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32)

xjbyy,ooc,勿上升,禁转
等老椿一个纵浪番外
——————————————————

贼船这种东西,上来容易下来难。

小羽试图最后抢救一下自己和寒夜勉强还算年轻的生命:“一审过了二审能过吗?这个题材就注定了它没办法上映的。你拍了也没用,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咱们别干了行不。”

“咱们啥时候干过讨好的事?”

宋小羽头疼:“《边缘》那部戏现在风头正劲,风评都也还挺好的。你非要在这个时候搞事?”

寒夜盘腿坐在宋小羽身前:“咱俩当初一无所有的事情写出来这个本,一开始去赚钱啊拍戏啊都是为了将来能把这个本拍了。你说现在咱们已经功成名就了,怎么这个本就拍不了呢。”

寒夜拍拍自己的大腿:“我们还不如一无所有的时候有志气。”

这句话彻底刺激了小羽那颗原本就不怎么坚硬的心,宋小羽推了寒夜一把:“你先出去,我考虑考虑。”

寒夜乖乖的拿着自己手机出门,转身回自己房间。神男在床上抱着手机打游戏,看起来还是和人连麦双排。脸上笑得都能开出花来了。寒夜躺床上装死,等那边宋小羽考虑好了过来叫他。

人一没什么事做的时候就容易胡思乱想,寒夜这两天因为他作死导致过度活跃的大脑一放空,好多杂乱无章的事情就开始在他眼睛前面跳。他闭上眼睛也逃不过去,都是在心里藏着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拉个人陪自己一起麻烦。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独烦忧不如众烦忧。

“神男——”寒夜开始鬼哭狼嚎式的叫嚷。坐在他距离不足三米远的神男吓得手一抖,直接卖了队友。

顾不上耳机里某人的呼天抢地,现在怎么伺候寒夜这尊大佛才是最要紧的事情。神男一边控制着英雄野区转圈圈不至于挂机一边搭理寒夜这个狗贼:“什么事啊?”

寒夜话到口边转了一圈,一下子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索性约酒:“晚上出去喝酒呗。”

“和你喝什么。你有话直说,我还忙着打游戏呢,对面上高地了都。”

“没意思。”寒夜躺回去继续他的死狗模式:“宋小羽没意思,你也没意思,他也没意思,你们现在一个比一个没意思。”

神男心里暗暗吐槽,明明就是你现在越来越作,事越来越多。

寒夜抱个枕头在自己怀里蹂躏:“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神男心说我还没怪你二话不说把我拐到酒店这种事,你怎么又开始唠叨了。狗贼就是狗,谁也比不了的狗。

不过该安慰还是要安慰,毕竟这是自己老板,衣食父母。再想想寒夜狗这两天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才搞得现在这么神经兮兮的,神男心里有了底,于是开口:“你又不是第一次被赶的像只狗,至于吗。”

“谁让你提这件事了!”寒夜满肚子的情怀感慨一下烟消云散,神男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典范。一下子正好扎住他痛处,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

事情要从那个令人糟心的晚上说起。被雨雨敲开车窗以后Gemini脸上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好脸色。寒夜坐在车里听Gemini训雨雨训了半个小时,顺便把人押送到家。雨雨领了禁足令凄凄惨惨的下车以后,Gemini就开始开车带着寒夜一路狂奔,也不告诉寒夜去哪,驾车直往城市的边缘开。出于男人的面子和自己的尊严,寒夜狗拒绝下车。

后来还是下了车。

开到郊区以后Gemini一个急刹,转头跟他说:“后胎好像有点问题,你下去看看。”

寒夜当时的反应是裹紧自己的小被子表示要出你出,你的车我怎么知道有什么问题。

Gemini还真就不和他废话,甩上车门下了车。寒夜伸长脖子目送Gemini一路远去……远去……等等不是下去看车胎吗?现在这是拍哪出?

于是寒夜从车窗里伸出头去喊:“喂!你去哪啊!”

“回家。”

走?走路回家?这是城郊!寒夜觉得Gemini的大脑估计已经出现了问题,病的不轻那种。他寒夜狗到底还是良心发现,乖乖下车准备变身修理工。

Gemini走回来看着他。

“诶你给我个灯啊,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啊兄dei。”

Gemini于是回车里拿手电筒。下一秒寒夜就眼睁睁看着那辆汽车离自己一下子变的贼远,然后掉头,从他身边开了过去。

去你妈的后轮胎!

