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35)

苦了我老椿,肝出来不容易!

mix爱我别走:

我拖更我弧咪总我不是人
xjbyy ooc


*


林立(35)

Gemini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停职申请四个大字大刺刺挂在标题,办公室外面一如既往吵吵嚷嚷,喊得他反而口干舌燥,拿了水杯到饮水机下面接水,水桶里仅剩了个底子正好满满一杯子。

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Gemini喝口水说了声请进。

Kear推门进来,手里合同晃了晃,Gemini不用看就知道是QG的事,一手拎着水杯走过去接过来,“跟他们那边已经定好了是吧。 ”

“差不多,你先看看。”Kear绕着他屋走了一圈,看他电脑屏幕还亮着,“你现在正忙什么呢……”他就往那个方向瞟了眼,Gemini也没想拦他,白底黑字儿让人看了个明明白白。

“不是,怎么回事?”事出突然,Kear盯着屏幕愣了好半天,除了那四个字下面白花花一片,“怎么还罢工了你这。”

“还没想好呢,”Gemini把杯子里水喝完,“怎么着都要巡演以后,不着急。”

“这跟你跟不跟巡演没关系啊,生病了?怎么都不和我们说一声。”Kear转过头看他,脸色的确不好,黑眼圈还挂着,再加上他皮肤白,颜色就深了一个度。

Gemini走回椅子那坐下,手伸进笔筒里掏出了一小板萝卜糖,“想休息几天,不过还没想好时间,前几天太累了。”他捏着锡箔包装冲Kear甩了甩,“要吗?”

糖是辰鬼留给他的,之前看对方吃的津津有味就管他要了一盒,刚开始吃没吃出什么味儿来,后来压力大的时候就成了救星,也难怪辰鬼爱吃这玩意,放进嘴里除了凉就剩下甜味儿,吃了一准长肉。

对方冲他摇摇头,他就挤了颗自己吃,一时间屋里静的可怕,他看Kear半天没再说话,自顾自地:“真没啥,放心放心。”说完还拍了拍对方肩膀。

“你自己心里掂量好了就行,别给自己太多压力。”手被对方从肩膀上握起来放到桌子上,Gemini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动作,被占着的手干脆松了锡箔板去握另一只,交叉着搭在桌沿。

Gemini低头用两根拇指扒拉了下刘海,笑:“没啥压力,你放心吧。”

这次轮到Kear过来拍他的肩膀,想表达的意思表达到了,废话就不多说,Gemini头还低着,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玻璃门吱呀一声打开又关上,他没来由地舒了口气。

水早在刚才就已经喝完了,他连给自己缓缓的机会都没有,视线又转回了电脑屏幕,顺手开了浏览器找了个模板复制粘贴。

寒夜跟他说要带他一起走。

这话听着跟要去私奔似的,事实上也差不了多少,他当时没剩多少理智,就想着和这狗贼决一死战,脑子里乱糟糟成一团,突然还有点想哭。

大老爷们说哭有点矫情,那他就不哭,憋了七八年的委屈早就不想说了,干脆俩人打一架泄愤最好,要是把寒夜打火了真生气了也好,至少他还能解解气,可寒夜这人总是喜欢和他对着干,偏偏这时候好脾气,之前也是,现在也是。莫名其妙和他搭讪,莫名其妙拉他入伙,再到后来莫名其妙让他成了捆绑肉票——说白了他就是鬼迷心窍才咬着牙供了寒夜读了四年专业,也难怪之后又让他牵着鼻子走。

该,都是报应。他抬头又见寒夜冲他笑,他一看就受不了,简直想把他头给摁地上打一顿,可惜他最后也没下狠心,真跟个姑娘似的红眼圈,气势是最劣势,指不定寒夜心里怎么想他。

所以寒夜抱着他又重复了一遍,“跟我走呗,你不是最想拍戏。”

他好像期待这一天很久了,可是他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连思考能力都不剩多少,只能默默地把头埋在寒夜颈窝里,说能不能等我忙完这一阵。

