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橘晨)鸡公煲爱情故事【上】

点梗中的橘晨带球跑。
事实证明老咪我赢了就更文这种举动还是鲜的。
写到结尾处,突然头变绿。所以一改就……尴尬的一批。
ooc,勿上升,禁转。
abo成分不怎么重。
——————————————————
这辈子就是中的鸡公煲的邪!

出来吃个鸡公煲都能碰见前男友,这种垃圾剧情初晨都不好意思说出去让人听。他现在缩在饭店的卫生间内拒绝出门,准备在这当个缩头乌龟然后找准机会遁了。

单位对面新开了一家专营鸡公煲的饭店,看起来还是个连锁,不过好像没什么名气,至少以前他从来没听说过。他都没听说过,可想这家鸡公煲的水平。

但是新开店有优惠,他结果们这群工薪阶层兜里又没有几个钱,同事聚餐在这里吃就理所应当。结果刚进门点了单鸡公煲还没上来他就看见穿的人模狗样的某人,吓得直接缩进洗手间。

什么嘛,跑这么远了还能遇见,有毒吧。

初晨对着镜子整了整自己的头发,越发觉得自己活得憋屈躲得窝囊。干嘛不直接出去,见见旧情人有什么大不了。当初又不是自己理亏凭什么现在自己怂成这个鬼样。

橘子看起来还挺好,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初晨撇撇嘴,屁,当初也就是个偷吃买主荷包蛋的臭送饭的。

该怂的时候还是要怂的。离得远点永无交集对大家都好。一个omega还是不要直接出去挑衅alpha,太危险了。初晨掏出手机,准备给同事发个消息,外边安全了就立马遁走。

“nangnang,你看见那个穿西装的黄毛没有?”

“看见了啊,好像进后厨了,可能是经理或者老板吧。他好像是个a,你春心萌动了?”

初晨坐在马桶上翻白眼,还春心萌动,一颗心都快不会蹦哒了。不过橘子现在不在大厅这绝对是个好消息,遁了遁了。

刚出洗手间的门,你就撞上一个人。确认过眼神,还是不想见的人。

出门绝对没看黄历。

橘子好像被他这一下撞得有点懵,低着头晃晃脑袋才重新把头抬起来,原本就不大点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一样的看着他。初晨心里哀叹,这模样要是拍张照片下来儿子绝对相信眼睛小不是因为他的遗传。小眼睛alpha才是悲剧的根源。

考虑要不要冒着风险拍照片的这么点时间,最好的逃跑时机就没了。浪浪那个分不清状况的看见了他,还专门冲着他招手。

“晨导,这里。”

橘子好像这会才反应过来,多年不见,突然遇见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打开话题。初晨眼睁睁的看着橘子在那抓耳挠腮,过了好久就说出来一句:“出来吃饭啊。”

狭路相逢勇者胜,看见橘子这么怂,初晨也就有了底气:“对啊,同事聚餐。”

是看他这么久还没过来,又跟着在这里两两对立气氛尴尬,浪浪直接跑过来抱住他的手臂撒娇:“晨导,这人谁啊?”

初晨于是给橘子介绍:“浪浪,我同事。”然后卡在介绍橘子这个环节上。最后还是橘子主动伸出手。

“我是橘子,初晨男朋友。”

初晨瞪大眼睛,你是谁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浪浪手都没握,直接叫起来:“晨导你不是都有孩子了,跑出来这么大一个男朋友。”

初晨发誓他那一刻真的想撕了浪浪的嘴。说什么不好提什么孩子,孩子招你惹你了。

这地方已经不适合初晨生存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丢下一句时间到了自己需要去接孩子立马溜之大吉。

带球跑这种事,绝对不能让小皮球见着孩子他爹。毕竟那小皮球长得真心不怎么像他。一见着橘子保准露馅。

然后第二天被老师打电话要求到学校的时候初晨是懵逼的。

小破孩子给你手机不是为了让你在学校作妖的。为什么和你爸当初一样没出息,不就是个破游戏什么好玩的。你聚众打游戏就打吧为什么还会被老师抓到?你爸我上学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孩子傻成这样一定不是因为自己。

“晨导你出去啊。”前两天刚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浪浪又开始说话了。

“对啊,去学校。老师叫家长了。”

PJJ吐槽:“初晨你管管孩子吧,才一年级的孩子怎么这么皮。”

