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28)

有虫明天改
瓜奶破事上线
ooc,勿上升,流水账,禁转
————————————

目测在不久的将来要发生一场激烈的运动——老鹰抓小鸡。腰疼的一批并不准备做母鸡的辰鬼决定找个舒舒服服的沙发角落抱着小羽还没吃完的那袋开心果看戏。寒夜直接越过雨雨,推开神男就往里走。宋小羽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抓住还没来得及躲开的无痕,躲在无痕后面跟寒夜对峙着。

辰鬼揉揉自己的腰,颇有一种大仇得报之后扬眉吐气和看着男友吃瘪幸灾乐祸的快乐之感。傻子,让你不早点跑,等着被寒夜的口水喷死吧。

无痕心里苦,但无痕不说。

寒夜不愧为一个标准的喷子,辰鬼怀疑如果这位老铁最后真的混不下去是不是真的会下海做个键盘侠。一张口吐沫横飞,两个人开始隔着无痕问候对方全家,无痕觉得自己可能还能抢救一下。

“小羽我日你mmp,说做缩头乌龟你就做缩头乌龟,你算什么男人。老子今天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你给老子过来!”

“我不!”宋小羽一边躲在无痕身后一边用腿给自己从沙发上勾了一个抱枕过来,扔到寒夜那边去:“你自己找死就你自己死,别扯着老子陪你一起共赴黄泉。Gemini怎么还没把你断弦的脑子整回来,老子才不跟你一起玩完。”

担心自己家被拆的雨雨只能尽力的抱住寒夜,不让这只愤怒的大狗熊扑上去拆迁。但凭这是堵不住寒夜的嘴的。

“你和我的事情你扯他干什么,以后老子的字典里就没有他这个人。宋小羽你他妈有本事就出来!你看老子不打死你个兔脑袋。一天天的给你脸了是吧,该干点什么都不知道。”

被宋小羽当个挡箭牌转来转去的无痕努力试图自救:“寒夜你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我去小羽你别转了……”

“行啊!”寒夜甩开雨雨:“谈啊!不谈的今天是没种的货!”

宋小羽:……

要谈你和无痕谈去,老子可没说和你谈。

被迫远离站圈的雨雨委屈巴巴的找神男求安慰,神男实力表示自己的嫌弃,宁可抱着沙发上仅存的最后一个抱枕和辰鬼一起吃瓜看戏也不愿意和雨雨亲热。辰鬼笑得跟个大白兔似的把神男拉到自己身边,管那么多干什么,看戏看戏。

被冷落的雨雨心里更苦,他想说,但是有苦说不出。

寒夜还在那里吼他:“愣着干嘛,找地方啊。不是要谈吗。”

雨雨耿着脖子准备体现一下自己户主的尊严,起码在神男面前男人的面子还是不能输:“这好歹是我家你们在这里吵架征求过我的意见了吗?现在你竟然还凶我,有没有一点儿人权意识!”

寒夜:“我去你妈了个逼的人权意识。”

终于挣脱了宋小羽束缚的无痕靠在沙发上喘气,跟辰鬼吐槽雨雨还是太年轻,跟寒夜狗讲什么道理?讲不通的。有本事就应该撸起袖子直接干,让他叫爸爸就对了。

辰鬼挑眉,无痕最近是越来越开朗也越来越皮了。别人皮吧都是明面上的皮,无痕的皮就是暗里的,悄悄的那种。他觉得有必要打压一下自己男朋友的这种小火苗:“老铁,看不出来你这个人还是很有想法的嘛。有想法不能空想,一定要付诸于实际行动。老铁加油,我看好你现在就上去跟他干。”

无痕:“我怀疑你不爱我了……”

辰鬼再用另外一只手把无痕搂住:“怎么可能呢老铁。我最爱你了好不好。”

另一边的神男心里有苦直接说:“你们两个再秀恩爱就上去劝架。”

无痕:“你有本事你也秀啊。这里还是你的主场呢。”

神男笑着抱紧了自己怀里的抱枕:“什么主场啊,都快解散了。”

辰鬼觉得这话题逐渐往一个越来越危险的地方走过去了,这个时候就需要转移话题祸水东引。相信Gemini是完全能够理解他的苦衷的。

“寒夜刚刚那句话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他和Gemini吵架了?”

神男这个跟着寒夜日久年深的人率先发言:“不知道,我和Gemini不熟。以前聚餐的时候也不往一块坐。”

辰鬼八卦:“你知道他和寒夜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拍《坠落》之前吧。我就是拍《坠落》的时候跟着他的,那会就是Gemini帮他面试的人。剧组里有点年头的老人都是那个时候来的。”

得,红了没有多少年的这个导演的古还这么难考。

无痕这个时候捧着手机凑过来,辰鬼觉得无痕这兄弟实在是过于敬业。无论是当男朋友还是当演员都是绝对的合格。有戏的时候一天到晚除了陪男朋友就是抱着个剧本不撒手,没戏的时候除了陪男朋友和磨炼表演技术以外就是各种关注舆论动向,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跟他在一起辰鬼觉得自己的读图能力和阅读理解以及吃瓜能力都蹭蹭蹭的上涨几个层次。

当初自己上学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一个和这么优秀的同学早恋的机会!辰鬼一边为自己现在的眼光感到自豪和骄傲一边心痛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无痕,抽空瞟了一眼手机屏幕。

朋友圈,Gemini的,大经纪人就是不一样,还他妈是英文。

it'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学渣神男第一个认输:这什么意思啊?