寒夜被他的反应刺激地就差把他抱起来转个圈儿,说嗨小事,随叫随到,你说走咱们就走。

他刚把正在编辑的文件保存手机就响了,QG那边有个见面会需要他陪同,电脑直接关机,他拿着钥匙锁了办公室的门,准备开车去接人。

他最近一门心思扑在QG上,辰鬼那边新配了个经纪人,做事认真细心不含糊,生活方面上也能照顾得上,他刚带了辰鬼不到半个月,辰鬼就已经沦陷于对方高超的煮面技巧,无痕因为这个新经纪人没少吃醋,只是后来双方有功夫打了个照面才知道这人其实是个无痕的新晋迷弟。

过几天QG新一轮巡演就要开始了,半年一轮的巡演是QG习惯,已经维持了两年多,粉丝都计算好时间安排着了,之前因为赞助商推迟了档期挨了粉丝不少骂,这次终于万事俱备,Gemini可不想自己成为那颗不稳定因素。

最后一场巡演照以往一样邀请了一位嘉宾,策划按照Gemini的意思把辰鬼送了上去,他嗓子恢复的不错,一首歌基本能完整唱下来,然而麦一离手就又会捂着嘴悄悄咳嗽,他唱的是自己近一段时间写出来的新歌,没人听过,只有下面坐着的无痕知道,词是写给自己的。

巡演持续了半个月,结束那天晚上寒夜的电话就打来了,“媳妇,还走不走了。”

Gemini彼时正收拾着旅行箱,累的要死,一听他这话不乐意,隔着个听筒凶他:“催什么催,再催你自己去吧。”

对方有点蔫蔫地挂了电话,Gemini只能默默反思自己的行事不足,大概是太凶了一点,又不体贴,作为恋人可能没有顾及到对方感受。

恋人。Gemini老脸一红。

光这俩字儿就够他脸红半个月,更别说主动道歉,停休申请早在跟巡演之前就交上去,他把转换插头最后装进箱子里拉好拉链,又拿起刚放一边的手机给寒夜发短信。

“就这几天吧,我没什么事了。”

对方的回复快而富有激情:好的媳妇!

Gemini被这个称呼气的想砸手机,过了一会又搂着手机开始傻笑。

——什么毛病。

他是没想到寒夜动作那么快的,第二天早晨就来开他房门,对方似乎没打扰他睡眠的打算,只是Gemini因为太激动睁着眼睛躺了一夜,门口动静吓了他一跳,只听到有人把鞋换了再没动静。

困意莫名上涌,他把眼睛闭上了。

再醒来是下午四点,Gemini趿拉着拖鞋起床喝水,路过客厅看见寒夜正瘫在沙发上张着嘴睡觉,他走过去踢了踢沙发,寒夜打了个激灵爬起来,嘴巴含含糊糊地:“你醒啦,收拾收拾,先去我那。”

Gemini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衣,估计是还没睡醒,懵懵地点了点头,刚准备转身回屋才意识到哪不对,赶紧扭过头:“去你家干吗?”

“我家宽敞啊咱俩住多方便,过几天出发还省得两个地儿跑。”寒夜理直气壮。

“……”Gemini觉得脸上有点发烫,“喔。”

寒夜开自己车过来的,出门还不忘了帮Gemini扛箱子,Gemini箱子沉,他逞强逞得老腰都差点折了,好不容易把箱子放进后备箱又关上,整个人都汗涔涔的。

Gemini看他那样直笑:“你怎么这么虚。”

寒夜不乐意了,一把从背后把人抱住,贴着Gemini的后脖颈,用没理干净的胡茬蹭他:“走咱俩现在就回家,我让你看看到底虚不虚。”

一身汗就往他身上扑,Gemini的洁癖又犯了,后脖颈让寒夜磨得又痒又疼,只能狠着劲儿把人往外推,“恶心不恶心,蹭我一身汗。”

寒夜没松手,反而搂的更紧了,只是一直没再开口,Gemini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见对方还没放开的意思,微微歪了歪头去看寒夜,叹着气:“赶紧走了。”

“咱俩这就算在一起了。”他听见寒夜说,一时有点混乱。

“嗯……?”

“我说,咱俩在一起了,我喜欢你。”地下停车场空旷得很,也幸亏没人,寒夜的声音像是打着转儿,就在空中慢悠悠地飘,再绕着Gemini的耳廓一圈又一圈。

“欠你这么多年了,以后就一点点还吧。”


-tbc-

评论

热度(31)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苦了我老椿,肝出来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