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林立(17)

٩(๛ ˘ ³˘)۶❤

mix爱我别走:

xjbyy ooc
很水……不好意思orz


*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寒夜的事总算是让摆平了,代价是电影提前当初的宣传信息和雨雨神男的安定日子。到最后也不知道是他狗屎运撞上狗仔大炮还是他人的有意而为。和Gemini自从那次聊天之后关系就开始有点微妙,寒夜热脸贴了半个月对方的冷屁股,之前骚扰对方还是炸毛状态,现在直接懒得搭理他了。难得寒夜正经提到工作上的事,答案就剩下公式化的“嗯”“哦”“好”。

寒夜有点愁。

辰鬼的病和这次风波都耽误了不少拍摄进程,离预计完成的日子越来越近,进度却不理想。寒夜不愿意凑合赶进度,可为他的事宣传已经打了出去,连带着之前雨雨神男那张暧昧的照片也在网上四散传播,评论褒贬不一,却也掀出了不小的风浪,不少影迷包括路人都纷纷开始猜测这次片子的类型,又诟病这官方类似卖腐的行为与之前寒夜的风格大相径庭。

大众视线聚焦,这档期就不能打了水漂,之前定档隔年的六月上映,留给他们拍摄的时间实在不多了。

片场多少有受寒夜这事影响,拍摄状态总是差点什么,尤其是这几个最近和他走得近的演员,点名无痕,和之前的水平相比实在有退步,或者说到了瓶颈期——看了几十上百遍的剧本不管用了,说什么找不到吴昊的感觉,每条都要拍好久才过,实在不行的时候只能先拍着别的,寒夜一双眼隔着个镜框快要把他盯穿,无痕心态小崩,晚上又要加倍看剧本,第二天黑着烟圈让化妆老师多上点眼妆。

无痕不睡辰鬼也不好意思睡了,俩人半夜不睡开着个小灯靠床头并排看剧本,无痕嘴里不出声,小幅度张张合合的,辰鬼没他的耐心也实在不明白他在想什么,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剧本早就烂熟于心,几十遍的阅读也早该理解透了,要说缺点什么还得看他现场表现,至少他是这么认为。辰鬼偏了偏头悄悄斜睨着他,无痕鼻梁上的眼镜看起来有些重,每次看他摘下来都会留下一个浅浅的红印,他的皮肤不太好,痘痘此起彼伏痘印也坑坑洼洼,每天被化妆老师抱怨就成了基本功课,他们都习惯了。

辰鬼肯定是早早坚持不住的那个,脑袋一点一点,连带着身子整个瘫倒床头,无痕被他的动静惊了一下,看他东倒西歪的实在别扭,放下剧本把他塞进了被里,连带着被角也掖好。他来了这以后别的别的本事姑且不论,照顾人倒是照顾出了心得,这都是拜辰鬼所赐。

都让你先睡,非要逞强。无痕盯着辰鬼睡熟的脸腹诽,揉揉发困的眼又抄起边上的剧本。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要大半个月,功夫不负有心人,无痕状态转换的很快,拍摄进度总算跟了上来,逐步进入尾声。

几个人都起得早,今天的戏份最重要,也是全片的高潮部分,如果顺利的话明后再奋斗奋斗拍摄就能杀青了。

选景是片空旷的田野,一会儿还要下人造雨,寒夜和小羽缩在临时搭着的小棚子里,几件军大衣在旁边备着,外面工作人员都已经穿好了雨衣。已经进了深秋,保暖很重要,待会免不了人人都湿透,虽然进程已经到了后半,能不生病就不生病。

这场是吴昊绑架余烨后打算实施自己杀人计划的一幕,在最后陈秋凡及时赶到阻止了他,三人在雨中面面相觑,无言静默。

这场戏造价高,寒夜再三跟他们强调最好一遍过,前一天也练习了很多次,就看今天能不能效率解决。无痕还在酝酿情绪,站在一边深呼吸,辰鬼的镜头不多,披着个雨衣没事干,四周晃来晃去的,看到无痕胸口起起伏伏以为他紧张,凑过去撞了撞他肩膀,却被对方抬起来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

“?”对方的表情过了会儿才调整过来,神色都明显放软。

“没事……”辰鬼讪讪地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无痕头就再次低下了,刚才塑造半天的感觉又破了功,还得从头来过。

雨雨待会要被绑着躺在地上,到时候一下雨铁定一身泥,小羽怕他受不了,特意提前给他做心理建设说如果拍的好一会儿就完事儿了,然而雨雨的反应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没事,这点小事我没问题——”雨雨一边说一边特别臭屁地伸了个懒腰,像是要显得他多游刃有余一样。

小羽撇撇嘴:“好自为之。”

