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37)

小皮鞭真的不管用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mix爱我别走:

xjbyy ooc
死线之前_(:3⌒゙)_


*


寒夜带人一走真就是两年多。

雨雨前半年在家闲得快长草,后半年赶通告赶到腿断。没有Gemini罩着他的日子不太好过,新的经纪人搞放养政策,自家助理又是个软柿子,公司给拨了一堆别人挑剩下的资源——多是多,质量不言而喻,他本身还签着约,前几天又犯重罪,没办法只能被迫天南海北地跑,半年下去整个人瘦了一圈。

烂剧本,烂综艺,他原先早就司空见惯了,该说他就是这么火起来的,好日子过惯了谁也不想回去,结果说到底也是个自作自受,他算算自己年纪,权当从头再来。

他没敢和除了现在身边的人说,辰鬼也不敢——对方现在势头正盛,在影视圈也逐渐站稳了脚跟,这次命运没跟他开玩笑了,俩人归算在一个经纪人下,资源质量天差地别,平时在公司都不常见。他俩有段时间没联系,雨雨却也听说辰鬼最近试了个不错的角色,他知道辰鬼以前的苦,顺风顺水的时代终于来临,他也欣慰。

不过已经没别的功夫想别人了,他现在自身难保。

曝光度越来越低,跑断腿也没改变什么现状,网剧剧本自己都看不进去,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一跃成为顶级流量,也就等他半年的粉丝还能含泪给他的戏份搞个个人cut,再让惨淡的点击量扎他自己的心。

终于得空捞了个双休日,躺在家里床上打游戏又看到刻画他们在开黑,开开心心发送邀请过去却被拒绝,他画老板是真绝情,就仨字儿,开工了。随即一辆三排车队纷纷下线,他看着黑黢黢一片的好友栏说不出的难受,再看到最上面的头像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他也很久没联系神男了。

当时他是说让寒夜别带神男走了,反正寒夜那边也人多,实在不够就再找一个,谁知道神男是他们组里一块砖,全能哪缺往哪搬,寒夜当宝贝不给,还嘲笑雨雨no zuo no die来着。

“你搁冰箱里慢慢冻着吧,看半年以后你俩谁养谁。”

雨雨当时就让刺激着了,说的大概是走着瞧,结果人家大手一挥带着人走了,他这真是怎么瞧怎么惨。神男比他能忍,到了那边基本都是他主动联系,对方回复就剩下表情包,他也忙,后来干脆也变成发图了,俩人平时交流就靠着隔三差五的表情包,他有时候躺在商务车里累的不行,翻了一圈他俩聊天记录又看看车顶,心想着估计这就是异地恋的结局。

他都快忘了俩人已经领证了这么一码事了。

没人陪着打他就只能自己打,人点背什么都拦不住,凌晨一点半排了半天排不到人,气的他退了队开了把人机,一进游戏五个王者,看来现在这个点儿还真有和他一样闲的,可怎么就不能给他凑一局紧张刺激的排位赛呢。

水逆没完浪到没边,最后结算战绩他送了全队的三个人头,他狠狠地关了结算界面点开妲己的角色栏,心里想这无脑英雄什么时候删。

放假的好心情彻底没了,他迷迷瞪瞪关了后台刷了会qq空间,凌晨的搞笑段子不少,这才让他稍微舒服点,关了手机充上电,被子一蒙见周公。

神男坐在摄像机边上看江南他们布景,手里游戏显示登录界面,刚才刻画还和他说雨雨在线来的,反正他现在闲得没事干,索性开了游戏,片场wifi时好时坏,他登了快五分钟才进了游戏,右上角信号红彤彤,他无奈开了流量,又看见雨雨游戏中,只能默默把wifi再连上。

寒夜坐他边上一边抽烟一边闲得抖腿,躺椅吱呀吱呀的吵得人脑瓜疼,Gemini困了早就进屋睡了,小羽还在那边跟着商量着布景,他一秒没人唠嗑就浑身难受,周围打量好几圈才终于开了口,“干嘛呢。”

神男还等着雨雨那边游戏结束,俩眼珠子直勾勾盯着屏幕发呆,寒夜话出口半天没人理,抬头看他那样跟魔怔了似的,从椅子上起来又是嘎吱一声,他拍拍神男胳膊,“哎哎。”

神男让他拍得一激灵,转过身一脸茫然。

“雨雨最近跟你联系没。”夜里风大,寒夜手里的烟一直往神男的方向飘,寒夜还不自觉,一直往他那边凑,神男让烟呛得快窒息,赶紧站起来往边上靠了靠,对方这才反应过来,哈哈笑着跟他道歉,把烟头捻灭在桌上烟灰缸里。

