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橘晨】鸡公煲爱情故事(中)

xjbyy,ooc,没抓虫。
我是一个经不起批评的人。
如果你骂我。
我就骂到你妈妈都不认识。
————————————

从学校出来被橘子拉进车里的那一刻初晨就知道有问题。alpha拉着omega一起坐进车的后座。随着一声轻微的声响——如果初晨没有听错的话,橘子应该是把车门给锁了。

天生带有侵略性的alpha开始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清新的橘子味开始弥漫在车厢之中。初晨敏感的感觉到自己脖子后面被屏蔽贴隐藏的地方开始愉快的跳动,常年缺乏安慰的腺体迫不及待的想要对自己的alpha发出接纳的信息。

初晨伸手往自己腺体上一拍,凭借痛感硬生生把那些出于本能的蠢蠢欲动压了下去。这个时候可不能就这么被该死的本能背叛。

橘子抓住他的手,凑上来想要闻他身上的味道。屏蔽贴尽职尽责的守着最后一道防线。初晨不安的后退,整个人紧靠在车门上。如果不是车门确实已经被彻底锁死,他怕是能直接摔出去。

橘子一口咬在他的肩膀,然后把头靠在他胸前:“晨导,那是我儿子吧。”

……

早就说了儿子和爹太像不是什么好事。去他妈的大鼻子,去他妈的小眼睛,去他妈的锥子脸。一大一小两个人往那边一站,没有眼睛的都知道这两个人不可能没有点血缘关系。

真是让人头疼的呢。

没人会在熟悉这个人以前以为初晨是个omega。初晨把自己保护的很好,他像一只刺猬一样,给自己套上一层尖刺,把最柔软的肚皮藏在身下,轻易不给人看到。外表超级凶的大魔王其实也就是个软软的小孩子,孩子气,傻fufu。

还是个爱吃鸡公煲的小孩子。

大学生活能发生点什么?食堂教学楼学生宿舍三点一线?用无痕的脖子想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别的不说,光是学校食堂这一点初晨就绝对接受不了。众所周知,学校食堂这种地方,肉菜里面可以没有肉,有肉也可以给你抖下去。好不容易推出一个鸡公煲,还是没有鸡只有煲。

这怎么可能满足的了初晨。俗话说得好,人只有懒死的,没有饿死的。外卖,成为拯救初晨的最佳方案。

橘子就是负责送鸡公煲外卖的,还是一个每次都可以直接送到宿舍门口的外卖小哥。这简直是一举两得,不但缓解了对鸡公煲的思念,还成功规避了懒这个世界性的不治之症。

所以理所当然会看人顺眼一点。尤其那个时候,初晨看橘子也不像一个alpha——小孩子以为他的橘子是同类来着。

看起来那么乖,还那么贴心,一定是omega的呢。

他声音好苏啊,好听的呢。

他今天抱我了,头靠在我肩膀上,感觉好舒服的呢。

我为什么会有一点心动的感觉呢?

等到发现某橘alpha属性的时候,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当时的状况——为时已晚。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十分熟悉了,闲的没事喜欢一起出去玩玩。某次出行的时候遇到意外,然后初晨就在一个他这辈子想都想不到的地方里把自己交代了。

出了故障卡在两层楼之间动都动不了的电梯内,初晨去撕橘子脖子后面的屏蔽贴。

“橘子你是什么味道的呀?”

“橘子。”

“我知道你是橘子啊,你说这个干嘛。”初晨一边说一边去嗅橘子的后颈,鸡公煲的味道。

“哇橘子你信息素好厉害的呢,鸡公煲味道的呢。”

橘子:对不起我只是送了几天外卖还没有洗衣服而已。

这种错觉并不可能持续多久,很快属于alpha发信息素味道就开始弥漫。初晨第一次知道,橘子味浓郁起来也是可以熏得人头晕眼花的。

橘子扶住摇摇欲坠的初晨,对方的身体热的可怕。

“橘子你不是跟omega吗?为什么信息素这么熏人啊。”

橘子皱眉,谁跟你说我是个omega啊,这不是变着法的说我不行吗。但是现在的情况确实有点不对,不能说有点,是太不对了。初晨奶油味的信息素触碰着他的底线,让他不断的在失控的边缘游走。

好甜,真的好甜。

“晨导,你……是不是发情期快到了忘打抑制剂了?”

