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看老椿的mix

鸽子🐦🐦🐦🐦🐦🐦🐦

(痕ko)迷魂汤


全全全是私设!!!
时间线非常混乱不要纠结!!
ooc,勿上升,禁转
自己的脑洞自己写不出来感觉已经想要跳楼的绝望咪。


队里准备给他配个omega。

无痕接了一捧凉水拍到脸上,刚刚打完抑制剂的后劲隐隐发痛。抑制剂这种东西上了身毕竟还是不舒服,实在让人难受。

毕竟四百万买来的,总不能真的以选代扳,放替补席上让人长蘑菇吧。

alpha选手很多都会遇到这一关,随着年龄渐长,他们的信息素活动越来越剧烈,连带着出现比赛上头动不动瞎几把浪瞎几把送葬送高地水晶这种事情。相应的,omega选手的发情期和不稳定的情绪也让omega选手难以取得极高的成就。所以同时拥有这两种特殊性别选手的俱乐部很乐意让队伍里的alpha和omega相结合。这叫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

屁,明明就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型包办婚姻。


koko当天就被领队和教练一起带到了一队的训练室。

omega身体瘦弱,但也不是那种不健康的病弱。眼角有微微的下垂,看起来寡言少语,不太外向。无痕觉得自己心里一阵的不舒服,不是因为koko做错了什么或者长得不好看,单纯的因为他对这种包分配制度感到恶心。

他一个人照旧可以走到最高的地方,就像一开始那样。所以理所当然的,没什么好脸色。

koko看起来不是很在意这些,按照教练的安排和一队打了一把训练塞。阿摩司公爵出生在王者峡谷里,主动往关羽身边靠了靠。

无痕操纵着赤兔马一路往上路跑,准备做个孤儿。

最后剩下小辅助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在水晶里。阿澈的杨戬实在看不过去,发了两个“请求集合”。

孤儿当然不可能当一辈子。团战的时候总得往人群里跑。但是关羽这英雄好就好在,他是绕后踢皮球的。结果还没等他绕过去,开着二技能拉到对面c位的鬼谷子就带着其余三个人解决了战斗。关羽慢了一步的大招为团战鼓了个掌。

初晨笑成一团,在那唱:“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奔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训练室里很快想起一阵笑声。无痕也只能配合的干笑。

下一秒无痕怀疑自己这边是不是偷偷选了个鲁班披着阿摩司的皮。

“诶呀无痕的关羽开大贼帅,为你打call!”

初晨的歌声戛然而止,兄弟你闭眼吹的功力怎么这么强。


koko表现得很好。

PJJ是个alpha,和他一样,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伴侣。无痕有时候觉得自己很难看懂这个辅助,但他也真诚的敬佩能为了队伍做到这一步的人。有时候他甚至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对这个队伍没什么作用。

他真的有点怕,怕再经历一次之前的绝望。好在这里不是原先的地方,一切都还有希望。

他知道PJJ在和教练组协商挑选新的辅助,但他真的没有想过轮换可以这么快,就一场训练赛之后,人就已经在房间的另一张床上坐着了。还是PJJ亲自带着人过来的。

koko看着无痕,眨了眨眼睛。

koko很明白目前的状况,出现这种情况,只不过是数据分析师按照俱乐部的要求,把契合度和打法风格以及其他一堆乱七八糟的这些标准量化,才将自己和无痕两个人的名字安排到了一起。

他是欣赏无痕的,无论从哪种方面来说。更何况他也想要上场比赛,没人愿意在替补的队伍里长长久久的待着。他也有自信,他配得上这个alpha,配得上这个团队。

“睡吧。”无痕只觉得心累,他爬上另一张床,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说。。

那个使人印象深刻的鲁班音问他:“你不标记我吗?”

无痕被koko吓了一跳,摔坐在床上,跟看鬼一样的看着koko。

“我觉得还不到时候。”无痕觉得自己的牙床都在发抖。这个世界可能是玄幻了,哪里都不正常。

这绝对是自己见过的最……大胆且直接的omega……

koko没听明白无痕的意思。他以为这可能是某些alpha的怪癖,好像确实是那个时候舒服一点?

“你非要到发情期再做吗?”

无痕给他跪了。


koko真的很优秀。

和进攻型的辅助配合如此舒服,他们尝到了久违的胜利滋味。

赛后小小的庆功宴上辅助穿着围裙在那涮菜,被其余人一顿笑话。koko勒着浪浪的脖子在那展示自己的战斗力。其余人看着锁喉好戏哈哈大笑。

穿这个好像还挺好看的。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些什么的无痕吓得眼睛都掉了。完了,菜是没变菜,变瞎了。

脑袋放空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想起刚刚的苏烈和鬼谷子。他现在越来越喜欢阿摩司公爵了,什么时候鲁班能和鬼谷子出个情侣皮肤那就好了。

……

有什么不对?