觉得自己的英语还算odk的辰鬼乐于助人:“跟你没关系。”

神男觉得可以打一架了:“什么意思啊你。”

无痕赶紧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跟你没关系,中文翻译。”

“哦。”神男像个泄气的皮球,抱着抱枕缩进沙发里。

辰鬼:这孩子是真的被雨雨那个混球毒害的不轻。

无痕觉得这狗贼可能确实不配拥有爱情:“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给寒夜唱凉凉?”

“应该可以直接入土为安了吧。”辰鬼考虑自己需不需要嘴上积德,却发现原本应该备受关注的主角已经不知所踪了。

“我去,两位老铁,是不是咱们吃瓜吃的太专注了。那三个人呢?”

神男没好气的说:“带着上楼了。”

仿佛为了应景,楼上突然传来一阵霹雳扒拉稀里哗啦的响声。

辰鬼咽口水:“我能问下楼上是啥吗?”

“好像是个书房还是杂物间?不清楚,反正能摔的东西多了去了。”

三秒后,宋小羽连滚带爬的回到客厅。

无痕懵了:“小羽你咋下来了?”

宋小羽往样子上一座,伸手指着天花板:“寒夜和雨雨打起来了,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辰鬼无痕神男:……

搞艺术的就是不一样,看看这情节发展,一波三折。吃瓜群众表示自己的心脏有点受不了。

这种时候谁去?枪打出头鸟。辰鬼觉得自己和无痕没有什么必要在人家家里出这个风头,于是很有默契的一起看向神男。

“靠”,神男骂了一句,扔下抱枕往楼上走:“搞什么。”

三人目视着和平大使神男上楼,辰鬼走过去揪住小羽带到沙发上,和无痕一起,一左一右的盯着小羽。

小羽妥协:“想问啥问吧。”

辰鬼伸出手指头:“第一,两个人是怎么打起来的?”

“两个谈恋爱的废物都哄不好老婆,互相嘲讽直接动手呗。”

无痕和辰鬼的眼睛里写满了不信任。

“好吧,是我推波助澜。”

辰鬼再伸出一个手指:“第二个问题,Gemini和寒夜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们听说过养成游戏吗?”

辰鬼一下子跳起来,落地的时候还知道一只脚先着地:“我靠寒夜他还是不是个人,他竟然干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宋小羽觉得很有问题:“你反了!”

辰鬼蹦得更高了:“我靠Gemini是不是瞎啊,寒夜那个老脸有什么可养成的啊!”

宋小羽觉得话不能这么说:“这种事情也不是全看脸,还要看才华。”

辰鬼蹦出了新高度:“我靠寒夜能有什么才华。”

无痕:“你下来坐着吧,待会腿又疼了。”

小羽决定长话短说,满足一下这帮孩子们的好奇心:“你们都知道白月光这个东西吧,虽然用这个破词形容寒夜也不准确,他最多一颗老鼠屎……行了不要纠结文学的问题。你们也知道寒夜是个理工科毕业,然后非想不开要走艺术这条不归路。不对也不能从这开始说,从这开始就说不完了……”

小羽组织着语言:“寒夜上了理工科以后艺术之心不死,有事没事就给报纸杂志发表一些智障小文。有几篇还就入选了,上报了,Gemini看过,就觉得很欣赏你知道吧……对,就是这样……”

“然后寒夜为了拍电影退学了,和家里也能闹掰了,那点智障小文的钱根本不够他泡片场。只能成天在图书馆里混吃等死,Gemini就去图书馆的时候和他遇见的。那会Gemini找杂志呢,找不见就找寒夜意思让帮忙找一下。寒夜那个炫耀的心思就上来了,非和Gemini说那杂志里面有一篇是他写的,然后就……你们懂了。”

小羽摸摸自己脑袋上已经立起来的呆毛:“没有Gemini寒夜真混不到现在这个地步,说不定早就饿死然后横尸街头了。那时候还是个研究生的Gemini硬生生给寒夜拿钱砸进一个剧组,在下不才,是那个剧组的没落编剧。就是谁都能改我剧本的那种。”

辰鬼试图总结:“养成系列现在真的出感情了。”

宋小羽仰天长叹:“悲剧啊。”

评论(16)

热度(42)

  1. 時坂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蠢椿
    悲剧啊(……)
  2. sun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