初晨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忘记了……的……呢。”

彻底失控之前,橘子还记得用衣服把摄像头给堵上。

事后初晨总觉得自己身上不只有被标记以后的橘子味,还有经常吃的那家鸡公煲的味道。

那时候的初晨傻傻的纠结,为什么橘子不是鸡公煲味道的alpha?

橘子:鸡公煲吃多了上火我觉得吃橘子有利于身体健康。

再往后的故事就不是那么甜甜蜜蜜了。初晨咬住下唇,觉得那些omega的经验真的都是血的教训,alpha都是没有良心的混蛋。

男朋友过生日自己去给他庆生结果发现他和别的omega调情逼着人家叫老公还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还妄图去标记这个omega怎么办?答案很简单,去你妈的alpha。

发短信分手拉黑换号码三连击之后,初晨觉得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不少。

如果再往后一点,就从一个悲剧收场的爱情故事变成了一出年度狗血大戏。

他怀孕了。

拿到孕检报告以后初晨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明他每一次都有好好的做措施怎么还是中奖了呢。那段时间初晨差点就得了被害妄想症,他从橘子故意在保险套上扎针眼一路想到自己是不是某几次酒后不省人事的事后和人来了一次毫无措施的一夜情导致现在肚子里突然多出来一个球。他当时的舍友被他刺激的快要疯了,披着被子在寝室窗户前面大叫,还把一条腿迈出去表示自己说的话天地可鉴。

“初晨我跟你说你可长点心吧!哪次你喝多了不是我们给你拉回来的!一个寝室的omega你想怀谁的种!遇到问题能不能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初晨冷漠的把人从窗户边上拉下来,他觉得自己舍友有时候说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他决定去找找原因。但如果不是其余人的种那就只能是橘子的,难道要他想方设法去找那些年丢掉的避孕套?

还是那句话,让无痕用脖子找可能找的到。

他的舍友被他折磨的神经衰弱,被逼无奈只能陪他一起折腾。两个人对着怀孕时间确定了是哪一次中的奖。初晨抱着个抱枕在床上辗转反侧回想半天,把自己回想的脸红心跳以后终于想起来——那次就没戴套,是他事后吃的避孕药。

他妈的避孕药过期了。

初晨头一次这么真情实感的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真相大白以后他奄奄一息的室友靠在床边问他准备怎么办,打胎还是复合?天下这么大有几个alpha不花心,诚心悔过永不再犯也是好的。浪子回头金不换。打胎对于omega来说还是太伤身体了。也就幸亏现在已经是大四毕业季才出这事,要不然非得被学校退学。

初晨咬着下嘴唇:“能不能两个都不选?”

室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其实橘子还算是对他有点不舍,那段时间一直想办法找他。初晨在学校也跑不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最后还是被橘子捉到了。alpha眼睛低垂着看他,里面有明显的谴责和委屈。

初晨先发制人:“你朋友呢?”

橘子懵逼:“哪一个?”

“白白瘦瘦的那个omega。”

橘子摸头:“那是星辰的omega。”

初晨踢了人一脚把人踹到在地转身就走。橘子就是个混蛋。他原来以为这货最多是出轨,没想到他还是撬人家墙角。身后橘子在那有气无力的呻吟,最后也没追上来。

初晨彻底死心了,他准备打胎。结果去了医院一问,医生纷纷劝他打消这个念头。

行吧,omega打胎风险确实大,那不打就不打。

不打也不能复合,照样有另外一种办法。

带球跑不就完事了。

但谁能告诉他,他为什么又双叒叕栽在了鸡公煲上面?果然还是上一次的教训不太够,才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疼。

