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36)

水,特别的水
烂,特别的烂。
xjbyy,ooc,勿上升,禁转。
————————————————————

接到无痕的时候,Gemini和寒夜两个人原本以为会目睹了一幕中华古代传统经典曲目——娘子十八想送相公赶考。结果现实残酷的甩了他们两个一个大嘴巴子——无痕缩着脖子提着一个大旅行箱站在门口,辰鬼的影子都没看见飘出来一个。

“你咋这么惨啊兄弟。”寒夜把后备箱打开,让无痕把那个行李箱塞进去。

无痕觉得自己的境地其实还不算差,他这几天和辰鬼的小日子过得蜜里调油那是十分的滋润。也就不在乎这最后几分钟。开什么玩笑,指望腰酸腿疼的小辰鬼现在从床上爬起来?还不如指望狗贼直接和Gemini全垒打。

更何况他也不喜欢送别这种事,好像再也回不来一样。他只是出个远门,和平常出门买个香蕉勿公园散散步闲的没事喂喂流浪猫一样平常的事情,没有意义兴师动众。

过日子吗,那么注重形式干什么。当然这种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真理像寒夜这种狗贼作逼是不会理解的。

无痕往后座上一座,准备补个觉。他长这么大可还没有出过国,听辰鬼说时差是个很恐怖的东西,他准备趁主动权还在自己手里先好好睡觉。保不准寒夜这个狗贼飞机落地以后想干点什么呢。

“你剧本看得怎么样了喂。”寒夜并不准备久这么放过他,准备和她扯上一路。

昨晚不光辰鬼累,他也累的够呛。现在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情和精力陪寒夜胡扯。也不知道寒夜吃错了什么药,放着副驾驶座上的Gemini不撩折腾他干什么。无痕迷迷糊糊的回答:“还行吧。”

“剧本带着没有?”

无痕从自己手上还拿着的一个包里翻啊翻,翻出来一个牛皮纸袋子给寒夜递了过去。宋小羽的剧本现在还没彻底敲定,三天两头改这个细节变那个台词。他也就一直没好好收拾,基本的排列了一下之后就直接全塞进纸袋子里,全等着小羽那边一次成型。

寒夜接过来,狗腿的又朝Gemini递过去:“媳妇你看这个,电子版晃眼睛。”

无痕:我只是想睡个觉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要跟着这样一个导演拍戏我师兄是已经彻底被攻克了吗?

不对,攻克这个词用的不合适,那叫糟蹋。

Gemini对于寒夜的狗腿还是相当的受用。接过无痕鼓鼓囊囊的那个牛皮纸袋子放到腿上。接着刷手机:“我没看剧本,我翻辰鬼你们电影的事呢。”

“哦对对。”寒夜可算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亲生儿子长时间没有受到爸爸发关爱:“怎么样了?”

“老样子,褒贬不一。反正也就是为了赚钱,管那么多做什么。”

“媳妇你这样说显得我很庸俗。你一定要相信你老公我是一个有品味有追求志趣高雅的人。”

快要睡着的无痕突然睁开眼睛,觉得自己一阵阵的反胃,想吐。

Gemini的眼睛还没有瞎到无可救药的程度:“你本来就庸俗。”

Gemini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嘴上嫌弃寒夜,手上却一刻没停。寒夜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瞄着人,Gemini笑得很开心。寒夜心里酸的不行:“什么事那么高兴。”

Gemini带着点小骄傲的语气说:“还是有那么点不俗的地方的”,说着调整了一下椅背高度去拍无痕:“别睡了,手机给我。”

无痕早就被寒夜恶心的清醒了,Gemini顺利拿到手机,捣鼓了一阵,又把手机还给他。无痕看着自己百度云突然多出来的一个文件夹,问:“这是什么?”

寒夜听着动静实在心痒痒,试图通过后视镜去一探究竟。恰好抬头的无痕眉头直跳:“寒夜你专心点,三个人的命都在你手上呢,好好开车行不行。”

寒夜开始嚷嚷:“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现在连无痕你个狗儿子也敢顶撞爸爸了。”

Gemini翻了个白眼,简直有种拒绝承认自己认识寒夜的冲动。他把椅背调整回去,无视寒夜鬼哭狼嚎的补充奏,和无痕聊天:“辰鬼生病那一年里他写的曲子,里面有不少都用在《边缘》里了。公司之前发了个通稿顺便带了几首。效果还不错。我发给你的可是合集,别人都没有的那种。辰鬼都不一定有这么全的那种。”

“谢了。”无痕开始解压缩那个文件包,说实话他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到,辰鬼当初教他谈的曲子就是辰鬼那一年中零散的一点创作。他一直都以为辰鬼是随便拿了琴谱来教他的,后来辰鬼和小羽商量配乐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件事情。一瞬之间那些曲子就好像有了灵魂一样,都在他心脏上蹦蹦跳跳的手拉手跳舞。他错过的那一年一下子感同身受,心疼又有点酸楚。

寒夜喋喋不休的吐槽:“你们年轻人谈恋爱就是嘛麻烦,搞什么音乐舞蹈情书,直接亲直接上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无痕正在包里翻耳机,听到寒夜这句bb选择直接开怼:“你说的厉害你倒是做啊。你连和人家音乐舞蹈情书的机会都没有吧。”

这一下可算是让寒夜的尾巴彻底翘起来了:“媳妇他质疑咱们两个的感情。你忍得了吗?”