布景道具师和工作人员早早就过来打点,辰鬼他们过来的时候场地也都准备的差不多,设备调整,各项人员准备就绪,拍摄就开始了。

寒夜手边桌子上备着个喇叭,他这小棚子搭得离拍摄地有个小三十米,说是怕影响拍摄,现在好了,隔着三十米他连无痕脸都看不见,算是能全心全意盯着监视器了。

为了拍摄效果这雨得提前下起来湿润地皮,工作人员都穿好了雨衣,包括无痕也是,可怜雨雨作为人质只能躺着挨浇,现在还在小棚子里让人绑,腿都绑死了迈不开,一会得靠人抬到地里去。

又过了一阵布景师跟寒夜打手势,场记板“咔嗒”一响,这就算正式开始。无痕穿着雨衣已经在外面站了一会,雨水顺着塑料雨衣边滴滴答答往下流,等着工作人员指示,看到场记板一拍,手里动作就开始了。

他手里一把铁锹,在田地的中央一下一下挖着,这是要挖一个坑,目的是活埋余烨。这片地是以前吴昊的家,在他母亲死后不久就被夷平,现在成了一片荒地,用来埋人正合适,如果不是有人看到,永远也没人会发现。当初吴昊母亲的死因就是煤气中毒引起的窒息,所以他选择活埋这种方式,同样的地点和死因,是他本人某种偏执的执念。

为了尽可能让演员少受点罪,吴昊一开始挖坑这一幕是单独录的,边上余烨身体的剪影先靠道具。雨雨被绑的差不多了,神男把绳结打在他的脚腕后问他紧不紧,他摇了摇头。

神男又把绳子收紧了一点:“那现在呢?”

雨雨让他突然一勒没站稳,直直往边上倒,他又被绑着没法控制平衡,就差闭个眼听天由命等和大地来一场亲密接触。还好神男反应快,本来蹲着的赶紧站起来撑住了他,把他像个雕塑似的扶正。

他反应快,神男现在正扶着他,雨雨身体重量全压在对方两个胳膊上,被扶正了反而又有了向下倒的趋势。

神男头还低着,一感觉重量不对赶紧抬了头,不出意料又是一张笑脸。对方现在歪着身子紧紧贴着他,下巴搭上他肩膀冲他耳朵吹了口气。

“呼~”

神男干脆胳膊一个使劲把他推回墙边,雨雨后脑勺就和后边墙壁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咚”的一声动静不小,神男挠了挠被热气烘得发痒的耳朵笑出声。

雨雨被撞的头发晕,委委屈屈地:“你干嘛啊。”

神男伸了胳膊去帮他揉后脑勺:“我还没问你呢,你干嘛,吓我一跳。”

雨雨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小羽打断了,叫神男和刻画扛着他扔地里去,俩人都是业界良心,刚下完雨地上泥泞湿滑,怕他被溅上泥点,一人端肩膀一人端腿,高高举过头顶,雨雨脑袋没个支撑,让他们抬着在空中嘀里当啷,边上围观的工作人员都笑的不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拿雨雨祭天。路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的,短短一段路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等雨雨终于被放在无痕奋斗半天的坑边上,脑袋已经让他们晃得迷迷糊糊了,还想着自己身上大概又滚了多少泥。

“这个状态不错!雨雨端住了!”寒夜的破锣嗓子在大喇叭的加持下更加刺耳,刚刚暂停的雨又下起来,雨雨这下让浇清醒了,晃了晃脑袋回想了把台词,场记板就再次落下了。

拍摄还算顺利,一天结束了战斗,事实证明一遍过是不可能的,不过也正常,咬着死线在天黑之前收了工,拍到最后雨雨已经让浇得不行了,不说小羽,寒夜看了都心疼,一结束赶紧让神男解了绳结,军大衣一裹进小棚子喝热姜汤了。

雨雨滚了满身泥,军大衣还是崭新的,让这么一裹整个人都觉得脏兮兮,他挣扎了半天还是让小羽老老实实按进座位,现烧了热水帮他把脸和头发弄干净,最后把手在洗得浑黄的水盆里捞了捞,整个人总算回了暖。

无痕也让雨浇了一天,塑胶雨衣形同虚设,头发和里面的外套都湿透了,唯一好在他不用躺在泥地里,回了屋喝点热水就进了保姆车。

道具收拾起来还要点时间,工作人员得留下,演员和导演已经可以先走了。雨雨里面还有身备用衣服,等缓过劲儿了就换上了,神男帮他把那件里面脏透的军大衣脱下来又递给他一件新的,雨雨接过来穿上,看他在一边认认真真叠衣服,走到他背后一把把他抱住。

“哎哎……我弄完着。”

“弄啥啊,还冻着呢。”

“你还冷啊?”

“我这不怕你冷吗。”

-tbc-

评论

热度(28)

  1. 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蠢椿 转载了此文字
    ٩(๛ ˘ ³˘)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