酸的要命。

辰鬼没回他,无痕当他睡着了,翻了个身也闭了眼打算睡了,十秒之后又认命似的睁开眼睛。

心脏跳得太快了,人生第一次告白啊。

“我认真的。”无痕正脑子里呜哩哇啦循环刚才辰鬼说的话,对方突然出声把他差点吓出病来。

大半夜的,怎么还一阵一阵的。

他应了声,辰鬼就接着说下去,“咱俩吧,这感情来的挺突然的,不过呢,这就算成功对接了是吧。”

无痕悄悄把身子翻回来,辰鬼是平躺着的,他现在也一样。天花板被窗帘缝隙泄露出来的月光打亮了一小块,他就怔怔地盯着那块小小的墙皮,不知道辰鬼现在是不是也睁着眼睛,看的是和他一样的东西。如果对方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是认真的,他也一样不安了,又开始后悔刚刚那么鲁莽就告了白,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一定会说的。

他还是会说的。

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他隐忍太久了。他觉得自己木讷的表情能够掩盖自己的眼神,背对着对方心情就不为人知,但很多情绪的泄露都是无声的,他稍晚回来故意放轻的脚步声,替对方掖好的被子,削好切成块的苹果——他之前都从来没这样干过。不正常的,或许说,异常的,不是面对好友的心情。

更何况将真相败露的也不是那句俗套的告白,是本能让他暴露的。

“不过呢,咱俩这情况吧也挺特殊的,我现在算是个公众人物吧,过几个月你也是了,要是顺利等你毕业手续都办齐寒夜估计也要签你的。”

不一定。无痕心里想,话说到这一步就已经很清楚,可他还是听辰鬼说完了。

“我呢,真要这么谈的话也是第一次,本来打算单一辈子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结婚的打算啊我还没想到那一步,我刚说了咱俩公众人物,这种东西很危险,但是我觉得如果咱俩这么凑巧都,你明白吧,对接上了,不搞有点可惜,你说是不是。”

“所以呢,咱俩可以试试,我是这么想的啊,怕你尴尬刚才就自作主张了,现在黑灯瞎火的,你想说啥别害羞。”

“那现在就听我一句话了呗?”辰鬼听他的话里有笑意,“嗯,就你一句话了。”

下一秒无痕直接凑过来吻在他的唇角,辰鬼眼前那块正发着光的墙皮就被黑影取代了,他一瞬间头脑有些混沌,上一秒脑子里是对方刚说过的,

“那就,好。”

--

他俩在一起的消息没告诉别人,剧组那几个都是管不住嘴的大喇叭,等知道了还得想方设法让他们闭嘴,多了就是麻烦。反正他俩就猫在这么一个小小公寓里,与世隔绝的,干点什么都没人知道。昨天他俩又聊了好多没用的,等真要睡觉的时候看了眼表都三点了,第二天十二点才被一阵电话铃声闹醒。

电话是辰鬼的,Gemini时隔一个多礼拜终于给他来了一个电话——之前都是微信联系,毕竟他最近养病也没什么事做。无痕看天色就知道不早了,赶紧起床洗漱,剩辰鬼一个人接着瘫在床上。

Gemini打来电话那一定是有了新通告,所以即使辰鬼刚刚还处于被吵醒的低气压状态,怨气也能在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后天下午接你去做个专访,顺便拍套片子。”是Gemini一向的直白口吻,也不忘关心关心,“你最近腿恢复的怎么样?”

“还行挺好的,我都打算明后天就开始跑步了。”辰鬼说到这有点愁,“这几天又胖回去了哈哈。”

“那你抓紧的吧,今天就跑吧别等明天了,后天还得上镜你自己掂量着点。”Gemini柔软的外皮彻底揭开,现在终于暴露出了恶魔本性,辰鬼早知道他这一套,别人给个巴掌再给枣,他家这位给完枣就给巴掌,也不怕人跑了,手下几个艺人都是这么教出来的,除了......

“无痕在你边上不,他最近也挺好的吧。”得,这不就来了,Gemini对无痕算是始终如一了,不知道是不是顾着老师的面子,估计也是真的喜欢。

“啊,他在屋外边呢,我叫他过来?”无痕最近当然好啊,都泡到你的宝贝小辰鬼了能不好吗。

Gemini语气一下就柔和下来,“那没事不用了,你就替我跟他说学校的事我办好了就行,你这几天好好锻炼啊,以后你就要走颜值挂了,身材是本钱懂吗。你要有事就微信联系我,我这边儿一会儿就开始了,先挂了。”

辰鬼面无表情:“拜拜。”说完就再次滑进被里,随手点开微博搜一搜,没什么新鲜事。

自打上回寒夜和屿秋闹了乌龙以后,娱乐圈好像一直也没什么大事发生,要说有什么大事也就是哪家巡演圆满闭幕,xx电视剧或xx电影正式开机,他也经历了一遭了,实在算不上什么顶级流量。点开未关注人消息又是清一水的小作文和鸡汤,之前在他还没火的时候每一条都是要好好品的,因为总共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后来人气上来了私信天天9999+就再也没看过,一方面是太多了没时间看了,一方面是真的看腻了。他算是偶像又不是偶像,和粉丝之间的感情很复杂,感谢之情是有的,私信是懒得再看了。

尤其是刚出事那阵子,私信不是鸡汤就是骂他活该的,他这人抗打击能力特别强,真要说喷子来的话一点也不虚,只是当时为了逃避现实卸了微博,每天沉浸在无脑美剧里哈哈哈哈。

无痕洗漱完了推门进来,“谁的电话?”

辰鬼靠在床头看他,额头上水珠都没擦干,一点点顺着脸侧流下来。“Gemini,让我告诉你说你学校那边都弄好了。”

无痕点点头,“哦,好,你中午想吃什么?”

辰鬼感觉哪里怪怪的,“什么事啊?”想了想又补了句,“叫个黄焖鸡吧,馋了,Gemini又催我减肥,过几天就吃不上了。”

“行。”无痕走去床头拿手机,“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咋还这么神秘啊,什么事告诉我呗。”辰鬼总觉得无痕有事蒙他,已经开始转移话题了,咋回事啊确认关系的第二天早上就搞两个人之间的互相猜忌是不是有点太狗血了,见无痕装作没看见似的点开手机,又催促似的——想到这他还有点受不了,感觉自己像个恋爱中患得患失的小女生,“说说呗说说呗。”

“也没什么,”辰鬼看见无痕耳朵突然红了,“就是把大学那边的宿舍退了。”

“然后呢?”辰鬼瞪大眼等他后续,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无痕专心致志低下头点外卖去了,耳廓红的要烧起来,“这不是,同居了嘛。”

-tbc-

评论

热度(40)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爱老椿!!!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