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33)

这就开始肝!
除了你们两个别人都安排上了!
加油啊寒夜狗!

mix爱我别走:

我觉得我这周还是挺勤快的……。
多亏了咪总 我爱咪总
xjbyy ooc


*


继寒夜神男无痕之后,小羽成了Gemini那边第四个失联对象。

本来Gemini想问问他下一步有什么安排打算,毕竟公司依然和他们保持合作关系,新来了几个小演员还想托着他们带一下,哪知道电话突然就打不通了。起初他还以为是小羽静音还是怎样没听见,等后来听到被故意挂掉的音效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现在谁也不想指望,谁也指望不上,一心一意做自己那边的事,新人交给公司其他人管,辰鬼那边就还是自己来。

他跟辰鬼商量着接了几部电视剧,其中一部还是主演,接下来半年估计都闲不下来。寒夜电影的反响太好,就辰鬼来讲,接下来一年半都至少有口饭吃。无痕已经成了各家经纪公司的头号竞争目标,自打公映以来有不少人给Gemini发来问候,接下来聊的就是无痕的归宿,其中影视公司的邀请也不在少数,资源都是顶好的。

这些其实理所应当,虽然无痕一直没正式签约,可无痕是Gemini老师的学生就相当于他师弟,来拍电影也等于Gemini送他来的,他又是素人一个,填信息资料遇到联系人,自然而然就在那栏留下Gemini的电话号码。

当时Gemini算盘打的很好,片子出了看反响,总之老师的眼光错不了,他本就近水楼台,这皓月是无论如何也在他掌控之中,哪知道半路就杀出个寒夜狗,截胡不说还把人直接拐走了,现在直接没了消息,前几天他老师还问到无痕近况,Gemini恨得牙痒痒,还是要毕恭毕敬地说嗯,都挺好的。

辰鬼是跑不了,跟公司白字黑字签了合同,谁让你尽情放飞自我,他最近通告多的厉害,之前本就累积下的人气和寒夜新片招来的粉丝数量不容小觑,媒体也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度。各种电影衍生的见面会和活动他都要出席,久违了快两年的热闹气氛让他还有点不习惯——该说他仍旧不喜欢,他之前就不爱参与这种商业应酬而一心沉迷他的音乐演出,这样是落得了好口风,却也同样吃了不少亏。

之前做歌手还好,能躲了就躲了,现在不行了,为了保住他这条演艺小路,他还得像多少年前一样跟金主装孙子,这话言重了,可他宴会上僵硬的面部表情在人看来实在像受尽了折磨,比喻又似乎贴切恰当。

本来雨雨是该和他一起出现的,辰鬼在来的车上刷了会微博,雨雨女粉丝的战斗力依旧惊人,消息都是一手的,连今晚晚会的主题都了如指掌,于是又纷纷猜测雨雨什么时候才能从冷藏室里放出来。

雨雨当初出事的时候他们公司公关简直费尽心思,这才慢慢把神男雨雨两个的故事改成贴心助理带老板出门解压的励志故事,不过早先的照片上两人手上的戒指证据确凿,到底该信哪边见仁见智。

Gemini就坐辰鬼旁边,看他一个人弓着腰闷头吃小蛋糕,赶紧用胳膊肘怼了怼他,“哎哎哎,少吃点,省得过几天又要减肥。”

辰鬼把吃了一半的小蛋糕推给Gemini,“那你吃,都吃了一半了,不吃多浪费。”

Gemini大概属于吃不胖的类型,之间辰鬼就因为这个对他羡慕嫉妒恨,一说到体重时候就把手边吃到半截的东西推给他,泄愤一样说胖死你胖死你,当时他作为歌手还没有现在作为演员这么多条条框框,Gemini说来也只是逗逗他,他也一样。

对方的反应跟之前一样,对他似笑非笑地皱眉头,“你咋这么恶心呢,吃了一半给我。”

“哎老铁讲道理啊,我拿勺子舀的好吗,这么嫌弃我。”辰鬼装作受伤地捂心口,又借着这个由头舀了一口蛋糕放嘴里。

Gemini看了他一眼,辰鬼也在看他,嘴里正幸福地抿着蛋糕,只能默默地把盘子移到自己这边几口吃掉。

跟几年前一样。

宴会终于散场,辰鬼非要缠着Gemini说去他家,美其名曰一起谈人生谈理想,心里打的什么鬼算盘没人知道,他俩的确好久没有像今天一样好好聊聊的机会,辰鬼被雪藏Gemini也忙,本来今天宴会也是安排了别人送辰鬼来的,Gemini要负责QG新一轮演出,结果赞助商临时改了计划,演出生生推迟一个月,再想起辰鬼一个人不习惯这种业务场所,对方一听他没事做又向他拼命呼唤,干脆亲自来了。

“你家又重新装修了?你咋突然这么阔了,是不是都是平时压榨我们这群劳动力的血汗钱。”辰鬼一进门嘴就没停,Gemini家不大,普通二居室,装修风格却奢华至极,脚下地毯是手织小羊皮,头上吸顶灯是水晶制,壁纸金碧辉煌,简直闪瞎眼。“也不像你风格啊。”

“别人弄的,我没参与。”Gemini忙着给他找拖鞋,弯着腰往鞋架里扒拉半天终于找到一双一次性的,直接扔给辰鬼,家里平时不常来人,辰鬼上次来都不知道什么多少年之前的事了,本来他还挺满意自家装潢的,听到辰鬼这么一番点评还有点不乐意,“就你毛病大。”

“怎么就我毛病大,就是觉得跟你审美不太符合,”辰鬼把鞋脱了放在架子上,穿着袜子去踩拖鞋,挤了半天终于挤进去。“你一说别人帮你的我不就明白了吗。”

