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痕ko

看了引起不适不负责,没管细节人称混乱应该会看的头疼。
abo,记梗,全是私设,大纲都不是的那种。

无痕知道自己今天躲不过去了。

他被人推在洗手台上,腰部靠上冰冷的大理石台,koko把头放在他肩膀上,修长的脖颈暴露在他的眼前,上面的腺体散发着一种淡雅的甜香,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这种香味像什么?他好像闻到过,却又想不起来了。

他没有给身上的人任何回应,过了三十秒钟,身上的人自己抬起头来。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


鲁班音听起来真的很舒服。

他眯着眼睛靠在电竞椅上,听猪哼和koko两个人讨论着复盘。棉花糖从桌子上窜到他怀里,吃胖了的棉花糖砸的他差点就想把猫炖了做猫肉火锅。koko被这边的声响惊动了,扭过头来看他。

他把自己的眼睛闭住,一条缝都不睁了。

猪哼叹了口气:“还是不愿意啊。”

koko捏了捏自己的袖口,把那里蹂躏的不成样子。

“我也没办法。”


他确实没有想到koko会来给他点灯。

被打出被动的苏烈可怜兮兮的在那里站着,看着胜利就在咫尺却不能碰触。他只能在耳麦里用一种悲情的声调喊那些人,目的当然不是真的让人来点灯,纯粹是觉得不做点什么太对不起依旧站着的苏烈。总得把这些人念叨的不好意思回去以后好给他当牛做马让他享享福。

当然还因为他对亲手碰触胜利的渴望。

“点灯点灯点灯管一下我啊点灯啊。”

koko操作的手指顿了一下,鬼谷子转身飞向苏烈。

苏烈身体透明化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开始飞了。可能比鬼谷子的大招还要飞的快一点。


koko觉得很没意思。不光是这件事没意思,主要是因为无痕这样显得自己很没意思。

o辅不会缺少想要和自己结合的alpha。omega辅助和alpha输出被誉为最佳组合。就算没有无痕,他也会有其他的alpha。

或者说,被安排其他的alpha。

现在只不过是按照俱乐部的要求,把契合度和打法风格以及其他一堆乱七八糟的这些标准量化,才将自己和无痕两个人的名字安排到了一起。

koko其实没什么意见。他喜欢无痕。很早之前了。

但无痕不喜欢他。

两个人被分配到一间宿舍。晚上koko坐在床上看着无痕。

“睡吧。”无痕爬上另一只床。

koko问他:“你不标记我吗?”

无痕被他吓了一跳,摔坐在床上,跟看鬼一样的看着他。

“我觉得还不到时候。”无痕最后一脸严肃的回答他。

koko没明白无痕的点。

“你非要到发情期再做吗?”

然后koko就真的在发情期快到的时候静静的看着无痕,把后者吓得三天不敢回房间。

之后koko就不提这件事了。直到他们八连胜的那天,koko把无痕推到洗手台上。

仅此而已,别的什么都没做。

没意思。


无痕想起来koko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了。
夏天熬的冰糖雪梨,放进冰箱以后的味道。带着甜味,却更清凉。
koko对他却有点凉了。
那就这样吧。
可你别对着别人笑啊。


koko很瘦,不太合身的队服显得他更没有二两肉。过长的袖子连手都能完全挡住,而手的主人也故意给自己留下这么一片安全区,在里面自己捏着袖口。

上台的时候,采访的时候,之前看着无痕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到此为止了。无痕收回目光,这样看一个omega总是不礼貌的。

他有点遗憾,但也没什么办法,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他们都不要一厢情愿,只想要两情相悦。但他们中间存在一个时差,所以注定了结局。

无痕把棉花糖放在地上,等一会某个人路过时的一句“干什么,猫不要啦”。

猫要啊。

无痕拿起自己的被子喝了一口水,里面泡着两片koko给他拿的柠檬。

真酸。


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无痕咬下去的时候还在想。omega跨坐在他身上,抓着他的头发稀奇,独特的声线带着别样的性感。

可能是庆功宴的酒吧。

koko笑他:“你一口都没喝。”

这个人笑起来的时候,星辰大海不过如是。


你喜欢我多久?
比你喜欢我要久。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