寒夜作为新世纪的有为青年,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发现这鬼地方打车无望以后立马开始打电话求援。一个小时候被神男救驾成功,立马顺便绑架了神男联系了无痕,在一个月黑风高夜里完成了一系列环节。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寒夜本来就满腹的不痛快,无痕还好,拿了剧本以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在自己房间里老老实实的长蘑菇。神男就很不做人了,天天在寒夜面前秀,堪称长秀短秀造化钟神秀,和雨雨天各一方牛郎织女见面都见不了还要连麦打游戏斗地主。上次直接刷新了寒夜的三观,两个人连麦吃外卖。

打一架吧!

寒夜心中熊熊升起的斗志很快就被浇灭了。听见门铃声之后,他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给宋大编剧把门打开。宋小羽站在门外,拒绝了寒夜非同寻常热情到快要发狂的“进来坐坐”的邀请,直接说:“拍可以,我要改剧本。”

寒夜警觉:“改?改成啥样?”

“改成不会一把玩完那样。”

小羽说的让寒夜摸不着头脑,但寒夜拿到改完个大致框架的剧本之后就觉得十分通俗易懂。这剧本是他们两个琢磨了好几年,修改增删了好几十次才定下来的,小羽当然不可能改大的情节框架。故事情节一个字没改,故事背景改了个翻天覆地。

小羽决定脱离原先的中国背景,架空一个世界。毕竟要是按照原来的拍,不死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改成这样也肯定不能直接上映,二审九成九过不了。小羽打算好了,这部拍完干脆直接送去冲奖。就像寒夜说的,他们两个从当初一路走到一起也就这么一部有执念的作品,不闯出点名堂来,谁也不甘心。

小羽在那赶剧本,寒夜就开始着手物色演员。无痕是已经定下的,但其余演员也不能马虎。他现在简直众叛亲离,要是大张旗鼓的选角Gemini能直接冲过来宰了他,逃过Gemini这剧本要是被传出去那也绝对是死路一条。但不大张旗鼓的选,他又确实没有现成的合适的人选。虽然说他名下也有个工作室,但是工作能力确实属于那种聊胜于无的。寒夜发现一个悲剧的问题,没有Gemini,他简直寸步难行。

以前这种敏感题材的演员什么时候不是Gemini找啊。

寒夜绝对不是一个一折就挠的人,他还是有一点点点点点百折不挠的精神的。但让他一个人受此折磨也是不可能的。别人寒夜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招惹,就只能骚扰神男。

“诺诺?”神男看着寒夜给的要求试探性发问。

“身高不够。”

神男:……诺诺身高不够?

“七杀?”

“脸不行。”

神男:……寒夜是瞎吧。

“辰鬼?”这个可是有腿有脸。

“太圆,气质不对。”

神男:……杀人真的要偿命吗?气质?什么是气质?

“雨雨?”

寒夜气得锤床:“雨雨个头雨雨。雨雨也气质不对。你有没有好好看要求!身高要比无痕高一点,要瘦,要白,要好看,要看上去秀气,眼睛要是重点!要有那种……怎么说呢……迷离……也不是……清亮……也不是……反正你说的都不对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神男:“你他妈找的是人吗?”

神男打开百度百科,浏览着男明星排名,接着给寒夜提建议:“vv?我觉得挺瘦挺高挺白。”

寒夜:“我一拳头打死你我!气质,关键是气质!那种韧性,你懂吗,要有韧性的感觉。就是看上去柔柔弱弱但是很坚韧那种,风吹不断雨打不弯那种!”

神男:……vv明明就很有气质。

“那路西法?”这位兄弟绝对有韧性。寒夜要是觉得路西法不够坚韧他就可以直接打人了。

寒夜躺倒:“你找得见他的眼睛也算我服你。”

神男再度对寒夜的要求进行总结。要瘦,要白,要高,脸要好看,眼睛要是整张脸的重点,眼睛还得迷离清亮有神,这三个形容词能放在一起吗?找个近视眼吧,拍迷离的时候摘眼睛,拍清亮的时候带隐形眼镜可能能满足这个要求。身材还要看起来柔弱,但是性格要表现得很有韧性……

这都啥和啥啊,什么怪物长这样。别说百度百科,搜狗百科都解决不了寒夜这只狗的瞎几把要求。

寒夜突然冒出来一句:“你刚刚提的都是干啥的啊,模特主持全都有,我要找演员的啊。演员啊。”

哦,上面还要再加一条,正统演员。

我去你妈的!神男觉得自己完全伺候不了寒夜了。

天各一方的小鸳鸯大半夜打玩游戏互诉衷情的时候神男向雨雨无情吐槽了寒夜狗的恶心之处,雨雨沉默良久,发问。

“你说他是不是说的Gemini啊,我记得Gemini科班出身。”

神男:……不是我不懂导演的要求,是我不懂导演的心。

评论(15)

热度(35)

  1. 時坂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蠢椿
    这章看得我全程老母亲傻笑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