完了,不光瞎,现在还傻了。

他之前确实没有想到koko会来给他点灯。

被打出被动的苏烈可怜兮兮的在那里站着,看着胜利就在咫尺却不能碰触。他只能在耳麦里用一种悲情的声调喊那些人,目的当然不是真的让人来点灯,纯粹是觉得不做点什么太对不起依旧站着的苏烈。总得把这些人念叨的不好意思回去以后好给他当牛做马让他享享福。

当然还因为他对亲手碰触胜利的渴望。

“点灯点灯点灯管一下我啊点灯啊。”

koko操作的手指顿了一下,鬼谷子转身飞向苏烈。阿摩司公爵挥舞着法杖灵巧的绕着他走了一圈。然后开启大招带着他往还差一点就破碎的水晶飞去。

苏烈身体透明化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开始飞了。可能比鬼谷子的大招还要飞的快一点。

飞到现在都没回来也就算了,为什么智商和眼光好像也飞了?


半夜醒来发现房间里灯开着同住的室友在床边趴着盯着你看怎么办?无痕很淡定,淡定的还记得先把眼镜挂鼻子上。

“你这是干嘛呢……”

koko伸手捧住他的脸打量,无痕同时也打量着他。omega辅助面色红润,眼睛里都是带着水光的。

“你眉毛是不是被猫啃完了啊……”

刚刚生出一丝警惕的无痕一下子没了气势。放松的神经让他轻而易举的被空气中那丝丝甜意勾搭到。

甜香并不腻人,反而带着一丝丝的清凉,引诱着alpha对它的主人动手。

无痕取下眼睛,照自己脸上乎了一下:“你发情期?”

辅助趴在他的床边:“你说要发情期做的啊……”

无痕:……

朋友再见。

接下来无痕睡了三天的训练室。最后还是猪哼亲自过来把他拉进房间去,告诉他koko已经打完抑制剂了不会出事了。

无痕觉得自己真的越来越看不懂现代的omega。是他老古董的错。


无痕知道自己今天躲不过去了。一方面是现在的情况他确实走不了,一方面是他也有一点不想躲了。

就有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动心呢……

他被人推在洗手台上,腰部靠上冰冷的大理石台,koko把头放在他肩膀上,修长的脖颈暴露在他的眼前,上面的腺体散发着一种淡雅的甜香,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这种香味像什么?他这些天已经闻了好多遍,现在已经无比的熟悉了。他记得他很早以前闻到过累死的气味,却又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味道了。

他在思考,没给身上的人任何回应,过了三十秒钟,身上的人自己抬起头来。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

无痕想说话,没能说出口。那句话明明就在喉咙里,却怎么也吐不出去。

koko松开手:“没意思,以后不会了。”

无痕用手撑住洗手台。

“哦。”

一直也是这样,谁也不是,非要谁不可。他只是觉得鲁班音听起来很舒服,只是觉得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点甜香也不错,只是觉得有人来逗自己的猫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是这样……而已。


鲁班音听起来真的很舒服。

他眯着眼睛靠在电竞椅上,听猪哼和koko两个人讨论着复盘。棉花糖从桌子上窜到他怀里,吃胖了的棉花糖砸的他差点就想把猫炖了做猫肉火锅。koko被这边的声响惊动了,扭过头来看他。

他把自己的眼睛闭住,一条缝都不睁了。

猪哼叹了口气:“还是不愿意啊。”

koko捏了捏自己的袖口,把那里蹂躏的不成样子。

“我也没办法。”

无痕莫名其妙就突然想起来昨天的采访。原本紧张的连主持人都不敢看的辅助被教练夸奖以后笑到那么开心。那么明媚。

他终于想起来koko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了。

是小时候家里在夏天熬的冰糖雪梨,放进冰箱以后的味道。取出来以后的香气带着甜味,却更清凉。

可惜他们凉了。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就就这样吧。
可你别对着别人笑啊。
我会难受的。
错过真的是很让人心痛的事情。
什么都错了然后过了那其实还好。
就怕什么都对了,然后过了。

无痕揉了揉眼睛,偷偷的再去瞄koko。

koko很瘦,不太合身的队服显得他更没有二两肉。过长的袖子连手都能完全挡住,而手的主人也故意给自己留下这么一片安全区,在里面自己捏着袖口。

上台的时候,采访的时候,之前看着无痕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到此为止了。无痕收回目光,这样看一个omega总是不礼貌的。

他把棉花糖放在地上,等一会某个人路过时的一句“干什么,猫不要啦”。

猫要啊。

无痕拿起自己的被子喝了一口水,里面泡着两片koko给他拿的柠檬。

真酸。

耳边还回荡着某个鲁班音。

“痕神吃柠檬的样子真帅,为你打call!”

还有初见那一天的。

“无痕的关羽开大贼帅,为你打call!”

你的辅助也很棒啊,他在心里悄悄的说。


他过生日。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群人吃过饭以后他却偏偏拉了人走。连脸都没看,完全是凭借对气味的熟悉和两个人的默契。koko被他拉到某家酒店里,看着他拿房卡,上楼。

别说koko,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无痕咬下去的时候还在想这件事。omega跨坐在他身上,抓着他的头发稀奇,独特的声线带着别样的性感。

可能是庆生时候被灌的酒吧。

koko笑他:“你一口都没喝。”

这个笑啊,是对着他的。只对着他的。

什么冰糖雪梨汤,明明就是迷魂汤。

他不解气,又狠狠的咬了一口。

koko摸着他的头发:“你就开心我还肯等你吧。”


你喜欢我多久?
比你喜欢我要久。

评论(24)

热度(135)