“没有,”神男还沉浸在刚才那阵云烟缭绕,努力挤了挤眼睛好清醒清醒,“我这不,主动找找他。”

“他最近怎么样啊,”寒夜明知故问,最近Gemini天天搁他耳边念叨雨雨,辰鬼他基本是不担心了,唯独雨雨是个结,公司的尿性Gemini是知道的,物尽其用,雨雨刚犯完事且得挨折腾,辰鬼也跟他旁敲侧击提了几嘴,搞得他还有点放不下,“哎我看你俩平时怎么都不联系了,之前不是还挺腻歪的。”

“他好像最近事挺多的,”神男时不时低头看一眼手机,雨雨那还在游戏中,“唉联系什么啊,都不知道说啥。”

“是事多还是根本没时间啊,”寒夜又躺回椅子里,“我跟你说他现在让他们公司都快给压榨干了,你有空多关心关心吧。”

神男刚想低头看手机又抬起来:“咋回事?”

寒夜怕给他压力,就捡着轻的说:“这不刚过冷藏期吗,戴罪立功你明白吧。”

戴的什么罪神男清楚,也就是他愧疚感来源,他也不好说什么,寒夜看他发愁又想抽自己一嘴巴,真是不会说点好的。

“没事又不是你的错,雨雨自己办事不过脑子还怪谁,现在受点教训也挺好的。”

神男冲他楞楞地点点头又把视线移回了手机,雨雨终于打完了,他下意识先去看了眼雨雨战绩,看到人机真是哪哪儿都不明白,开了房间发了邀请,对面那却一直没动静。

“怎么没反应啊……”

寒夜把脑袋往他那边凑:“你直接微信联系他不就行了。”

神男看了眼表,“那边几点啊现在。”

寒夜无语:“你自己手机查一下不就行了。”

于是神男又点开浏览器戳了半天,时间显示快两点,他一瞬间有点蔫,“算了吧,也不早了。”

寒夜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那万一他明天休息呢,我跟你说现在他最需要你的人道主义关怀你懂不懂。”

神男再看了一眼游戏,对方头像已经黑了。

“那就明天再说吧,估计他要睡了。”

寒夜没话说了,干干巴巴一句,“那你可千万别忘了,你对象你上点心行不行。”

神男也只是再对着他点点头,另一边布景布置的差不多了,寒夜模式切换的快,让他喊着还在屋里对戏的无痕屿秋出来,这事儿就算暂时翻篇。

拍摄进行到凌晨三四点,道具都收拾差不多了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整个剧组精神状态都不高,一个个揉着眼睛回房间休息。

神男回屋先洗了个脸,又搜了下时间,那边已经十点多了,他估摸着雨雨怎么都应该起床了,这才给那边弹了个微信语音。

过了快半分钟那边儿电话才接起来,语气里带着份刚睡醒的懒倦,又像是强打精神似的,“哎你总算想起我来啦?”

还是一如既往不会说话,神男无语,还要接他话茬,“嗯,寒夜让我慰问慰问你。”

“哇那寒夜不跟你说你就永远不打算联系我了是吧。”神男觉得他像在无理取闹又像在撒娇,折腾到凌晨的脑子不清醒,他说话也像是刚睡醒,没什么逻辑,“他不让我给你打,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给你打。”打扰到你也不好,他把这话闷在嗓子眼里。

雨雨那边安静了一会,过了一阵才又有了动静,“没事,你什么时候给我打都行。”

神男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啥,又想起寒夜的话:“他们说你最近挺忙的,你就,多注意身体。”

“神男咱俩说话能不能别这么生分啊。”雨雨本来没什么语气的话在他听来有点刺耳,好像他俩真是隔着堵墙似的。

再一想也是,还不止一堵墙,跨了几个国了都。

“怎么生分了,我关心关心你还不行。”神男眉头皱了皱,他有点困了。

“行行行,肯定行,”雨雨语气这才软下来。
“关心我,就早点回来呗。”


-

第二天拍摄又是大半夜,寒夜看神男难得精神起来,心下了然,过去撞撞他肩膀,“按我说的做了有用吧。”

神男有点臊,笑得有点傻,过了一会儿又挠了挠后脑勺,“咱们还得在这待多久啊。”

寒夜不轻不重打了下他肩膀,“刚来多久啊,就想着回去。”看他表情严肃下来又于心不忍,咧嘴冲他笑:

“好好干吧,早干完早收工。”


-tbc-


评论

热度(25)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小皮鞭真的不管用了呜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