他这辈子就应该看见鸡公煲就绕着走。

现在橘子压在他身上,高兴的眼睛都发光。天上突然掉下来个儿子还是前男友生的,谁会不高兴。

我不高兴。初晨想。

“橘子你从我身上起来,是你的孩子又怎么样?我已经有新的家庭了。”

alpha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了下去。初晨这才觉得自己心里稍微痛快了一点。他把自己挪到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接着刺激那个alpha。

“开车啊,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干嘛又不动了。”

橘子把自己缩在车座里,闻言抬头看着他。小眼睛里面的难过都快溢出来了,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橘子被他欺负了。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就这样,橘子一有什么事就不说话靠在那,就用这种眼神看着他。最后他们周围的所有人都自动的变成“橘党”,一致谴责初晨对橘子关心不够照顾不周。

天地良心,到底谁才是个alpha。

橘子慢腾腾的动,慢吞吞的挪到驾驶座上开车,慢悠悠的在大马路上晃。两个人一辆车绕着学校走了三圈,橘子才如梦初醒一样的问:“你家在哪?”

初晨脸上一僵,他为什么非要皮这一下,这不是白白把自己家庭住址告诉橘子这个大尾巴狼吗?万一橘子还想送佛送到西把他送上楼,那他从哪凭空变出来一个alpha?爪哇国吗?

那他还不如现在打开手机去拜拜主宰请求王者峡谷给自己空投一个alpha下来。只要长得不是程咬金廉颇那个鬼样就行。

自己选的路,自己做的死,怨得了谁。初晨咬牙,决定就算跪着也得把这条路走完。他报了家庭住址,橘子皱眉把手机扔给他,拿起来一看,百度地图。

行吧还得用导航。初晨输入地址。橘子开着车七拐八拐,拐到一个旧的不能再旧的小区里面。

“他就让你住这啊?”橘子看着粉刷的墙皮都已经掉光了的小楼房皱眉。

这叫什么话。为什么不说“你就住这啊?”、“你和孩子就住这啊?”、“你为什么不住个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住这孩子上学方不方便?”这种话,偏偏要说“他就让你住这啊”这种话。

非要突出一个“他”。

“不服气啊,好歹有住的地方。”初晨梗着脖子:“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橘子收回目光:“现在不一样了啊。”

“不一样个头。才没有不一样呢。”初晨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腿脚还是有点不方便,爬楼梯确实是个难事。但现在不能表现出来,要不然橘子把他送上去让他怎么对着那个一看就没有alpha生活的家解释?

怕什么来什么。橘子十分主动的说:“我送你上去。”

送个屁!

初晨觉得自己必须把橘子这个危险的举动扼杀在摇篮里。

“上去碰见了怎么办?”初晨靠在车门边:“别给我惹事了好不好。”

橘子低着头过来拉他的胳膊:“我送你上去,不进去,我看着你到门口就走。”

“上你个头啊!”初晨想把人推开。

橘子揽住他的腰:“别逼我抱你。”

他喵的为什么他会忘了alpha天然具有生理优势这个问题。当初谈恋爱的时候被举高高公主抱还可以忍。现在都分手这么多年黄花菜都凉了再被抱着上楼他不如直接跑到阳台上跳下去——如果他现在能跑上楼的话。

“扶着扶着。”初晨主动把手架到橘子的脖子上。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alpha的体力是真的好。初晨气喘吁吁的扶着墙根,坚决不再往上爬了。他必须歇会。橘子扶着他站在那,脸不红气不喘,还有闲心打量楼道里堆积的杂物。这种旧小区就是有这种毛病,也没办法,能走就行。初晨捶捶自己的腿,想着自己如果现在让橘子拖上去会不会把脸丢到太平洋这种问题。

橘子突然松开他,面色严肃的看着他。

“你有病啊?”初晨想骂人。

“你离婚吧。跟我过。”橘子说的很认真。

“我他妈孩子都几岁了你让我离婚!”

评论(2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