“我觉得还挺好的,”Gemini开了屋里的灯,“你还住客房行不行。”

“我今儿跟你一个屋,”辰鬼冲他呵呵的乐,过去搂他肩膀,“都说了咱俩谈人生谈理想了。”

Gemini偏过头盯着他好半天,“……你随便。”

浴室有两个,他俩很有默契地分别进去洗漱,洗到半截辰鬼突然想起自己没带睡衣的事,搁着两层门喊另一个浴室的Gemini,“哎,你浴衣还有没有啊,借我一套啊。”

过了几分钟浴室门开了,有人把什么东西放下又出去,辰鬼洗完拉开玻璃门,一套浴袍整整齐齐摆在洗手台上。

Gemini这人有时候总是过分沉默,什么事都压心底,辰鬼总怕他哪天憋出病来。最近寒夜把他气了个够呛,没人给顺顺气的话怕是又要自我纠结,辰鬼就是不明白,肉眼可见寒夜Gemini俩人相互喜欢,死活掰扯了这么多年还是没在一起——他本来以为他们两个早就已经是恋爱关系,要不是寒夜亲口跟他说不是,他都不能信。

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进了主卧,Gemini正靠在床头看手机,看他过来抬了抬眼,“有吹风机,你用不用。”

“没事,一会就干了。”辰鬼可烦吹风机那动静,呜呜呜呜,跟老火车一样。

他坐在床边,这个位置能看见Gemini的手机屏幕,是微信聊天界面,辰鬼有近视眼,看不清对象是谁,就干干脆脆问了,“谁呀?”

“你金主,”Gemini手下叭叭叭敲着屏幕,“有个代言。”

“啥东西啊。”辰鬼噎住。

“洗发水,以后我就省了。”大概是完事了,Gemini把手机放一边充电,钻进了被子里,“下礼拜四,不着急。”

辰鬼一边擦一边拨拉自己的头发,毛巾的一半都湿透了就换另一边,“可以可以。”

“你今儿来我家是想干嘛。”辰鬼头发没干不敢上床,主要是怕Gemini打他,就坐在床头等头发干,Gemini钻进被里半天没动静,他还以为对方已经睡着了,突然出声把他吓了一跳。

“没想干嘛啊,就过来陪陪你,这不,好久没这么一起了。”辰鬼朝他笑得真诚,过了会又补了一句,“怕你让寒夜气着。”

“你要不提他我就还好受点,”Gemini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你是不是也成他说客了。”

“哪能啊,真是来陪你的。”辰鬼撩了撩脑门儿前的头发,“哎不是我说,你俩打算什么时候摊牌啊。”

“你就非得提他是吧,得说多少遍啊,我跟他没关系。”Gemini脑袋有点疼,直接把床头的灯给关了,“赶紧睡觉,明天你还得赶场子呢。”

“别别别,再唠会儿呗,我头发还没干呢。”辰鬼赶紧转移话题,“咱们什么再组织着出去玩玩放松下心情啊,你看看你这一天天跑这跑那的,我都怕你累着。”说完他还挺自豪的,这年头,像他一样对自己经纪人这么体贴的艺人还有多少。

“得过几年吧,你看看你最近通告,QG那边现在正上升期,哪有闲工夫旅游。”Gemini小声叹气,还是让辰鬼听到了,“干这行是真累,什么时候你们都稳定下来了我钱也赚够了我就退休不干了。”

“别啊,我这还指望着跟你一起干大事呢。”辰鬼头发大概是干得差不多了,Gemini只觉得身边的床褥微微陷进去,辰鬼钻进了另一边被子里。

“什么大事?”
“额,做做生意啊什么的?演员我总不能干一辈子啊。”
“你想得倒挺远,先把这阵子撑过去吧。”
“……行”

他俩皮没扯没多久就睡了,晚宴废了他们大半的精气神,更何况第二天还有任务要完成,早点休息才是王道。

第二天的早饭是辰鬼做的,煎鸡蛋烤土司,怎么简单怎么来。Gemini意外的爱赖床,又有起床气,跟之前一样。他只叫了他几下就让对方一记枕头砸向面门,幸亏他反应快躲过了,这才没让自己赖以生存的一张脸受到伤害。

辰鬼坐在Gemini对面,经过一番洗漱对方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吃早饭的人跟刚才床上的癫狂分子判若两人,他默默地咬了一口土司,好像有点焦了。

门外隐隐约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起初辰鬼还以为是对门的邻居出门,可声音越来越近,已经贴到大门,这下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更清楚了。

——有人在用钥匙开门。

Gemini也意识到了这回事,嚼着鸡蛋看门口,眉毛皱了皱,等到门彻底打开看清来人后,眉头就皱的更厉害了。

“你俩串通好的?”他看着辰鬼。

辰鬼一脸懵逼:“啥?我根本不知道啊。”

然而Gemini眼疾手快,他也没心思思考辰鬼是真傻还是装傻,一个箭步冲到门前把来人往门外一推,大门一关,直接锁死。

那人的钥匙不管用了,也不怕丢人,站在楼道就开始嚷嚷,“不是,媳妇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辰鬼眼看着Gemini太阳穴几条青筋暴起,然后又迅速把门打开把人拽进了屋里。

“你没完了是吧?!”

辰鬼看着这一幕似乎有点眼熟,又觉得哪里有点奇怪,“等会,他怎么有你家钥匙?”

Gemini还没来得及张嘴,寒夜就把话头接过来了,“废话,当时这房子都是我看着装修的,钥匙不给我给谁。”

-tbc-

评论

热度(34)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这就开始肝!除了你们两个别人都安排上了!加油啊寒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