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23)

爱老椿

mix爱我别走:

xjbyy ooc


*


可真是上有老下有小。

俩人分了个工,辰鬼负责解决雨雨情感问题,无痕负责把寒夜收拾消停——和平意义上的收拾,毕竟他也不一定打得过寒夜。

无痕上了楼寒夜嗓门就一步步清晰,还自带回声的那种,浑厚嘹亮,不知道的以为他专业诗朗诵。无痕推门进去里面声儿就戛然而止。

“干嘛呢,大半夜的,你这屋隔音特别差知不知道。”

“我知道啊,”寒夜本来背对着无痕,看他进来就转过了身,“这不,邀你主动上来共商大事。”把床头一盒小饼干往无痕那边推了推,对方摇了摇头,他就自己拿了一块吃,“辰鬼呢?”

“楼下打电话呢,”无痕找了个沙发坐下,垫子很软,整个人几乎都陷进去。“找他还是找我,要不我俩换下也行。”

“找你找你必须找你,”寒夜嘴里饼干还没咽干净,渣子差点喷无痕一脸,无痕嫌弃着脸往后缩才幸免于难,寒夜也不知道害臊,笑得还挺贼:“我听说是你追的辰鬼?”

幸亏无痕嘴里什么东西也没有,不然有什么喷什么,“你听谁说的?”他脸黑的厉害,当时他俩可是约好了谁都不准说,他自己把嘴巴管得死,辰鬼这就变卦了?

“听你说的呗,嘿真不禁逗,一逗就上钩。”寒夜还是贱兮兮地笑,伸手又拿了块饼干跟无痕那晃,无痕让他膈应的受不了了伸手去糊他的脸,他一个走位就躲了过去,一口咬了饼干,拍了拍手上的油,嘴里含含糊糊地:“不闹了不闹了,说正经的。”

无痕又坐回沙发里,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

“你当时怎么追的人家,啊?”寒夜一张大脸突然凑近把无痕吓够呛,等无痕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的时候脸又垮了,问题兜兜转转回到原点,他一点也不想再回想当时的情景了。

寒夜看他半天不说话,“哎你这人,说说,说说怕什么的。”

无痕皱着眉头没好气:“就直接说的啊。”

“细节,细节,细节决定成败你明白吗。”本着重说三的原则寒夜把“细节”二字咬的很重,无痕跟他眼神对上了几秒,莫名觉得这狗贼语气虽然皮了点,态度还是挺认真的。

等会,他重点好像错了。

寒夜苦口婆心拍他肩膀:“这可是决定我将来幸福的抉择啊兄弟,能不能走点心,认可你才跟你取经来了啊。”无痕让寒夜拍得一抖一抖的,可见对方力道之大,他一边被拍得发蒙一边又分析了分析寒夜的话。

实锤了,这是要玩真的了。

先前缜密推理得到认证让无痕有点小激动,又不好摆在脸上,装作漫不经心地想让寒夜也吃个瘪。

“跟Gemini啊?”

他都做好嘲笑寒夜的准备了,结果寒夜跟看智障一样的看着他:“是啊,不然呢?”

无痕有点丧失继续讨论的欲望了,理智告诉他寒夜现在真的不正常,门夹了脑袋一样的为爱痴狂,寒夜和Gemini之间在他和辰鬼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无迹可寻,总之前者是被刺激的不小。

“哎Gemini他根本不听我说话的,你俩走了他也说要走你知不知道,拦都拦不住。”寒夜张牙舞爪的跟他比划,“好不容易拐家里来了,真的我都打算上垒了,他给我锁卧室里了。”说到这他表情十分凝重,隐隐透着点绝望。

无痕有点同情他,“噗嗤。”

寒夜脸唰一下黑了。

无痕敛了笑容,“那不是啊,给你锁卧室里你怎么给我俩开的门。”说完他还瞅了瞅卧室门,试图寻找一丝被暴力破坏的痕迹,无果。

寒夜这屋真邪门,门锁一律朝外,无痕说他这设计师有病,一点也不实用净添麻烦,寒夜一听自己挨骂了不乐意,说我这个都是找人算过的,朝外锁财破灾懂不懂。

为了这个无痕还特意上网搜了把,哪哪都没这么个说法,他白着眼给寒夜看,“封建迷信要不得。”

寒夜气的想把房子拆了,化悲痛为力量,正气凛然地说:“我翻窗子去的书房。”

无痕服了他了,为了这么个事真连命都不要了,转念一想一共就二层的小楼,又觉得没啥,“你把人家Gemini吓着了吧,瓜皮你这样真不行。”

“我怎么就吓着他了,进了屋端茶倒水递点心,你说说怎么着行,说啥改啥真的。”寒夜挺不服气,坐床上戳饼干盒子,“我上垒就说说,哪有那么霸道的,是吧,又不是流氓。”