浪浪帮腔:“对啊对啊,孩子还是要管的。晨导你下去的话就顺便把外卖拿了吧,订的鸡公煲,你不在可惜了。”

初晨:“别提鸡公煲,吓得慌。”

这年头想吃个鸡公堡是越来越不容易了。想当年他要是订鸡公煲的外卖,外卖小哥都是直接送到宿舍门里的,根本不用他自己再下去取。虽然是因为那时候外卖小哥叫橘子……

行吧,像橘子那种历经千辛万苦也要把外面安全送到他手中的外卖员现在确实是越来越少了。你不能要求送外卖的那么有人道主义精神,就像你也不能要求一年级的小屁孩子有什么躲避抓包三十六式。订好的外卖要自己取,自己的孩子也要自己负责。取外卖和叫家长,哪个都逃不过去。取外卖就取外卖吧,叫家长就叫家长吧,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等等,谁来告诉他,这年头的鸡公堡外卖是可以跨省服务的吗?还有,为什么这年头的鸡公煲这么烫!

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过后,初晨终于在最后一个楼梯上停止了翻滚。橘子手脚灵活,在他一个没站稳开始往下滚的时候就已经调整了走位,完美避开他的大招冲击。只是手上那几份鸡公煲一个没拿稳,全被初晨蹭到了,初晨整个人都弥漫在鸡公煲的香气之中,快被烫的和鸡公煲里的鸡肉一样熟了。

“晨导你什么情况啊?”浪浪在楼上大喊,伴随着办公室大门打开的声音,往出探了个脑袋。

初晨准备挣扎着站起来,这鸡公堡的温度真不是盖的,烫得他满眼热泪。只不过当着老情人前男友的面,还是得要脸的。

“没事,摔了。”

浪浪看清楚情况以后大声的通知PJJ :“P少,晨到说他被帅到了。送外卖的挺帅。”

初晨一下子又坐回去了。

“nangnang你欺负人。”他小声的抱怨,同时偷偷用手揉捏着自己被烫到的小腿。

橘子看着眼前的人,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了。以前初晨也是这样,做什么时候冒冒失失的,走个路下个楼都容易摔跤。只不过那时候初晨可不会坐在这一个人委屈,早就抬起头找他傻乎乎的要抱抱了。

生了孩子的确实不一样?

“你没事吧?要去医院吗?”

“不去啊,跟你有什么关系。”初晨凶巴巴的怼他。

橘子蹲下来,准备去撩他的裤腿:“那给我看看。”

“看个屁看,再看也比你白。”初晨打掉橘子的手,像只炸毛的猫。

橘子笑了一下:“我是黑土啊,你肯定比我白。”

把头缩回去结果等了半天等不到鸡公煲的浪浪又伸出头来:“晨导,鸡公煲呢?你怎么还没走,叫家长不能迟到,老师会生气的。”

初晨:……nangnang你给我闭嘴。

橘子很贴心的提议:“要不我送你?”

俗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是傻逼。

到了学校门口以后初晨死活不同意橘子和自己一起进去,两个人在校门外拉拉扯扯着实不是很雅观,最后还是惊动了保安。

“你们两个什么事?”

橘子先声夺人:“老师叫家长!”

“哪个班的?”

橘子捅一捅初晨的腰:“问你话呢。”

最后两个人还是一起进了学校。

叫家长是小事,挨训是小事,但让两个人碰着是大事。不幸中的万幸是两个人没有直接遇上,但晴天霹雳是遇上了儿子的数学老师。还是个知道点关键信息的数学老师。

怪只怪他当初年少无知。数学老师问儿子另一个爸爸叫什么的时候仗着不在同一个省就报了真名。

苍天保佑这老师记性可一定要在老年痴呆的边缘排行。

“诶?这是秋秋爸爸啊。父子俩长得真像。”

初晨觉得这个世界大概是对自己不够友好。他感觉到自己旁边的橘子身体一下就僵住了,身体从远离的漫不经心一下子变得挺直。初晨真担心下一秒橘子就会变成丧尸蹦出去。

不担心不担心,反正当初是这货出轨,自己担心有什么用。大不了就承认呗。初晨开始给自己灌心灵鸡汤。

“老师我儿子最近表现还好吧。”

嗯?谁儿子?橘子你说什么?

“数学课表现还可以,但还是有点调皮。我听初晨提起过您,叫……橘子是吧。”

橘子愣住了:“晨导……”

初晨:“喜当爹不服气啊?”

评论(1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