“忍得了。”Gemini认真的点头。

“Gemini他叫你媳妇你居然不反驳诶。”无痕把耳机戴上准备放音乐。

寒夜趾高气扬:“他这辈子不可能反驳了。”

无痕愣了一下,准备点下按键开始播放音乐的手就那么停了下来。寒夜这话有深意,不简单。

不会真的让糟蹋了吧。

Gemini没有反驳,就是在寒夜脑袋上敲了一个拳,差点没把寒夜整个脑袋打进肩膀里去。

“开车呢媳妇,注意点啊!”

得,真的被糟蹋了。无痕戴上耳机,不去看这对狗男男。

Gemini多好看的人啊,怎么就瞎了呢。

无痕后知后觉这句话原先还是辰鬼嘴里说出来的,当时的情景事辰鬼摸着头的脸,自怜自爱的说:“老铁,你说我多好看的人,怎么就瞎了呢。”

无痕:“凭魅力。”

好吧他理解Gemini了。

登机以后寒夜也没什么力气再皮了,拉着Gemini的手和Gemini谈了点具体的事情就闭上了眼睛,头靠在Gemini肩膀上一点一点的。Gemini受不了他这样,用手把他脑袋扶正,结果没过几分钟寒夜就自动往他身上倒。Gemini放弃拯救自己肩膀的行动,单手去翻无痕那个牛皮纸袋子。

不再听音乐的无痕准备和Gemini聊聊天互相温暖一下:“Gemini你以前看过剧本的吧。”

“看过。我看的还是初稿。没改动过。”

无痕来了点兴趣:“一开始这个剧本是什么样的啊?我没看过。”

“一开始也就是小羽闲的没事打发时间写着玩的。后来小羽和寒夜认识了,寒夜对他这个创意喜欢的不行,两个人就一起开始修修改改。”Gemini一边说一边粗略的翻着那沓简简单单被订书机钉在一起的纸:“改的还挺多。”

无痕想起来自己前两天和小羽的视频,小羽带着一堆工作人员现在在法国踩点,布景搭棚都是小羽在看着。两个人互相都空闲的时候就会聊聊天,聊聊剧本聊聊人生,顺便还回顾一下往昔。

小羽那时候老是抱怨寒夜为什么还没到,甩手掌柜做的这么彻底。无痕就安慰:“Gemini不走寒夜也不走啊。”

视频里的小羽站起来就“呸”了一口:“我看寒夜就是鬼迷心窍。真指望人家过来给你拍戏,做梦吧。”

无痕听的一头雾水,他只以为寒夜是死皮赖脸想拉着Gemini一起上贼船,但没想过是这种上法。

小羽开始念叨:“寒夜就是他妈的太固执。当初天天在图书馆桌子上趴着对人家Gemini发花痴一边改老子写的剧本。男二那角色一开始是女主你懂我意思吧。后来被寒夜看着Gemini改的就改成现在这样了。之前说选演员,老子嘴皮子都磨破了寒夜也不松口。到底还是放不下Gemini。”

于是无痕再看那个剧本就怎么看都觉得有点肉麻。

小羽还在那叨叨:“寒夜就是闷骚。看见个白衬衫高个子小蛮腰就走不动路。当初看屿秋也是这么看上的。要不是老子实在太黑不是他喜欢的那款,老子穿个白衬衫我看他也得乖乖听话。”

???编剧你这个思想有点危险。

Gemini开始细看剧本:“这种政治剧最烦了。”

无痕没说话,他也知道这部戏有麻烦。不光是难度大,造价高这些事。关键是政治倾向。里面好多情节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正确理解那叫对现实的反思,歪曲理解就能出大事。

要不然寒夜也不能放着国内的大本营不待跑到国外来。

无痕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会,剧本里的一些情节和台词开始在他脑袋里自动放映。

自由到底是什么?

人类究竟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

下一个世纪,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会用石头打仗。

人的野心是永远无法控制的,这是人的本能。

生存才是一切物种的本能。

文明走到今日经过了许多年,我们从分散走向联合,从联邦走向集权。自由与民主的口号就像瘟疫,只是我们一开始没有发现。

毁灭人类的,会是人类自己。

民众?他们是最愚蠢而无知的人。你在期待什么?人类的劣根性会把一切毁灭。

前排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无痕眼镜差点没掉下去。他睁开眼睛,寒夜正往Gemini身上蹭,试图亲人家嘴。Gemini抬起手横在两个人中间,直接甩了一巴掌。

无痕心理平衡了,这狗贼还是比不上他的,任重而道远啊。

评论(16)

热度(27)

  1. 時坂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蠢椿
    (。^▽^)点击就看瓜奶打情骂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