无痕懒得理他:“要我说,先改改你这满嘴跑火车的毛病,剩下的改完再说。”

寒夜一下子切换了虔诚模式:“痕老师说什么是什么,”他就差去给无痕敲敲腿了,“换个法子呢。”

“直接放弃……”无痕掏了下兜把手机拿出来,三点整。他深吸一口气改了口风:“不如我们白天再继续。”

寒夜从床上腾得站起来把他往门外推,“去去去,换辰鬼来,就知道你不靠谱。”无痕让他推的有点不耐烦,“你自己叫去啊,我不管。”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看透了!”寒夜哀嚎。

无痕看他这样就心累,“什么事不能明天白天说啊,大半夜哪有功夫陪你煲鸡汤。”

“我不。”寒夜跟他瞪眼。

“我管你……”无痕眼珠转了转,“辰鬼还有事呢。”

“什么事啊能有我的事重要!快快快快叫他过来。”寒夜看无痕一脸无奈看着自己,“……真有事啊?”

真有事。

辰鬼看着无痕上楼以后听雨雨连着bb了得有十分钟才把事情始末搞清楚。简而言之就是雨雨被抓奸的狗血戏码,尽管雨雨途中一直以各种理由把自己往外择,辰鬼还是在第一时间抓住了重点。

真是片场空荡荡,渣男在人间。

“神男现在在哪呢?”辰鬼其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出于挽尊他还是问了,一个白眼翻上天,“我建议你自己先好反省反省,这种事跟别的比不了知道吗,你俩平时闹闹也就算了,外遇就得严肃着说。”

“他啊……”雨雨语气里透露着点尴尬,“现在睡着了。”不过他又很快调整过来,“我知道错了啊,而且这不没真上垒吗,我当时其实也后悔了来着,刚想翻身下去他就进来了我也没办法你说是不是。”

“那你就别用这种语气说话,知道什么叫男人不。”辰鬼眉头皱了皱,雨雨这事儿办的他都听不下去,俨然一副老父亲姿态:“负责任,敢作敢当。”

“嗯,”那边儿雨雨也老老实实地听,“我知道啊……”

“知道明天就好好道歉,”无痕下来的时候正好就看见这么一幕,辰鬼盘着腿坐在地毯上,一只手抱着个抱枕,另一只手握着手机贴耳边,眉心聚了座小山。“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都能做得出来啊。”看得出来辰鬼是真的有点生气了,无痕这边还状况外,第一次看他这样心里还有点犯怵。

“那我道完歉之后呢……怎么哄啊。”雨雨让辰鬼凶的整个怂了,试试探探地接着问。

辰鬼泄愤似的揪着手里的抱枕:“还哄什么……看神男!原谅你了算你命好,不原谅你就别糟践人家了。”他抬起头看见无痕就站在他身边,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无痕摇摇头用气声让他先打电话,辰鬼楞楞地点点头,脑袋转回去接着听电话。

雨雨还想挽回一下颜面:“不是,我怎么就糟践他了!”

辰鬼火了,大半夜听这么个渣男自我挽尊简直浪费生命:“你自己慢慢想去吧,拜拜。”说完就挂了电话。

无痕回头一脸惊讶,这么快就说完了?

辰鬼一边深呼吸一边咬牙切齿地跟无痕讲述了雨雨的渣男行径,最后演变成两个人一起咬牙切齿,满腔愤懑地对雨雨进行了一番云批斗。

咬牙切齿半天无痕才想起来正事,他捅了捅边上还满腔愤懑的辰鬼,“对了,寒夜让你讲完电话找他去。”

“啥事啊?”辰鬼看了眼墙上表都快三点半了,他愤也愤怒完了现在就剩下困,眼睛都快睁不开。

“情感问题。”无痕言简意赅。

“走,睡觉。”辰鬼拉了无痕的手就往床那边走,十指相扣的瞬间搞得无痕还挺不好意思,红着脸让辰鬼牵着走。

他突然觉得寒夜有点可怜,“不是,寒夜等着你呢。”

“你俩刚才都聊啥了,”他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揉了揉眼睛,“跟要和我说的是一件事吧。”

无痕点点头:“是啊。”

“你都跟他说过了我还去干什么啊……这人真麻烦。”话是这么说,辰鬼还是调转了方向,想了想把和无痕还扣着的手松开,准备上楼。

无痕被他这么一整心里还有点不是滋味,这又不是当时脸红的时候了,鬼使神差的,趁辰鬼还没上楼的时候他开了口:“那什么……寒夜知道咱俩的事了。”

辰鬼点点头,理直气壮地:“哦,没事啊。”

-tbc-

评论

热度(30)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爱老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