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27)

我爱老椿!

mix爱我别走:

xjbyy ooc


*


第二天两个人醒过来面对彼此还是有点尴尬,不过时机刚好,这种尴尬还没持续五秒,雨雨的电话就及时打来了,还是因为无痕看到手机亮了屏,他俩才发现自己手机竟然静音了一晚上,未接来电密密麻麻。

这下要完。

无痕战战兢兢开了免提,那头一通雨雨声音恨不得摸着电话线过来揍他们:“你俩终于肯接电话啦还是还活在梦里呢,看小羽看到我家里来啦?”

辰鬼听到这松了口气,“没事,这不去了你家了吗。”

“哇幸亏是来我家啊,要是真露宿街头让人拍了你看Gemini怎么骂你的。”雨雨嗓门不知道是不是跟寒夜学的,越来越大,隔着个听筒炸耳朵,他俩交换个眼神,无痕了然地把音量调低,也盖不住对面的撕心裂肺,“我他妈刚把人找回来啊,造了什么孽啊睡到半夜让他敲门。”

辰鬼幸灾乐祸:“那你怪谁,下次挑房子别找闹市区了啊,跟我一样归隐田园不是美滋滋。”

“我就喜欢花花绿绿行不行,”雨雨让他气着了,又想起还有正事没干,“不是这个问题啊,现在他赖我家不走了,你们谁给劝劝?”

无痕一听这个觉出不对劲了,平时见惯了寒夜撒泼耍赖,这情节安插到小羽身上多少有点违和,“怎么不走了?”

“还不是寒夜那事,现在拉着神男一块罢工了你敢信。”雨雨微不可闻哼了一声,跟看透一切了似的,“怎么就那么矫情呢,拍就拍呗,还得算个日子是怎么的。”

“小羽平时真白疼你了,”辰鬼眉头一皱不乐意了,寒夜小羽还有这本子的事他了解不清楚,总之隐隐约约觉得不简单,“你现在在哪呢。”

“我出来赶拍摄通告呢,我的妈本来好好的一晚上弄得我现在浑身难受,化妆师姐姐又骂我了你知不知道,”雨雨话痨的毛病还是没改,无痕跟辰鬼一时沉默,总算等到了重点,“我一会把我家地址发你微信吧。”

两个人如释重负,差点给他跪下,“拜拜,你忙。”

电话挂断两个人又不得不正视一下刚才令人尴尬的问题,床上一片狼藉,于是两个人又很有默契地选择无视,轮流去洗漱然后换衣服。换完衣服再一脸正派装作无事发生出了门退房,用滴滴叫了辆车,报了地址往雨雨家赶。

“咱俩应该先回趟家再换个衣服的。”辰鬼低头看了看自己皱巴巴的衬衫,咬着嘴唇叹了口气。

无痕脸又有点红,上去帮他抚平,“没事,这样不显。”

旁听的司机师傅打从酒店门口接了这俩不带行李的男性开始就充满怀疑,现在从后视镜看了两人的互动以后算是坐实了,赶紧收回了视线老老实实开自己车,所幸路程不远,到最后收车费的时候才不得不说了串数字,微信一扫看到两人下车,立马开车离开了现场。

妈妈,我今天见到活的同性恋了。司机师傅紧张又兴奋。

——其中一个还挺眼熟的。

辰鬼看着远去的出租车皱了皱眉,“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师傅看咱俩眼神有点不对劲。”

“别是认出你了,”无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把口袋里的口罩递给他,“你赶紧带上吧。”

辰鬼觉得他说的有理,又有点后怕,赶紧接过来带上,脚下动作也没停,拉着人往小区里走,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你的给我了你怎么办。”

只见无痕从另一个口袋里又掏出一个,“我带这个。”

辰鬼:“......”

雨雨住的那栋楼在小区最里面,两个人数着楼号走差点都迷路,等到了门口摁了门铃,一会儿就有人给开了门。

坐着电梯上十七楼,高级小区就是不一样,还能看到电题外的景象,无痕看了一眼就把头撇开了,辰鬼看着挺好玩,凑过去拱他肩膀,“老铁,恐高啊。”

无痕幽怨地望着他,辰鬼立马敛了笑,“没事,没事。”

“叮”得一声,电梯门开了。

神男开着门站在门口看他俩,门口鞋架上两副客用拖鞋,他俩换上就跟着进了门,辰鬼无痕都是第一次来,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神男把门关上领着他们往客厅走,指了指里屋,“宋小羽还睡着呢。”

三个人分析了分析,决定先来一局紧张刺激的游戏。

玩到下午快三点,宋小羽醒了,慢慢悠悠从屋里出来,“你们来啦。”

无痕辰鬼有点不好意思,把还排着的队伍退了,神男也不得不放下手机,三个人一起冲着小羽眨眼睛。

小羽让他们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冲他们摆摆手求放过,“你们就这么盯寒夜去吧算我求求你们,”说着一条腿迈过神男坐他旁边的沙发上,拆了袋小面包吃,一边鼓着腮帮子一边讲,“这本子他要拍门儿完,我不跟他同归于尽去。”

“啥本子啊。”辰鬼也挺好奇,顺着小羽手的方向也拿了袋小面包,早饭午饭都没吃呢,要命了。

“等会再说,”无痕看到小羽那架势似乎要讲个很长的故事,赶紧打住,这下三人视线汇聚,他尴尬地扬了扬手机,“我点个外卖再讲,你们有意见没。”

那自然是没意见。

最后几个人围着茶几开起了茶话会,神男发誓这是他在剧组混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小羽说这么多话,而且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这都不是问题,小羽讲故事是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寒夜被图书馆解雇那段也的确大快人心,可是,可是。

说到外卖员摁了门铃,讲到的故事似乎都和那个本子的内容没什么关系。

门还是他开的,里面那群人还在侃。

于是等几个饥肠辘辘的人把风卷残云一样解决完外卖以后,问题再次回到了本子内容上。

小羽的答案直白简单:“轻微报复社会,轻微批判政府,轻微政治敏感。”

说了跟没说一样,反正不让拍的片子也就那么几个类型,不是封建低俗就是精神艺术层面极高,虽然依寒夜的喜好前者是正常,真要到了这么拼命的程度,答案就无论如何都是后者。

无痕是听明白了,对方就在打马虎眼,不过就是没弄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挠了挠头,“那你下一步想怎么办,跟寒夜犟着?”

“那不然呢,反正没我他拍不了,有本事他冲到这把刀架我脖子上。”小羽鼻孔出气,满桌子外卖可能是没吃饱,又拆了袋开心果。

有句话怎么说,立啥别立flag。

门铃突兀的再次响起,把屋里所有人都吓一跳。

小羽强装淡定,“神男你再去开一下门。”

——明明你离门最近啊。神男看了眼他表情,又不情不愿地去开门,视线扫过监视器,“噫。”

“你噫什么。”小羽被吓得不轻,生怕下一秒寒夜拿着刀冲进来。

这时候神男按了楼下大门的接通键,声音就顺着电流传过来,“媳妇儿开门啊——”

神男恨恨地按了开门键,回头一看剩下三个人憋笑憋的辛苦。

“吓死我了,”小羽浮夸地顺了顺自己胸口,笑已经憋不住了,“哎,你们年轻人啊——”

过了一两分钟门就被人敲响了,神男站在门口一脸痛苦,开门的瞬间却瞪大了眼。

跟着来的不止雨雨一个。

“小羽你妈卖批!!!!!!!!!”标志性的大嗓门,炸裂了刚刚短暂的静寂。

见证了一切的无痕,觉得心有点累。

-tbc-

评论

热度(25)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老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